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纸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350字数 1864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33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纸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许婉婷,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源,上海市信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磊,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上海纸草公司。
2.申请号:30938682。
3.申请日期:2018年5月16日。
4.标志:“米读小说”
5.指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3;3507):为消费者提供商业信息和建议(消费者建议机构);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会计等。
二、引证商标
1.申请人:万读(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申请号:30335159。
3.申请日期:2018年4月18日。
4.专用期限至2029年2月13日。
5.标志:“米读”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4;3506;3507):广告;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人事管理咨询;会计等。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128274号《关于第30938682号“米读小说”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6月10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上海纸草公司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情形为由,作出被诉决定:驳回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的注册申请。
四、其他事实
上海纸草公司在原审庭审过程中明确表示对被诉决定作出的程序与被诉决定中关于服务类似方面的认定不持异议。上海纸草公司当庭提交了诉争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详情打印页、公证书、北京永勤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米读小说”项目专项资金审计报告等作为证据以支持其诉讼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上海纸草公司提交证据的三性予以认可,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上海纸草公司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截至原审审理终结,引证商标申请在先商标且于2019年2月14日经公告注册成为有效商标。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之情形。上海纸草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过宣传、使用在指定的服务上可与引证商标相区分。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本案中,原审法院和被诉决定关于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过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诉争商标予以驳回、不予核准注册或者予以无效宣告的事由不复存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新的事实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裁决,并判令其根据变更后的事实重新作出裁决。”本案中,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引证商标已转让至上海纸草公司名下,故引证商标已经不再成为诉争商标注册的权利障碍,本院对被诉决定及原审判决的结论予以纠正。国家知识产权局应当基于新的事实,针对当事人就诉争商标提出的复审请求重新进行审理并作出决定。因此,上海纸草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鉴于上述事实发生在二审诉讼期间,且本院处理结论是在考虑该新的事实基础上作出的,因此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应当由上海纸草公司负担。
综上所述,由于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所依据的事实发生变化,因此不宜再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10137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128274号《关于第30938682号“米读小说”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就上海纸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针对第30938682号“米读小说”商标提出的驳回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上海纸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樊雪
审判员王晓颖
审判员宋川
书记员宋爽

2020-11-05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