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药业有限公司等与双飞人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267字数 1792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52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潇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全球药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香港特别行政区。
法定代表人:伦洪楷,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磊,广东穗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隆成,广东穗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双飞人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樟树市。
法定代表人:邱俊生,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永宜,北京市大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如宝,北京市大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双飞人公司。
2.注册号:10545830。
3.申请日期:2012年2月28日。
4.专用期限至:2024年3月14日。
5.标志:“双飞人”。
6.核定使用商品(第5类):鱼肝油;补药;人用药;药物饮料;药茶;片剂;水剂;中药成药;胶丸;风湿油。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全球药业有限公司提交的1991年至1994年的《海南日报》、1992年的《厦门日报》和《福建日报》、2005年的《南方都市报》等报刊能够证明全球药业有限公司在我国大陆地区的报纸上刊登过有关“双飞人药水”的广告,且广告中提及的内容如“伤风感冒、消化不良、病呕肚痛”等指向的商品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人用药等商品在商品的功能和用途等方面均相近,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但是,首先,在案证据中广告发布时间仅为1991年至1994年、2005年,且均为我国南部沿海地区报纸,广告影响有限,尚不足以证明“双飞人药水”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即2013年3月20日之前在我国大陆地区范围内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其次,上述证据系将“双飞人药水”作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售卖的产品进而对我国大陆地区游客进行宣传的材料,广告中明确表明“港、澳各药行有售”,而非在我国大陆地区的实际生产、销售,既印证了我国大陆地区的相关公众较难在大陆地区直接接触到上述广告中提及的商品,亦难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双飞人药水”在我国大陆地区在先使用。综上,全球药业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属于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此认定错误,予以纠正。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诉争商标在“人用药、医药制剂、水剂、药油、搽剂、护肤药剂、油剂、风湿油、伤风油”商品上的注册是否属于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
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本案中,全球药业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仅能证明在我国大陆地区的报纸上刊登过有关“双飞人药水”的广告,考虑到上述广告的时间和范围,尚不足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已具有一定影响;尤其是上述广告中明确标明“港、澳各药行有售”,印证了我国大陆地区的相关公众较难接触到上述广告中提及的商品。全球药业有限公司用以证明双飞人公司有攀附全球药业有限公司“双飞人药水”产品的虚假宣传行为的证据系诉争商标申请注册之后的双飞人公司网页,不足以据此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具有恶意。综合以上因素,全球药业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属于“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全球药业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全球药业有限公司分别负担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法官助理焦光阳
书记员张倪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