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互联网电视有限公司等与中影寰亚音像制品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0年11月18日法律文书370字数 1704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再审裁定书

(2020)京民申387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银河互联网电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
法定代表人:王跃进,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凡,北京市融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亚冉,北京市融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影寰亚音像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
法定代表人:张颖,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程,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班殊,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雅,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职员,住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

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了相关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但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证明其仅提供网络服务,且无过错的,人民法院不应认定为构成侵权。”根据该规定,如果原告举证的初步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通过其经营的网络平台提供了相关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张其仅提供网络服务的,应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
本案中,根据在案证据,可以看出通过银河互联网公司经营的大麦盒子可以在线播放涉案影片,且在涉案影片播放过程中,未显示水印或播放内容来源,亦未显示播放页面发生跳转或显示跳转至其他相关网站的链接地址。依据上述证据足以推定银河互联网公司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了涉案影片,并使相关公众在其自行选定的时间和地点可以获得该作品,该行为构成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在此情况下,银河互联网公司主张其未实施上述行为,仅提供网络服务的,理应承担举证责任。尽管银河互联网公司就此进行了举证,但依据其提供的事后数据抓包证据,不足以认定侵权行为发生时的真实数据来源。此外,从涉案作品传播行为是否获得授权的角度,由于《电影非独家许可使用协议》限定的许可方式为被授权公司通过“自行运营”的某种终端设备或软件程序,涉案影片是通过银河互联网公司运营的大麦盒子播放给用户,该使用行为超出了上述授权范围,故涉案作品传播行为并未获得授权。在此情况下,是否追加奇艺公司及爱奇艺公司并不影响本案的事实认定。一、二审法院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认定银河互联网公司未经涉案作品权利人中影寰亚公司的许可,通过大麦盒子向网络用户提供涉案作品在线播放服务,侵犯了中影寰亚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本案中,在依据在案证据无法认定中影寰亚公司因涉案侵权行为遭受的经济损失以及银河互联网公司侵权获利的情况下,原判决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市场价值以及银河互联网公司的侵权情节等因素,在法定赔偿限额之下酌情确定本案经济损失的赔偿数额,于法有据。上述裁判结果是一、二审法院依法行使裁量权的结果,并无不当之处。
综上所述,原判决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银河互联网电视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苏志甫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陈曦
法官助理郝晴
书记员李晓琳

2020-10-2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