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烟草人参公社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362字数 2815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514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韩国烟草人参公社,住所地大韩民国。
法定代表人:白福寅,代表理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丽萍,北京星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钦澄,北京星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甜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烟草人参公社。
2.申请号:29173534。
3.申请日期:2018年2月7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34类,类似群3401-3407):非贵重金属香烟盒;火柴;电子香烟烟弹;电子香烟用尼古丁液;除香精油外的电子香烟用调味品;烟草;非贵重金属烟斗;烟袋;烟斗通条;非贵重金属烟灰缸;电子香烟;鼻烟;香烟过滤嘴;雪茄切刀;电子香烟烟液;电子香烟用雾化器;香烟烟嘴;香烟;电子烟斗;卷烟纸;非贵重金属香烟打火机;电子水烟袋;雪茄;雪茄及香烟烟嘴上黄琥珀烟嘴头等(统称复审商品)。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深圳市索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索艾电子公司)。
2.注册号:20479142。
3.申请日期:2016年6月29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8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34类,类似群3401-3406):烟草;香烟;香烟盒;香烟嘴;火柴;吸烟用打火机;香烟过滤嘴;卷烟纸;除香精油外的烟草用调味品;电子香烟。
(二)引证商标二
1.申请人:深圳市喜士登实业有限公司。
2.申请号:6226196。
3.申请日期:2007年8月17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34类,类似群3401;3402;3404;3405):香烟;烟草;雪茄烟;吸烟用打火机;烟斗;卷烟纸;鼻烟壶;香烟过滤嘴;香烟盒;烟丝。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151598号《关于第29173534号“LIL”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7月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以烟草人参公社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构成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为由,决定:驳回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
四、其他事实
在原审诉讼中,烟草人参公社向原审法院提交了注册商标撤销公告、商标检索结果、商标信息、网页打印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等证据,用于支持其诉讼请求。
在原审庭审中,烟草人参公社明确表示对被诉决定作出的行政程序不持异议,明确认可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复审商品与二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
原审法院另查,引证商标二已因连续三年不使用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决定撤销在第34类全部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该撤销决定已生效。国家知识产权局已发布该商标撤销公告(第1664期《商标公告》)。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鉴于引证商标二已因连续三年不使用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决定撤销在第34类全部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故引证商标二不再构成诉争商标注册申请予以初步审定的在先权利障碍。
鉴于烟草人参公社明确认可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复审商品与二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经审查予以确认。此外,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全部复审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诉争商标由字母“LIL”构成。引证商标一由字母“LIL”与位于字母两侧的形似“Λ”的图形组成,其中图形部分未形成区别于文字部分的独特含义,故字母“LIL”为引证商标一的显著识别部分。诉争商标“LIL”与引证商标一的显著识别部分“LIL”在字母构成及排序上相同,两商标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容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已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烟草人参公社与引证商标一权利人的主营业务、实际提供的商品与其名下商标指定或核定使用的商品没有必然联系,不能以此作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共存于市场是否会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考量标准。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相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他人在先商标的商品具有特定联系。判定商标是否构成近似,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等因素及各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
烟草人参公社在原审诉讼中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烟草;电子香烟”等复审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烟草;香烟”等商品构成类似商品不持异议,且上述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基本相同,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诉争商标为文字商标,由字母“LIL”构成。引证商标一为图文组合商标,左右两侧为类似“Λ”的图形,中间部分可以识别为字母“LIL”,字母“LIL”为其显著识别部分。烟草人参公社虽然主张引证商标一标志应为字母“AULA”,但该主张并不能否定相关公众会将引证商标一标志识别为由类似“Λ”的图形和字母“LIL”的组合。故诉争商标标志与引证商标一标志相比,在文字构成、呼叫等方面较为相近,两者构成近似标志。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若共存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引证商标一的权利人并非本案当事人,不能仅凭烟草人参公社的相关证据判断案外人的实际经营领域,且商标权利人各自实际经营行业领域的不同不能成为相关公众能够区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的当然依据。商标审查因各案事实情况不同可能结论各异,其他商标的申请、注册情况与本案没有必然的关联性,不能成为本案的定案依据。烟草人参公社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原审法院关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烟草人参公社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韩国烟草人参公社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闻汉东
审判员俞惠斌
法官助理韩哲宏
书记员何雅

2020-11-05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