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0日法律文书3011314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66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法定代表人:陈雪峰,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琛,北京知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会芳,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悦易公司。
2.申请号:33139053。
3.申请日期:2018年8月27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7类,类似群:0721;0752-0753):废弃物处理装置;分离可回收材料用机器;垃圾处理装置;电动清洁机械和设备;清洗设备;包装机;筛选机;自动售货机;3D打印机;贴标签机(机器)。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45246号《关于第33139053号“爱回收”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10月10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违反了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为由作出被诉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悦易公司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为纯文字商标“爱回收”,指定使用在废弃物处理装置、分离可回收材料用机器等商品上,直接表明了商品的功能、用途等特点,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诉争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商标禁止注册的情形。悦易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商品上已获得作为商标应有的显著性。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判断诉争标志是否属于该款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的标志,应结合该标志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以相关公众的通常认知为依据,以该标志能否起到标识、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作为判断标准。本案中,诉争商标为“爱回收”,可理解为“喜欢、爱好”或者“擅长、善于”对物品等事物进行“取回、收回”,指定使用在废弃物处理装置、分离可回收材料用机器等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认为是表示了商品的功能、用途,难以起到标识、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指定使用在相关商品上缺乏显著特征。悦易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其使用已经能够起到标识、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从而具有显著性。因此,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13年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之情形,悦易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悦易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的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樊雪
审判员王晓颖
审判员宋川
书记员苗兰

2020-11-05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