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等与河南省燕青商贸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384字数 2336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74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玉竹,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南省燕青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
法定代表人:苑宏,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航,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河南宝视达眼镜(连锁)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区。
法定代表人:张鸿林,董事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焦作市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2017年3月6日转让予河南宝视达眼镜(连锁)有限公司)(简称宝视达公司)。
2.注册号:4272699。
3.申请日期:2004年9月16日。
4.专用期限至:2028年3月13日。
5.核定使用服务(第44类):眼镜行。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7]第152912号《关于第4272699号“燕青”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7年12月5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在案证据证明诉争商标在2013年3月30日至2016年3月29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的眼镜行服务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决定:诉争商标在上述商品上的注册予以维持。
河南省燕青商贸有限公司(简称燕青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三、证据提交情况
在行政阶段,宝视达公司提交如下证据:
1.诉争商标转让信息资料;
2.诉争商标《注册人死亡/终止注销商标申请不予核准通知书》;
3.店面外景图片;
4.仪器图片;
5.带有诉争商标的眼镜商品及包装袋等图片;
6.焦作市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2015年、2016年销售老花镜、眼镜等商品的发票,发票上盖有“燕青眼镜”;
7.产品出库单等资料;
8.配镜定单;
9.焦作市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的营业执照及工商信息资料;
10.其他主体的荣誉资料;
11.荣誉资料图片;
12.焦作市新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于2002年12月获得的荣誉资料;
13.宝视达公司、焦作市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的荣誉资料、相关认证证书、公益活动资料;
14.出库单等资料。
在行政阶段,燕青公司提交如下证据:
燕青公司营业执照副本、焦作市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的工商登记证书及已注销页面的公证书、焦作市新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的工商信息资料、诉争商标的信息资料、行政复议决定书、行政裁定书、燕青公司去往焦作市新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进行取证过程的公证书。
在原审诉讼中,宝视达公司提交以下证据:
1.诉争商标注册及变更、转让材料;
2.营业执照;
3.荣誉证书等;
4.部分发票影印件及8张第二联记账联发票原件。
在原审诉讼中,燕青公司提交以下证据:
1.宝视达公司商标注册信息;
2.网络页面截图;
3.燕青公司商标信息及照片;
4.发票查询信息及企业工商信息。
原审法院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案实体问题的审理应适用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宝视达公司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1、2、9与诉争商标使用无关;证据3、4、5、7、8、14均为自制证据;证据10-13并未体现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的使用情况;宝视达公司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1、2、3与诉争商标使用无关;行政阶段证据6及诉讼阶段证据4均为盖有“燕青眼镜”四字的发票,宝视达公司提交了其中8张发票的证据原件,显示均为第二联记账联,并不足以证明宝视达公司在提供眼镜行服务的商业活动中使用了诉争商标。其余发票宝视达公司并未提交证据原件,对于其真实性本院无法核实。因此,宝视达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在其核定使用的服务上存在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综上,宝视达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法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使用。
本院认为: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
本案中,宝视达公司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1-2、9并不涉及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证据3-5、7-8、14均为自制证据,证明力较弱,其中照片不能确定形成于指定期间;证据10-13并未显示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宝视达公司在原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1-3并不涉及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宝视达公司在行政阶段和原审诉讼中提交的发票,部分未提供原件,其提供原件的8张发票上虽加盖有“燕青眼镜”字样印章,上述发票显示销售的商品为眼镜或老花镜,但该销售行为不能证明系将诉争商标使用在核定使用的眼镜行服务上。此外,宝视达公司亦无证据证明焦作市新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普通合伙)或焦作市明视达眼镜验配中心(普通合伙)在企业字号或服务中使用过诉争商标。综上,宝视达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于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服务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原审判决对此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闻汉东
书记员季依欣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