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建兴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353字数 2423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83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史建兴,男,1980年8月15日出生,汉族,住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段俊蓉,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玥,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陈宏燕,女,1987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诉争商标系第11488232号“茶马”商标,由昆明聚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聚和公司)于2012年9月13日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商品(第14类,类似群:1401-1404)为未加工或半加工贵重金属、贵重金属盒、贵重金属艺术品、小装物(首饰)、珠宝首饰等。核准注册日期为2014年2月21日。
在原审诉讼阶段,史建兴提交了聚和公司注销的相关材料,包括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公司注销登记申请书、公司备案申请书、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股东会决议、聚和公司清算报告。其中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中载明企业状态为“注销”、法定代表人为“陈宏燕”、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注销日期:2013年6月4日”。另外,关于解散聚和公司的股东会决议上有史建兴的签字,清算报告中载明“股东出资额:陈宏燕出资2.5万元、史建兴出资5万元、张舒出资1.5万元、梁语桐出资1万元”。
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陈宏燕向其申请注销诉争商标时提交的相应材料,包括商标注销申请书、商标代理委托书、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陈宏燕身份证复印件、核准注销通知书等。
陈宏燕提交了诉争商标的商标档案、聚和公司的注销档案及陈宏燕申请注销诉争商标并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核准注销的相关证据材料。
2013年6月4日,因聚和公司股东会决议解散,经昆明市五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聚和公司予以注销。
2017年2月20日,商标局作出《核准注销通知书》,其中载明:“陈宏燕提交的诉争商标注销申请,予以核准。该商标专用权自2016年6月22日起终止。”2017年3月13日,第1543期《注册商标注销公告》载明诉争商标已被注销。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2013年6月4日,聚和公司通过决议解散的方式予以注销。但在股东会决议中并未对诉争商标的相关权益进行处置或约定。由此,在诉争商标核准注册前,其权利主体即已注销,诉争商标并未与聚和公司建立起商标使用意义上的联系。之后,诉争商标的原注册人聚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宏燕作为诉争商标注销申请人向商标局提交了注销申请。鉴于诉争商标原注册人的主体资格已经消灭,为避免商标资源的闲置和浪费,且基于行政效率原则,商标局据此核准诉争商标的注销申请并刊发注销公告,其涉诉行政行为并无不当。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史建兴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2014年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三条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注销其注册商标或者注销其商标在部分指定商品上的注册的,应当向商标局提交商标注销申请书,并交回原《商标注册证》。商标注册人申请注销其注册商标或者注销其商标在部分指定商品上的注册,经商标局核准注销的,该注册商标专用权或者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在该部分指定商品上的效力自商标局收到其注销申请之日起终止。”本案中,诉争商标是以聚和公司的名义申请注册,但是聚和公司在诉争商标核准注册之前经该公司股东会决议解散而被注销,且未对诉争商标申请注册的权利进行变更或者处分,因此诉争商标在核准注册之日起已为“无主商标”,即该商标没有合法的商标注册人。
2018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三款规定:“清算期间,公司存续,但不得开展与清算无关的经营活动。公司财产在未依照前款规定清偿前,不得分配给股东。”根据该条法律规定,诉争商标可以作为聚和公司注销清算后遗留的公司财产,等待处置。在法律无明文规定公司清算结束后遗留的公司财产系由原公司法定代表人或者原公司全体股东或者原清算组组长决定处置的情况下,商标局基于陈宏燕曾为聚和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清算组组长的身份受理其注销诉争商标的申请,作出核准注销且已公告的涉案行政行为并无不当。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商标局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九个月内做出决定。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根据该条法律规定,如果仅因部分商标共同所有人怠于行使其决定权,而使诉争商标这样的“无主商标”长期搁置不用,该商标不但不会产生价值,发挥商标区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功能和作用,而且还会影响到他人注册申请或使用,实际上有碍于他人申请注册与其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商标的法律机制也就此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因此法律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注册商标。本案中,诉争商标作为“无主商标”已停止使用超过三年,商标局为有效管理商标注册秩序、维护市场秩序及消费者利益,基于行政效率原则,作出核准诉争商标的注销申请并发布注销公告的行政行为,受理程序虽有不妥,但是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原审法院据此作出的判决结论亦无不当。因此,史建兴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结论正确,应予维持。史建兴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史建兴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刘岭
审判员吴斌
法官助理黄涛
书记员张洪诺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