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与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8日法律文书315字数 1750阅读模式

北京互联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京0491民初13079号

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北一街****1101。
法定代表人:耿晓华,副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如丹,浙江秉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诗漫,浙江秉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华苑产业区华天道**4002-22
法定代表人:李文利,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冰,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晴,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认为,除相反证据外,可以根据影视作品上明确标明的权属信息确定著作权人。如无相反证据,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底稿、公证书、合法出版物、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认定作品著作权的证据。本案中,根据爱奇艺公司提供的涉案作品片尾截图及授权文件显示,其取得授权的链条完整,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定爱奇艺公司在授权区域及授权期间内享有涉案作品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及维权权利。
对于天津广电公司认为被控侵权行为属于广播行为的意见。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广播权,即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第十二项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广播权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区别为信息网络传播权具有“交互性”,即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而广播权不具备这样的特征。根据(2017)津泰达证字第6885号公证书中涉案作品的播放情况可以看出,用户可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通过“跟播剧场”获取涉案作品,该行为落入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故对于天津广电公司的该抗辩意见,本院不予认可。本案中,天津广电公司通过“天津市广电有线数字电视”平台将未经授权的涉案作品提供给公众的行为,侵害了爱奇艺公司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现爱奇艺公司向天津广电公司主张侵权责任,本院予以支持。
对于经济损失,原告主张参考许可使用费确定赔偿金额或适用法定赔偿,为此提交的《电视剧<长歌行>独家许可使用协议》系爱奇艺公司购买涉案作品时的合同,并非授权他人非独家使用涉案作品的许可使用费用,不具有可比较性;而《网络视频点播权节目购销合同书》系爱奇艺公司授权乐视网使用涉案作品的合同,但并无付款凭证证明已经实际履行,且“天津市广电有线数字电视”的传播范围、用户数量等均与乐视网存在差异,上述许可使用费用明显畸高,不属于可比较的合理许可使用费,不宜据此认定本案的赔偿数额。在案证据难以确定原告的实际损失、被告的获利,在无其他合理方式确定赔偿数额的情况下,可以适用法定赔偿。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影片的知名度、侵权情节等,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关于合理开支,原告为制止侵权进行公证并提交了相应的公证费支付凭证,本院予以支持;但对于其主张的律师费,应有相关费用支出的凭证等证据,不存在举证不能的情形,且考虑到本案属于批量案件,在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支出的情况下,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和第四十九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
二、被告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合理开支115元;
三、驳回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300元(已交纳),由被告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负担3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审判员龚娉
法官助理李绪青
书记员孙悦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