国家知识产权局与陈卫民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546字数 1745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22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晓东,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卫民,男,汉族,1971年10月3日出生,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禹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少君,广东顺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陈卫民。
2.申请号:23093964。
3.申请日期:2017年3月10日。
4.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第14类,类似群1402-1403):银制工艺品等。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110244号《关于第23093964号“苏坦莱”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8年6月24日。
被诉决定认定:诉争商标违反了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三、其他事实
评审过程中,陈卫民提交的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说明》中载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16552《珠宝玉石名称》附录A(规范性附录)中未出现“苏坦莱”名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l6553《珠宝玉石鉴定》目次中,也未出现“苏坦莱”名称;陈卫民提交的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说明》中载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CB/T16552《珠宝玉石名称》附录A(规范性附录)中未出现“苏坦莱”名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CB/T16553《珠宝玉石鉴定》目次中,也未出现“苏坦莱”名称。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陈卫民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根据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认定诉争商标使用在指定使用商品上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或诉争商标属于仅仅直接表示服务内容、特点的情形。诉争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所指情形。被诉决定对此认定有误,予以纠正。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判断诉争商标是否带有欺骗性,应基于公众的日常生活经验。本案中,诉争商标为文字商标“苏坦莱”,现国家知识产权局未提交证据证明苏坦莱系一种稀有而珍贵的天然变色宝石,在无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形下,诉争商标使用在银制工艺品、翡翠、玛瑙、人造宝石等商品上,不易使得公众对商品的质量或原材料等产生误认。因此,诉争商标在上述商品上的申请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相关情形。
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不能作为商标注册。如果某标志只是或者主要是描述、说明所使用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产地等特点,应当认定其不具有显著特征。描述性标志必须是作为整体均是对商品或服务主要特点的描述,才会被禁止作为商标注册。如果诉争商标中含有其他构成要素,但这些构成要素起不到主要识别作用,对标志整体产生不了实质性影响,该标志仍然会被认定为表示了商品或服务的自身特点。本案中,如前所述无证据证明苏坦莱系一种稀有而珍贵的天然变色宝石。诉争商标使用在珠宝首饰、弧面宝石等商品上并未描述、说明上述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等特点。因此,诉争商标在上述商品上的申请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相关情形。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樊雪
审判员王晓颖
审判员宋川
法官助理杨玲
书记员任灵芝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