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纯玉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8日法律文书2182359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4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毛纯玉,住湖南省耒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乔国旗,北京奥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易昂,北京奥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婧,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施复元,住广东省广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代月强,北京安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毛纯玉。
2.注册号:18657074。
3.申请日期:2015年12月21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7年1月27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衬衫;服装;针织服装;裙子;内衣;内裤;鞋;帽;袜;围巾。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施复元。
2.注册号:1938841。
3.申请日期:2001年7月10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2年9月27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游泳衣;鞋(脚上的穿着物);帽子;袜;手套(服装);领带;服装带(衣服);婚纱。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施复元。
2.注册号:3034684。
3.申请日期:2001年12月10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3年3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游泳衣;鞋;帽子;袜;手套(服装);领带;服装带(衣服);婚纱。
(三)引证商标三
1.注册人:施复元。
2.注册号:3074655。
3.申请日期:2002年1月21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4年9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游泳衣;鞋;帽子;袜;手套(服装);婚纱。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为文字“毛哥弟纯玉”,引证商标一为文字“哥弟四海”,引证商标二为文字“哥弟四海四海哥弟”,引证商标三由文字“哥弟”、字母“GIRDEAR”及图组成,引证商标三的显著识别部分为中文文字部分“哥弟”,诉争商标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三的显著识别部分,且未形成区别于引证商标三的其他含义。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在文字组成、含义、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相近,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三构成近似标志。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衬衫;服装;针织服装”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至三核定使用的“帽子;袜”等商品均为服装及配饰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三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考虑到“哥弟”使用在第25类“帽子;袜”等商品上具有一定的显著性。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共存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毛纯玉虽主张诉争商标经过使用在行业内已经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形成了稳定的消费群体,相关公众不会对商标的来源产生混淆,但并未提交相关的使用证据,故对于毛纯玉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综上,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毛纯玉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品类似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相近,在判定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时,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一般认知综合判断,《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服务的参考。本案中,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衬衫;服装;针织服装;裙子;内衣;内裤;鞋;帽;袜;围巾”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至三核定使用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相同或相近,应认定为同一种或类似商品。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的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在认定诉争商标是否具有可注册性时,需综合考虑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商品的类似程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以及前述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以是否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为标准。本案中,诉争商标由文字“毛哥弟纯玉”构成,其与引证商标一“哥弟四海”、引证商标二“哥弟四海四海哥弟”及引证商标三“哥弟GIRDEAR”均包含文字“哥弟”,诉争商标与上述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呼叫等方面相近。同时,根据施复元提交的引证商标使用证据、驰名商标公告、图片及荣誉证书等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引证商标三已在服装等商品上具有一定知名度,若将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同时使用在上述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两者系同一市场主体的系列商标,或认为两者的商标持有人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因此,被诉裁定和原审判决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并无不当。诉争商标与上述引证商标的差异尚不足以排除相关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毛纯玉认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近似商标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毛纯玉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均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毛纯玉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谢甄珂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高歌
书记员王瑜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