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纤国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3日法律文书1381308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94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纤国,男,汉族,1981年8月10日出生,住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莉莉,北京市京哲(乐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雅楠,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封华勇,男,汉族,1982年10月22日出生,住河北省保定市易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刘纤国。
2.注册号:12878060。
3.申请日期:2013年7月8日。
4.专用期限至:2024年11月28日。
5.标志:“阳阁”。
6.核定使用商品(第24类):床罩;床单和枕套;床上用覆盖物;纺织品毛巾;织物;家具遮盖物;金属棉(太空棉);丝织美术品;门帘;毡。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刘纤国申请时提供的主体资格证明与工商登记部门所记载的信息不符,且并无企业主体变更信息,在其未能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其以虚假文件取得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的“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刘纤国主张因委托代理公司申请注册而对其他情况并不知晓、不具有恶意,不能作为其未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情形的当然理由。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刘纤国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商标,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本案中,根据企业注册号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到的经营者并非刘纤国,存在营业执照信息造假的情况,但刘纤国提交的证据材料能够证明其授权南通共枕眠纺织品有限公司对诉争商标进行持续、合法的宣传和使用。刘纤国对诉争商标持续地积极使用,表明其申请注册商标时是具有真实使用目的的。刘纤国提交瑕疵资料的申请注册行为不具有明显恶意,不宜认定为“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故诉争商标的注册不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的“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刘纤国的相关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刘纤国的上诉理由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6913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74950号《关于第12878060号“阳阁”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刘纤国针对第12878060号“阳阁”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亓蕾
审判员闻汉东
法官助理朱彤
书记员谢京辉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