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市花果山风景区管理处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227字数 1808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07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连云港市花果山风景区管理处,住所地江苏省连云港市。
法定代表人:徐恒喜,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穆倩,江苏和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珊,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深圳银企汇付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法定代表人:李翊恺,执行董事。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花果山管理处。
2.注册号:1711628。
3.申请日期:2000年9月15日。
4.专用期限至:2022年2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42类):饭店;餐馆;茶馆;餐厅;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提供食宿旅馆;酒吧(简称复审服务)。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76858号《关于第1711628号“花果山HUAGUOMOUNTAIN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4月15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于2014年11月2日至2017年11月1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全部复审服务上未进行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为由,决定: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的注册予以撤销。
三、其他事实
在行政阶段,花果山管理处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花果山管理处与江苏圣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
2.江苏圣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
3.花果山管理处与连云港鼎泰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商标使用授权合同》;
4.连云港鼎泰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
5.花果山风景区山门及风景区管理处外景照片;
6.风景区管理处广告宣传及商标使用的照片;
7.在店招牌上使用“花果山及图”商标及饭店的外景照片;
8.饭店的外景照片;
9.饭店内部经营场所照片;
10.饭店工作人员工作照片;
11.诉争商标在饭店餐具上使用的照片;
12.诉争商标在饭店用品上使用的照片;
13.带有诉争商标的名片图片;
14.饭店发票。
国家知识产权局调取了花果山管理处在撤三阶段提交的事业法人证书复印件、商标使用许可备案合同等证据。
花果山管理处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诉决定。
在原审诉讼阶段,花果山管理处提交证明一份,内容为袖海苑美食广场经理冯仕苗证明其广场一直在使用“花果山”商标,行政阶段提交的诉争商标使用照片拍摄于指定期间。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花果山管理处提交的证据尚未形成完整证据链,难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使用的服务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花果山管理处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4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商标的商业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投入流通领域用以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使用行为。
本案中,花果山管理处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3系诉争商标授权使用合同,为商标授权许可行为,证据5至14的外景照片、名片、收据等证据难以体现证据形成时间,证明力较低,不能证明商标使用被许可人在指定期间内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在原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证人证明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的使用情况;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产品照片缺乏形成时间,且并非使用在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上,不能证明诉争商标进入商业流通领域,故原审法院及被诉决定认定花果山管理处提交的证据未形成完整证据链,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使用的服务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花果山管理处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连云港市花果山风景区管理处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谢甄珂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法官助理刘萍
书记员徐帆

2020-10-30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