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3日法律文书140字数 3348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2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宜宾市。
法定代表人:李曙光,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计海军,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莉莎,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丁萍,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广州市蓝汁皇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
法定代表人:陈洪。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广州市蓝汁皇食品有限公司(简称蓝汁皇公司)。
2.注册号:17504302。
3.申请日期:2015年7月24日。
4.专用期限至2026年11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3类;类似群0301-0303;0305;0307):牙膏;香料;洗衣用漂白剂;清洁制剂;擦亮用剂;去渍剂等。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五粮液公司。
2.注册号:1580217。
3.申请日期:2000年4月26日。
4.注册日期:2001年6月7日。
5.专用期限至2021年6月6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商品(第3类;类似群0306;0309):化妆品;增白霜;双眼皮胶;口红;指甲油;染发剂;香水;防晒剂(化妆品);动物用化妆品;宠物用香波。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五粮液公司。
2.注册号:1207092。
3.申请日期:1997年8月4日。
4.注册日期:1998年9月14日。
5.专用期限至2028年9月13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类似群3301):含酒精饮料(不包括啤酒);酒;酒精饮料(啤酒除外)。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一、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标志差异明显,且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商品亦存在明显区别,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二、引证商标二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虽在“酒”商品上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与影响力,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标志差异明显,且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商品差异亦较大,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构成对引证商标二的复制、摹仿,其注册和使用不会导致公众误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二存在特定关联,从而淡化引证商标二的知名度,致使五粮液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害。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三、诉争商标与五粮液公司的“W”图形作品在图形构成、视觉效果上差异较大,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故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相关规定;四、诉争商标的注册亦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八项的规定;五、蓝汁皇公司注册商标的行为尚未达到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程度,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五粮液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的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存在某种特定联系。本案中,诉争商标由文字“YISUNMEI”及图构成,引证商标一为纯图形商标,诉争商标的图形与引证商标一在图形构成、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不构成近似商标,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未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五粮液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本案中,在案证据虽可以证明五粮液公司将引证商标二在“酒”商品上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使用,并已具有一定影响力,但由于引证商标二与引证商标一标志相同,如前所述,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标志差异明显,未构成对引证商标二的复制、摹仿。故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商品上注册使用,不会误导公众,致使五粮液公司的利益受损。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五粮液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上述法律规定中的“在先权利”包括在先著作权。诉争商标与五粮液公司的“W”图形作品在图形构成、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故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损害五粮液公司的在先著作权。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五粮液公司据此所提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标志本身或其构成要素具有超出其使用的商品或服务固有属性的描述,足以误导消费,使相关公众产生错误认识,即构成带有欺骗性。判断相关标志是否“带有欺骗性”,应当从社会公众的普遍认知水平及认知能力出发,结合指定使用的商品进行界定。本案中,诉争商标使用在核定使用商品上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功能等特点产生误认,不具有欺骗性。故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五粮液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亦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人民法院在审查判断有关标志是否构成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时,应当考虑该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是否可能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本案中,诉争商标标志本身不会对社会公共秩序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其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所指情形。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五粮液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上述法律条款中“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是指以欺骗手段或其他不正当手段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相关主体申请注册商标,应该有使用的真实意图,其申请注册商标行为应具有合理性与正当性。本案中,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系蓝汁皇公司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且本案仅涉及特定主体的相对权益,亦不存在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等情形,故诉争商标的注册不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之情形。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五粮液公司的据此所提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期间,五粮液公司提交的(2019)京行终9737号判决书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能成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故对五粮液公司的相关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五粮液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陶钧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法官助理何娟
书记员郭媛媛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