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杰与提姆(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法律文书328字数 2736阅读模式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再审裁定书

(2020)沪民申159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周建杰,男,1977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招宝山街道车站路****。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提姆(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黄浦区黄陂北路******。
法定代表人:李柏青,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提姆(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黄陂北路分公司,营业场所上海市黄浦区黄陂北路XXX号XXX层02店铺。
负责人:尹熲。
上列两被申请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沈美丽,北京万慧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被申请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思思,北京万慧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认为:
第一,经查,二审庭审中,二审法院首先询问了再审申请人周建杰是否有新证据需要提交,周建杰进行了举证,两被申请人针对周建杰提交的新证据发表了质证意见,之后,二审法院询问两被申请人是否有新证据需要提交,两被申请人进行了举证,周建杰针对两被申请人提交的新证据发表了质证意见。二审法院在二审庭审中关于各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过程,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周建杰在当事人举证质证过程完毕之后,再次申请提交新证据,二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对其申请不予准许,并无不当。故周建杰关于二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的申请再审理由依法不能成立。
第二,经查,一审中,两被申请人提交的《特许经营协议》为复印件,未经公证认证且未经有资质的翻译机构翻译,再审申请人对该协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故一审法院并未采纳该《特许经营协议》及其翻译件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并无不当;两被申请人提交的《确认书》已经公证认证并由具有资质的翻译机构进行翻译,再审申请人对其真实性亦予以认可,故一审法院采纳该《确认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亦无不妥。两被申请人一审提交的《确认书》记载,梯迪尔公司确认基于特许经营权,提姆公司、“TIMHORTONS”餐厅/咖啡馆及其经营者使用“TimHortons”系列注册商标(其中包括第GXXXXXXX号、第GXXXXXXX号注册商标)、“TimHortons”字号等商业标识的行为均自始由其许可,且该许可使用关系持续存在。根据该《确认书》,足以认定梯迪尔公司授权许可两被申请人使用“TimHortons”系列注册商标等商业标识的事实,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故周建杰关于原审判决证据认定错误、事实认定不清的申请再审理由依法不能成立。
第三,本案中,再审申请人周建杰主张权利的两个涉案商标为其于2016年8月21日核准注册的第XXXXXXXX号“TIMHORTONS”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6类:纸餐巾等)和第XXXXXXXX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磁性身份识别卡;已编码磁卡等)。梯迪尔公司于2015年12月24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GXXXXXXX号“/”商标、第GXXXXXXX号“TIMHORTONS”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均包括第43类:咖啡店服务、咖啡馆服务等。梯迪尔公司上述两个注册商标的核准注册时间均早于周建杰主张权利的两个涉案商标的注册时间,且两被申请人提姆公司、提姆公司黄陂北路分公司经梯迪尔公司合法授权,有权在经营中使用包括上述两个注册商标在内的“TimHortons”系列注册商标、“TimHortons”字号等商业标识。提姆公司在“猎聘网”中使用“TimHortons”名称发布招聘信息、在微信公众号的会员卡中使用“TIMHORTONS”标识,提姆公司黄陂北路分公司在店铺经营中使用带有“TimHortons”字样的餐巾纸,均属于在上述授权许可范围内使用梯迪尔公司的商业标识;两被申请人在其店铺经营中使用带有“TimHortons”字样的餐巾纸、会员卡等,系将被授权许可使用的注册商标使用于其正常的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其服务或者商品的来源,并未超过被授权许可使用的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范围,该行为区别于单纯销售会员卡和提供餐巾纸,故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两被申请人的上述行为不构成对再审申请人第XXXXXXXX号“TIMHORTONS”商标和第XXXXXXXX号“/”商标的侵犯,并无不当。此外,两被申请人在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中载明其经营范围包括“带TimHortons品牌标识的纪念品……”,提姆公司在“猎聘网”介绍公司经营范围时使用“TimHortons”标识,均属于对其经营范围的客观描述和正常说明,上述对“TimHortons”的使用,均不属于用于识别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商标使用行为,亦不构成对再审申请人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综上,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两被申请人不构成商标侵权,并无不当。
第四,周建杰主张,梯迪尔公司已在先提起商标无效和异议,因此两被申请人在起诉前应明知再审申请人具有第XXXXXXXX号商标和第X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而向一审法院虚假陈述。对此,本院认为,首先,周建杰关于两被申请人在起诉前应明知再审申请人具有第XXXXXXXX号商标和第X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主张系其通过梯迪尔公司提起商标无效和异议的事实推定而来,并无证据佐证;其次,即使再审申请人的该主张成立,亦不影响本案两被申请人的被诉行为是否侵害再审申请人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判定。故周建杰的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亦不能成立。
第五,周建杰再审申请中提及的《特许经营协议》中的相关内容以及两被申请人关联公司网站及年报中的相关内容等,均与本案各方诉争的商标侵权纠纷无关,本院对其相关申请再审理由均不予采纳。周建杰再审申请中提交的证据材料均涉及该些再审申请理由,本院对其亦不予采纳。
此外,针对周建杰主张的《特许经营协议》相关翻译内容存在的问题,二审法院在二审判决书中已向两被申请人及两被申请人委托诉讼代理人明确指出,在今后的经营活动或者诉讼活动中应秉持严谨、审慎的态度,避免此类情况再次发生;同时,二审法院亦向两被申请人诉讼代理人所在的北京万慧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发出《司法建议书》,告知其《特许经营协议》相关翻译内容的情况并提出具体司法建议。二审法院的上述处理亦无不妥。
综上所述,周建杰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第九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周建杰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马剑峰
审判员陶冶
审判员朱佳平
法官助理刘伟
书记员刘伟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