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镒酒业(厦门)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576字数 1898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16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格兰布列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法兰西共和国勒加尔图兰朵桥路30740。
法定代表人:吉洛·劳伦特,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池崇镇,福建国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百镒酒业(厦门)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
法定代表人:王少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池崇镇,福建国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海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格兰布列公司。
2.申请号:22824162。
3.申请日期:2017年2月14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33类,类似群3301)葡萄酒;果酒(含酒精);开胃酒;苹果酒;鸡尾酒;白兰地;威士忌;酒精饮料(啤酒除外);米酒;伏特加酒。
二、引证商标
1.申请人:家乐福股份有限公司。
2.申请号:14268734。
3.申请日期:2014年3月28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18年7月13日。
5.标志:
6.指定使用商品:(第33类,类似群3301)酒精饮料(啤酒除外);葡萄酒;烈酒(饮料)。
三、其他事实
2018年7月10日,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8]第124885号《关于第22824162号“法国之光”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简称被诉决定)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格兰布列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百镒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
判断商标相同或近似,应当从商标在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和图形的构图、设计及整体表现形式等方面,采取整体观察与对比主要部分的方法,并且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是否易造成对商品的来源发生混淆或误认为标准。
本案中,诉争商标由汉字“法国之光”组成,引证商标为图文组合商标,由椭圆形中的字母组合及汉字“法国之光”上下排列组成,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汉字部分相同,且完整包含在引证商标中。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汉字构成、读音、含义方面相同,整体认读效果方面相近。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容易认为彼此商品来源于同一主体或存在特定联系,进而产生混淆误认,构成近似商标。因引证商标的初审公告日期晚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日期,故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二审诉讼中查明的事实,引证商标目前处于商标不予注册复审程序中,仍构成诉争商标申请注册的在先权利障碍,格兰布列公司、百镒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诉争商标的审查受到其形成时间、形成环境、在案证据情况等多种条件影响,其他商标的申请、审查、核准情况与本案没有必然的关联性,亦不能成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故格兰布列公司、百镒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格兰布列公司、百镒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格兰布列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格兰布列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人民币五十元(已交纳)、由百镒酒业(厦门)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五十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陶钧
审判员曹丽萍
审判员孙柱永
法官助理杨柳青
书记员宋子雯

2020-11-05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