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信邦大黑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与何娟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7日实务研究392字数 2146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73民终213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信邦大黑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外大街**办公803。
法定代表人:徐硕丹,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殿明,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阳,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何娟,女,1968年9月2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平潭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晨,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欣桐,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何娟持有、使用权利商标的事实
2009年11月21日,何娟经核准,在第35类上注册了第5732822号“DHW大黑屋”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拍卖,推销(替他人),进出口代理,商业询价,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商业管理咨询,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广告,商业信息,组织商业广告性的贸易交易会;专用权期限自2009年11月21日至2019年11月20日。
2010年1月14日,何娟经核准,在第36类上注册了第5732821号“DHW大黑屋”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担保,经纪,不动产管理,金融服务,保险,珍宝估价,资本投资,珍宝寄存,典当,受托管理;专用权期限自2010年1月14日至2020年1月13日。
2014年5月21日,何娟经核准,在第35类上注册了第11844700号“大黑屋”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商业询价,商业管理咨询,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商业信息,组织商业或广告交易会,进出口代理,拍卖,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专用权期限自2014年5月21日至2024年5月20日。
中国商标网载明,何娟将上述第5732822号商标许可上海大黑屋商贸有限公司使用,使用期限为2013年1月1日至2019年11月20日;何娟将第5732821号商标许可上海大黑屋商贸有限公司使用,使用期限为2013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13日。
2016年5月23日,何娟的委托代理人杨琴与上海市东方公证处的公证人员黄欣、唐宋飞一同前往位于上海市淮海中路138号的“上海广场”,其中门口标号为“312”的店铺正面装有“DEHAVE大黑屋”标识。店铺玻璃上张贴的二维识别码中央印有“大黑屋”字样。店铺内所陈设商品的吊牌上印有“DEHAVE大黑屋”字样。店内的营业执照载明公司名称为上海大黑屋商贸有限公司无限度广场分公司,负责人为何娟。
2018年12月1日,何娟开设的店铺门头标注了大幅的“大黑屋”字样,信邦大黑屋公司开设的店铺门头标注了“信黑屋XINKOKIYA”字样。庭审中,何娟称其开设的店铺从事包括名包、名表、贵金属首饰等奢侈品寄售业务,寄售物品的价格最终由出卖人决定,但是何娟会通过自己的鉴定、估值对出卖人进行指导,所以通过该经营过程,何娟在第35类和第36类服务上使用了涉案权利商标。信邦大黑屋公司认可何娟在第35类服务上使用了权利商标,但是不认可何娟在第36类服务上实际使用了权利商标。
二、信邦大黑屋公司持有相关商标的事实
信邦大黑屋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17日,股东为中安信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大黑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DaikokuyaHoldingsCo.,Ltd),经营范围为:批发、零售日用品、箱包、饰物、手表、珠宝、首饰、服装、鞋帽、通讯设备、家用电器、工艺品(文物除外)、汽车配件、玩具、五金交电及上述产品旧货(需专项许可的未经许可不得经营),经济贸易信息咨询,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货物进出口(不涉及国营贸易管理商品,涉及配额许可证管理商品的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申请手续)。
2017年10月14日,案外人中安信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经核准,在第35类商品上注册了第20996096号“信黑屋XINKOKUYA”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工程管理辅助,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为消费者提供商业信息和建议(消费者建议机构);专用权期限自2017年10月14日至2027年10月13日。
2017年10月20日,商标使用许可方中安信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将其注册的第20556810号及第20996096号商标授权信邦大黑屋公司使用。

2019年1月29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0000028002号“关于第20996096号‘信黑屋XINKOKUYA’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载明:争议商标的显著识别中文文字“信黑屋”与引证商标“大黑屋”均包含“黑屋”文字,双方商标在文字构成、呼叫、整体视觉效果上相近,已构成近似商标。并裁定:争议商标在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工程管理辅助、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为消费者提供商业信息和建议(消费者建议机构)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上予以维持。

审判长范米多
审判员周丽婷
审判员张宁
法官助理杜文婷
书记员李妍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