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与罗敏、罗晴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498字数 2925阅读模式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浙05民初3号

原告: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岷江西路**。
法定代表人:曾从钦,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广权,江苏长三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梦婕,江苏长三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罗敏,女,1982年5月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
被告:罗晴,女,1986年9月2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安吉县。
被告:董志峰,男,1981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
两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敏,女,1982年5月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系罗晴与董志峰的姐姐。
被告:吴军辉,男,1977年12月2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

根据五粮液公司的当庭举证及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第160922号“五粮液”商标经宜宾五粮液酒厂于1982年8月1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第36类:各种酒。2004年5月7日该商标转让给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该商标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3年2月28日。1991年9月19日五粮液牌商标荣获首届“中国驰名商标消费者评选活动组委会”颁发的“中国驰名商标”称号。
2015年1月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授权书》载明: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许可五粮液公司独占使用第160922号“五粮液”注册商标,许可期限为上述注册商标的有效期限。我公司授权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对在中国境内侵犯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侵权人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消除影响并承担法律规定的其他责任。五粮液公司在中国境内提起的上述民事诉讼,我公司不再起诉。鉴于双方签订的上述注册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涉及双方商业秘密,不能向法院提供,特此说明。
2018年5月14日浙江省安吉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浙0523刑初309号《刑事判决书》载明:被告人吴军辉与罗敏系夫妻关系,两人共同开设安吉县递铺镇胜利西路中钰酒行、上海市闵行区北翟路4800号烟酒店、上海市闵行区申滨路990号五粮液店。被告人罗晴系被告人罗敏之妹,被告人董志峰系被告人罗晴男友。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7月12日期间,被告人吴军辉伙同罗敏、罗晴、董志峰销售假酒价值逾人民币135万元,销售假烟价值逾人民币5万元,计非法获利逾人民币80万。案发后,公安机关在安吉中钰酒行、安吉县翠柳苑8幢9号储藏室(中钰酒行仓库)、上海市闵行区申滨路990号B2仓库、上海市闵行区申滨路990号五粮液店、上海市闵行区北翟路4800号烟酒店等地查获尚未销售的假酒累计货值逾人民币35万元,尚未销售的假烟货值逾人民币18万余元。被告人吴军辉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被告人罗敏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被告人罗晴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被告人董志峰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本院认为,第160922号“五粮液”商标经核准注册,尚在注册有效期内,五粮液公司对其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他人未经许可,不得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本案中,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在其经营的安吉县递铺镇胜利西路中钰酒行、上海市闵行区北翟路4800号烟酒店、上海市闵行区申滨路990号五粮液店销售假冒的“五粮液”被人民法院判处刑罚。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销售侵犯五粮液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侵犯了其在第160922号“五粮液”注册商标上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当承担民事侵权法律责任。五粮液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仍在实施侵权行为,故五粮液公司要求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停止侵权行为已无必要,本院对五粮液公司的此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对其提出赔偿经济损失的请求可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的确定,根据法律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支出。前述合理支出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以及符合规定的律师代理费用。本案中,五粮液公司提供罗敏等四人讯问笔录、2014年至2016年部分时间段销售统计汇总表以及2014年至2016年各时间段店铺账本及对应销量统计表,拟证明罗敏等四人销售五粮液假酒的获利金额至少为1141124元。本院认为,对于在刑事诉讼阶段取得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时,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认证,并根据认证情况决定是否予以采信,不能当然作为民事证据使用。经审查,首先,案涉刑事判决书载明:“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7月12日期间,被告人吴军辉伙同罗敏、罗晴、董志峰销售假酒价值逾人民币135万元,销售假烟价值逾人民币5万元,计非法获利逾人民币80万。”可见,五粮液公司根据账本记录主张罗敏等四人仅销售五粮液假酒的获利金额至少1141124万余元的事实未被生效的刑事判决所采纳;其次,刑事诉讼阶段获取的案涉账本当中的记录与五粮液公司单方制作的销售汇总表中所涉销量与金额未能对照一致,五粮液公司亦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而罗敏等四人的讯问笔录对该节供述又比较笼统,并未提及销售五粮液假酒的获利总额,且罗敏等四人对五粮液公司主张的数额亦不予认可,故本院实难查清罗敏等四人销售五粮液假酒的获利金额。又由于五粮液公司未提供因被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侵权而遭受损失的证据,亦未提供维权费用部分的相关票据,故本院采用法定赔偿方式确定赔偿数额。综上,本院结合涉案商标知名度、侵权商品的销售价格、数量、侵权时间及五粮液公司诉讼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赔偿五粮液公司经济损失12万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2万元。
二、驳回原告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原告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负担6072元,被告罗敏、罗晴、董志峰、吴军辉负担772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沈国祥
审判员朱惠明
审判员沈筱婕
法官助理刘荫
书记员钱应祯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