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阳杜康酿酒有限公司等与北京龙徽酿酒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0日实务研究3284199字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73民终251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洛阳杜康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纱厂南路**金阳国际**。
法定代表人:柳向阳,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美华,北京易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兴谦,北京易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汝阳杜康酿酒有限公司,住所地河,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汝阳县蔡店乡杜康村v>法定代表人:柳向阳,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美华,北京易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兴谦,北京易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龙徽酿酒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玉泉路**v>法定代表人:常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学丽,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云佳,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永辉商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大处高科技园区西井路****楼**v>法定代表人:彭华生,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海燕,该公司员工。

永辉公司述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同意一审判决中关于永辉公司的相关认定。
龙徽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永辉公司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龙徽公司第115507号“中华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2.判令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侵犯龙徽公司第115507号“中华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3.判令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永辉公司连带赔偿龙徽公司经济损失200万元及合理开支56218元,共计2056218元;4.判令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永辉公司在《中国工商报》、《中国知识产权报》两份报纸的显著版面均刊登声明,消除影响;5.判令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永辉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本案中,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生产、销售的涉案商品所附红色外包装袋、包装盒、酒瓶瓶身上均使用了“中華杜康”文字,其字体较大、位置居中显著,能够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涉案商品虽也使用“杜康”商标,但其文字图形的大小和位置相对并不明显,较之“中華杜康”标志,则不容易为相关公众所识别。故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商品使用“中華杜康”标志的行为构成商标性使用。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龙徽公司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龙徽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第十条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本案中,对于涉案商品使用的标志即“中華杜康”与涉案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涉案商标由汉字“中華”、汉语拼音“zhonghuapai”及华表图形这三部分构成,因文字较之图形更易被相关公众识别呼叫,故汉字“中華”为涉案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被诉侵权标识为“中華杜康”文字,其完整包含了涉案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中華”,虽然“杜康”本身也具有一定知名度,但是鉴于涉案商标也具有较为久远的历史与较高的知名度,涉案商品将“中华”与“杜康”联合使用后,不仅容易使得相关公众误认为其来源与商标权人或其商品存在特定的联系,也有可能将商标权人的商品误认为是被诉侵权人的商品,或者认为商标权人与被诉侵权人存在某种联系,进而影响涉案商标的正常使用。因此,被诉侵权标识“中華杜康”与涉案商标构成近似标识,加之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在酒商品上,而被诉侵权标识被使用在白酒商品上,落入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故涉案商品使用“中華杜康”标志的行为,属于侵犯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作为涉案商品的生产商,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
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在案证据显示,永辉公司销售的涉案商品系购自大川东睿公司,永辉公司对涉案商品上具有的商标权利进行过审查,其已尽到审慎注意义务,故一审法院认定永辉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成立,其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是,对于永辉公司称其已将涉案商品下架处理并提交《证明》一节,该《证明》系永辉公司自行出具,且无其他证据佐证,故一审法院对永辉公司该项辩称意见不予采信,对于龙徽公司要求永辉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责任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另,对于龙徽公司主张永辉公司在其经营的超市中以“杜康中华”的方式标注产品亦构成侵权的主张,一审法院认为永辉公司上述标注行为系写明所售商品名称的通常销售行为,并非商标性使用,不构成商标侵权行为,一审法院对龙徽公司上述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鉴于各方当事人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龙徽公司实际损失,以及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的侵权获利,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的侵权情节、涉案商品销售范围及持续时间、涉案商品单价、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酌情确定经济损失赔偿金额。关于龙徽公司主张的合理开支,因公证费确系其诉讼必要支出,故对该笔费用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对于龙徽公司主张的律师费、文件复印费,一审法院将结合律师出庭、举证等情况,考虑发生费用的合理性、必要性,对律师费、文件复印费酌情确定,不再全额支持。关于龙徽公司要求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永辉公司登报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鉴于龙徽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商标侵权行为给其造成了商誉损失的后果,且本案通过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承担方式亦已能够充分补偿侵权行为给龙徽公司造成的各种损失,故一审法院对龙徽公司要求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审中,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提交了“中华杜康”授权销售合同书、2014年至2018年“中华杜康”酒的出库单和销售发票、2013年至2019年广告合同和发票、1995年6月第一版《汝阳县志》、酒盒和酒瓶照片打印件、捐赠协议书和转账凭证、河南省志和洛阳市志、报纸和网页等宣传材料的公证文件作为证据,用以证明“中华杜康”酒和“杜康”酒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良好的声誉。龙徽公司称,上述证据并非一审庭审后新发现的证据,对真实性、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一审查明事实无误,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是否侵犯了龙徽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一审法院认定的赔偿金额是否适当。
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
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生产、销售的涉案商品所附红色手提包装袋的正面及背面中间部位,白酒包装盒的正面及背面、酒瓶瓶身正面的中间部位均印有“中華杜康”文字,位置居中,文字排列整齐,字体较大,间隔均匀,具有显著的识别效果,相关公众容易以此识别商品来源,故涉案商品上对“中華杜康”文字的使用方式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上诉人关于“中华”二字起修饰作用,不属于商标性使用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条和第十一条的规定,涉案商标由“中华”文字、“华表”图形及“zhonghuapai”三部分构成,其中“中华”的呼叫发音是消费者区分商品时的关键词语,故文字“中华”系涉案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涉案商品上使用的“中華杜康”完整包含涉案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中华”,若该标志与涉案商标共同使用在酒类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涉案商品为龙徽公司中华牌酒的系列商品或与龙徽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二者形成了稳定的区分市场,因此,被控侵权商品包装盒、包装袋及其瓶贴上使用汉字“中華杜康”字样的行为,侵害了涉案商标专用权。上诉人相关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鉴于龙徽公司未举证证明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的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实际损失,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亦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获益情况,故一审法院考虑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的侵权情节、涉案商品销售范围及持续时间、涉案商品单价、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酌情确定经济损失赔偿金额5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龙徽公司主张的合理支出,一方面有相应票据佐证,另一方面确有律师出庭应诉,一审法院根据实际情况酌情确定合理开支30000元,亦无不妥。上诉人的相应上诉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洛阳杜康控股公司、汝阳杜康酿酒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洛阳杜康控股有限公司和汝阳杜康酿酒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范米多
审判员张宁
审判员李想
法官助理杜文婷
书记员李妍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