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544字数 2373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50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无锡安莎舞贝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学前东路789-6090。
法定代表人:考贝贝,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小军,河北凯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童,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王曦,男,1985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拦江路**********。
委托诉讼代理人:殷红天,北京东灵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泽舟,男,汉族,1985年10月28日出生,北京东灵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拦江路**********。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安莎舞贝蒂公司。
2.注册号:20353690。
3.申请日期:2016年6月17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8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体操服、舞衣、鞋、帽、袜、手套(服装)、围巾、婚纱。
二、引证商标
1.注册人:王曦。
2.注册号:3236530。
3.申请日期:2002年7月9日。
4.专用期限至:2024年3月27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化妆舞会用服装、化妆舞会上穿的服装、莎丽服、戏装、秧歌服、舞衣、体操鞋、跳鞋。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安莎舞贝蒂公司表示对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不持异议。诉争商标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的汉字,两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两商标并存于市场,足以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因此,诉争商标在“服装、舞衣、鞋”商品上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王曦提供的证据表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前,王曦主张的企业商号已经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鉴于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近似,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因此,诉争商标在“服装、体操服、舞衣、鞋”商品上的注册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安莎舞贝蒂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的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判断商标是否构成近似,需综合考虑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商品的类似程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等因素,以及前述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以是否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为标准。
安莎舞贝蒂公司对原审判决关于诉争商标其在核定使用的“服装、舞衣、鞋”商品上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的认定不持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诉争商标为中文文字“舞贝蒂”及对应拼音“WUBEIDI”构成,中文文字“舞贝蒂”为其显著识别部分。引证商标中文文字“贝蒂”构成。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完整包含引证商标,二者在文字构成、呼叫、含义等方面相近,构成近似标志。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若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相关公众在隔离观察并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容易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在“服装、舞衣、鞋”商品上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安莎舞贝蒂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主张的字号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他人未经许可申请注册与该字号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当事人以此主张构成在先权益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本案中,王曦系贝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有权代表贝蒂公司主张在先商号权益。安莎舞贝蒂公司认为王曦无权主张“贝蒂丹斯”商号权益,但在案证据表明王曦在商标无效宣告申请时主张的是贝蒂公司在先商号,国家知识产权局在被诉裁定中审查的亦为贝蒂公司在先商号,因此,安莎舞贝蒂公司以上述理由主张撤销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在案证据能够证明贝蒂公司成立于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其在天猫网站设有旗舰店,经营体育舞蹈用品达到一定销量。经过持续的经营,在行业内具有一定影响,2018年还冠名了“贝蒂杯”2018中国湖北体育舞蹈公开赛暨湖北省第十八届青少年体育舞蹈锦标赛。诉争商标与贝蒂公司商号相似,且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服装、舞衣、鞋、体操服”商品与贝蒂公司经营的体育舞蹈商品具有密切的联系,构成类似商品,诉争商标在前述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及使用,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故诉争商标的注册损害了贝蒂公司在先商号权益,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安莎舞贝蒂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安莎舞贝蒂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无锡安莎舞贝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亓蕾
审判员闻汉东
法官助理朱彤
书记员谢京辉

2020-10-30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