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金大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南京一九一二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等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345字数 4920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51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安徽金大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
法定代表人:陈冬梅,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国平,安徽协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泽邦,安徽协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秋实,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南京一九一二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
法定代表人:金民生,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静,江苏天之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安徽金大地公司。
2.注册号:11407161。
3.申请日期:2012年8月27日。
4.注册日期:2014年1月28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替他人推销、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广告、商业管理辅助、寻找赞助、人事管理咨询、商业企业迁移、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会计。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南京一九一二公司。
2.注册号:4957699。
3.申请日期:2005年10月24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09年5月13日。
5.专用期限至:2029年8月13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进出口代理、推销(替他人)、职业介绍所、表演艺术家经纪、拍卖。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南京一九一二公司。
2.注册号:10212725。
3.申请日期:2011年11月21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14年6月6日。
5.专用期限至:2024年9月6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办公机器和设备出租、饭店商业管理、广告、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商业区迁移(提供信息)、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自动售货机出租。
(三)引证商标三
1.注册人:南京一九一二公司。
2.注册号:4089871。
3.申请日期:2004年5月28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07年2月21日。
5.专用期限至:2027年5月20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服务(第36类):不动产出租、不动产代理、住房代理、不动产中介、不动产评估、不动产估价、不动产管理、公寓管理、公寓出租、住所(公寓)。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
一、鉴于各方当事人均认可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替他人推销、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广告、商业管理辅助、人事管理咨询、商业企业迁移、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服务分别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故仅就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是否分别构成近似商标予以评述。首先,诉争商标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一、二文字部分“1912”,且未形成明显区别于引证商标一、二的新含义。其次,在案证据能够表证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的“1912及图”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安徽金大地公司的关联公司安徽金大地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曾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的关联公司南京一九一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合肥一九一二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开发合肥“1912文化商业街区”,南京一九一二公司许可该商业街于2011年10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期间无偿使用其“1912”商标,安徽金大地公司在许可使用期间内另行注册与被许可使用商标近似的“中皖金大地1912”商标以及其他多枚“1912”商标,主观上难谓善意。安徽金大地公司称其注册诉争商标获得南京一九一二公司的许可,但并没有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反之,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2016年4月发出的《商标、商号无偿使用到期沟通函》的内容以及南京一九一二公司针对包括诉争商标在内的多枚“1912”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事实,可以表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对诉争商标的注册持反对态度。综上,基于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的近似程度、安徽金大地公司和南京一九一二公司之间曾有的合作关系,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共存于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认为服务具有相同的来源或者其来源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进而造成混淆误认。安徽金大地公司虽提交了若干“中皖金大地1912文化商业街区”的经营证据及获奖证明,但不足以证明相关公众已经能将其与此前同址经营的“1912文化商业街区”相区分,进而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相区分。综上,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在“替他人推销、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广告、商业管理辅助、人事管理咨询、商业企业迁移、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上的注册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正确,予以确认。
二、现有证据表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南京一九一二公司在多地开设了“1912”商业街,并通过报纸、期刊杂志、电台广播、微博平台、QQ平台等多种方式对引证商标三进行了宣传推广,相关行业协会的排名、引证商标三被认定为江苏省著名商标和南京市著名商标等事实,亦可佐证引证商标三的知名度情况。此外,商标的知名度由低到高,直至达到驰名商标的程度并非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而是该商标的权利人经过长时间且持续的宣传使用,商标的商誉不断积累的结果。虽然南京一九一二公司提交的证据15显示引证商标三被认定构成驰名商标的时间为2014年,但在此之前,引证商标三已经进行了大量的使用,并不断积累商誉,在案证据亦可予以佐证。综上,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引证商标三在“不动产出租、不动产管理、不动产代理”服务上经过广泛宣传使用,已经达到相关公众广泛知晓的程度,构成驰名商标。诉争商标构成对引证商标三的摹仿。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会计、寻找赞助”服务与引证商标三核定使用的“不动产代理、不动产管理”等服务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诉争商标的注册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将其与引证商标三产生联系,从而对服务来源产生联想或者误认,致使安徽金大地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害。因此,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在“会计、寻找赞助”服务上的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正确,予以确认。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安徽金大地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诉争商标在“替他人推销、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广告、商业管理辅助、人事管理咨询、商业企业迁移、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上的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二、诉争商标在“会计、寻找赞助”服务上的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
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第二十九条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安徽金大地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明确认可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替他人推销、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广告、商业管理辅助、人事管理咨询、商业企业迁移、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服务分别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在二审诉讼阶段未再争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
首先,诉争商标标志由汉字及数字组合“中皖金大地1912”构成。引证商标一、二标志均由数字“1912”及图形构成,“1912”突出显示,系主要识别部分。诉争商标标志完整包含引证商标一、二标志的主要识别文字部分,虽有其他构成要素,但并未形成可区分的特定含义。其次,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的“1912及图”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经过宣传使用,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再次,安徽金大地公司的关联公司安徽金大地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曾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的关联公司南京一九一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有过合作,共同开发合肥“1912文化商业街区”。南京一九一二公司许可该商业街区在2011年10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期间即合作期间无偿使用其“1912”商标。安徽金大地公司对“1912”商标理应知晓,却在被许可使用期间申请注册与被许可使用商标近似的诉争商标以及多枚包含“1912”的商标,其行为难谓善意。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若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时,易导致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安徽金大地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宣传使用,可与引证商标一、二相区分。安徽金大地公司虽在其与南京一九一二公司合作结束后,立即告知公众相关事实,但该行为不足以排除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的可能性。诉争商标在“替他人推销、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广告、商业管理辅助、人事管理咨询、商业企业迁移、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上的注册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第十四条规定,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南京一九一二公司提交的其在南京、扬州、无锡、苏州、常州、合肥等地开设的“1912”街区的介绍为网页证据,未显示形成时间。“1912”街区开展活动的协议、合同均未明确载明广告内容以及引证商标三,所附图片大多未显示引证商标三,各地开展活动的证明大多为公司网页。南京东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2012年宣传费用审计报告未明确显示引证商标三。所获荣誉仅为引证商标三于2010年在“不动产出租、不动产管理、不动产代理”服务上被认定为江苏省著名商标,2012年在“不动产代理”服务上被认定为南京市著名商标,2011年“1912”街区被授予“中国城市商业文化创意奖”等。商标局虽在2014年作出批复,认定引证商标三为使用在“不动产出租、不动产代理、不动产管理”服务上的驰名商标,但根据安徽金大地公司在二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该批复系根据认驰报告作出,而认驰报告载明的行政处罚信息中的违法主体万晶经营部的经营者臧光伟系南京一九一二公司关联公司的董事或执行董事,存在不合常理之处。结合其他证据,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三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已经达到驰名的程度。诉争商标在“会计、寻找赞助”服务上的注册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被诉裁定及原审判决对此认定错误。安徽金大地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鉴于本案采信了安徽金大地公司在二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并据此作出了相关认定。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应由安徽金大地公司负担。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部分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错误,且结论错误,应予撤销。安徽金大地公司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12960号行政判决书;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195438号《关于第11407161号“中皖金大地1912”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第11407161号“中皖金大地1912”商标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裁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安徽金大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法官助理焦光阳
书记员张倪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