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云途时代影业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2月2日法律文书2251712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47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云途时代影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谭明,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丽,北京浩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程斌,男,北京浩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双双,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云途时代公司。
2.申请号:28051971。
3.申请日期:2017年12月13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41类,类似群4101-4102;4104-4105):培训;组织文化或教育展览;组织表演(演出);电子书籍和杂志的在线出版;除广告片外的影片制作;广播和电视节目制作;戏剧制作;演出制作;电视文娱节目;电影放映;录音棚服务;非广告剧本的编写;录像带剪辑;录像带录制;提供在线录像(非下载);歌曲创作;剧本编写;通过视频点播传输提供电影(不可下载);通过视频点播传输提供电视节目(不可下载);电影胶片的分配(发行);娱乐服务;演出。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51206号《关于第28051971号“移动电影院SmartCinema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10月23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为由作出被诉决定,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三、其他事实
在原审庭审中,云途时代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了8份证据,用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已可以识别和区分服务来源。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难以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云途时代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商标基本功能在于区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维持正常的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和同业竞争者的利益。因此,一项标志是否具有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以相关公众是否能够以该标志区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为判断标准。若通常情况下,相关公众不宜以该标识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则该商标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本案中,诉争商标由中文“移动电影院”、英文“SmartCinema”及“胶片”图形构成,其中英文“Smart”具有智能、聪明、敏捷等含义,“SmartCinema”可译为“智能电影院”,根据相关公众的习惯理解,“SmartCinema”意指新一代与高新科技相关联的影院,“移动电影院”意指相对传统电影院具有移动功能或体验的影院,将其使用在“电影放映;非广告剧本的编写;录像带剪辑;录像带录制;电影胶片的分配(发行)”等指定服务上,相关公众不易将其识别为商标,无法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云途时代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宣传使用,已在相关公众中与其形成对应关系而具有显著性。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并无不当。云途时代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云途时代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北京云途时代影业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刘岭
审判员吴斌
法官助理黄涛
书记员刘妍
书记员张洪诺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