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飞科投资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293字数 1505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04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飞科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
法定代表人:李丐腾,执行董事。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超,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广东龙马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
法定代表人:卢文书,经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飞科公司。
2.注册号:25569002。
3.申请日期:2017年7月28日。
4.专用期限至:2028年7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7类,类似群0701-0728;0730-0737;0739-0754):喷雾机;水族池通气泵;挤奶机;电动剪毛机;砑光机;缝纫机;雕刻机;打包机;煤球机;玻璃加工机;轧钢机;制针机;轧钢机;蒸汽机;自动售货机;3D打印机;粉碎机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飞科公司在多个商品及服务类别上注册了300多枚商标,其中涉及“卡普朗”“大若岩”等知名景点名称相同或近似的商标,飞科公司注册商标数量已超出一般市场主体使用商标的合理需要,且在案证据难以证明飞科公司大量申请注册商标具有真实的使用意图。飞科公司上述行为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属于上述认定“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飞科公司主张商标标志集中,注册类别分布广,为的是尽最大限度进行全面保护等诉讼理由,并非诉争商标应予维持注册的当然理由。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应予无效宣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飞科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
根据查明的事实,诉争商标申请注册人飞科公司先后在多个类别上申请注册了包括诉争商标在内的“卡普朗”“云崖溪谷”“昊域”“大若岩”等300多枚与知名景点名称相同或近似的商标,飞科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商标申请注册的真实意图及实际进行了使用,其对上述商标的囤积行为已经超出了生产经营的实际需要,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飞科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飞科公司主张其注册上述商标的行为是为保护将来可能的产品线延伸及品牌拓展,该理由并非诉争商标应予维持注册的法定理由。飞科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飞科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上海飞科投资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刘岭
审判员吴斌
法官助理黄涛
书记员张洪诺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