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冠灵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裁定书

法律文书395字数 1740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裁定书

(2020)京行终453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冠灵,男,汉族,1976年3月11日出生,住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政,北京市惠诚(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抗,北京市惠诚(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潇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佛山市顺德区富士床具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苏溪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梅健存,总经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争议商标是第5096222号“富士FUSHI”商标,商标专用权人为黄冠灵。
黄冠灵不服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63430号《关于第5096222号“富士FUSHI”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院作出的(2018)京行终5348号行政判决书(简称第5348号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该生效判决已经明确认定佛山市顺德区富士床具有限公司(简称佛山富士公司)与第1302875号“富士FUSHI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的注册人具有一定关联,可以作为引证商标的利害关系人对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虽然上述公司之间就引证商标的转让申请未予核准,但其关联关系并未发生变化,故佛山富士公司仍然构成引证商标的利害关系人。第5348号判决还认定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2001年10月27日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佛山富士公司会因争议商标的注册遭受商号权益的损害,以及争议商标未构成以不正当手段对“富士”商标的抢注。商标评审委员会系依据生效判决作出了被诉裁定,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商标授权确权规定)第三十条之规定,裁定:驳回黄冠灵的起诉。
本院认为:商标授权规定第三十条规定:“人民法院生效裁判对于相关事实和法律适用已作出明确认定,相对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对于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该生效裁判重新作出的裁决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第5348号判决已对佛山富士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无效宣告请求及争议商标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作出认定,判令争议商标应予无效宣告。该判决系生效判决,被诉裁定系依照第5348号判决重新作出,行政相对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无权对被诉裁定另行提起诉讼。第7911号裁定虽然纠正了第5348号判决有关争议商标侵害他人在先商号权益的认定,但维持了第5348号判决的其他认定及判决结论,即佛山富士公司有权提起无效宣告请求,争议商标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应予无效宣告。
本案中,黄冠灵作为争议商标的注册人,其已参与第5348号判决这一生效判决所涉诉讼。本案与前案的争议商标、引证商标相同,诉讼标的均为争议商标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亦均涉及佛山富士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无效宣告请求这一程序事项。黄冠灵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与前案相同,本案与第5348号判决相比并不存在新的事实和理由,黄冠灵在本案中的起诉行为已构成重复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的受理条件。鉴于人民法院现已实施立案登记制,对于当事人的起诉实行形式审查,故对于已经登记立案的起诉,经审理后发现不符合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原审裁定的相关认定正确,对黄冠灵就被诉裁定提起的诉讼应当裁定驳回起诉。黄冠灵的相关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黄冠灵所提上诉请求及其理由均缺乏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苏志甫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陈曦
法官助理吕梦林
书记员刘茜

2020-11-0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