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宝洁有限公司与胡八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30日实务研究2705245字阅读模式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陕01知民初4号

原告:广州宝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
法定代表人:马睿思(MatthewStuartPrice),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晓敏,北京市华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胡八,男,1970年1月11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根据当事人陈述以及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7209762号“汰渍”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浸洗衣服制剂;漂白剂(洗衣);洗涤剂;洗衣粉;织物柔软剂(洗衣用);织物软化剂(洗衣用);家用洗洁制剂;肥皂;家用洗衣用亮色化学品(洗衣);去污剂;洗衣剂;清洁制剂;抛光制剂;研磨材料;研磨剂;清洗颜色用洗衣剂;洗衣用浆粉;洗衣蜡;织物光滑剂(上浆)。注册有效期限自2010年7月21日至2020年7月20日止,经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30年7月20日。
理查森-维克斯公司(RICHARDSON-VICKSINC.)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636232号“沙宣”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漂白剂和其它洗衣剂;清洗、抛光、擦洗和研磨制剂;肥皂;香水;香精油;化妆品;洗发液;各种护发剂;香波;护发素;牙粉。2000年3月28日,该商标转让给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注册有效期自1993年4月7日至2003年4月6日止,有效期经两次续展至2023年4月6日。
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1556339号“OLAY”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化妆用底霜,润肤霜,润肤露,润肤凝胶,皮肤增白制剂,口红,唇膏,护唇用品,液体粉底,粉底,美容面膜,护肤用化妆剂,爽肤水,化妆用收敛剂,眼霜,眼化妆品,按摩用霜,肥皂,香料,香精油,牙膏,洗发剂,护发素,头发定型剂,护发制剂,染发剂,化妆品。注册有效期限自2001年4月21日至2011年4月20日止,经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4月20日。
普罗克特和甘布尔公司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876068号“佳洁士”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非医用嘴部、牙齿、喉部、牙床、口腔保护和卫生剂,非医用阻止牙垢和牙洞形成的护牙剂,非医用牙粉、牙膏、牙齿清洁剂和牙齿保护剂,非医用口腔清洁剂,非医用口腔喷雾剂,非医用口腔凝胶,非医用氟石胶,非医用含氟口腔喷雾剂,非医用清洁粉,非医用喉部喷雾剂,去牙垢制剂,护理牙齿和牙床的防护剂(非医用),非医用护牙洁齿剂,非医用有消毒效果的假牙清洁护理剂。注册有效期限自1996年10月7日至2006年10月6日止,经两次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6年10月6日。2002年8月19日,该商标变更注册人名义为: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
理查德-维克斯公司(RICHARDSON-VICKSINC.)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972591号“潘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肥皂,香皂,液体香皂,面部清洁剂,药皂,浴盐,剃须泡沫,香波,护发素,洗涤剂,洗衣用漂白剂,洗衣用漂白上浆剂,洗衣制剂,织物柔软剂,清洁剂,除锈剂,玻璃清洗剂,卫生清洁剂,油污去除剂,家用清洁剂,化妆品,护肤制品,面霜,白服霜,防晒剂(化妆品),个人用除臭剂,防汗剂,香水,指甲膏和指甲油,假指甲,卷发剂和定型剂,化妆用棉绒和棉条,抗皱霜,粉刺膏,美容霜,化妆粉底,爽足粉,爽身粉,睫毛油,眉笔,眼影膏,摩丝,喷发胶,发用液,发胶,头发定型剂,牙膏,牙粉,漱口液(非医用),洗牙液和牙垢去除剂,假牙擦光剂。注册有效期限自1997年4月7日至2007年4月6日止,后经两次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7年4月6日。1999年5月28日,该商标转让给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
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1580242号“海飞丝”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肥皂,化妆剂,香料,香精油,牙膏,化妆品,洗发剂,护发素,头发定型剂,喷发胶,洗发液,乌发乳,摩丝,护发凝胶,亮发剂,固发剂,热定型剂,毛发卷曲剂,头油,头发脱色剂,染发剂。注册有效期限自2001年6月7日至2011年6月6日止,后经续展至2021年6月6日。
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13254903号“舒肤佳”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肥皂,香水,香精油,化妆品,洗发剂,干洗式洗发剂,发胶,洗发液,护发素,化妆用润发脂,摩丝,头油,柔发剂,喷发胶,牙膏,香料,洗面奶,浴液,个人用除臭剂,防晒剂,防汗剂(化妆品),染发剂,烫发剂,洗澡用化妆品,美容面膜,化妆剂,皮肤增白霜,梳妆用品,护肤用化妆剂,洗衣剂,洗衣浸泡剂,家用亮色化学品(洗衣用),洗衣用织物柔软剂,清洁制剂,抛光制剂,擦洗溶液,研磨材料,研磨制剂。注册有效期限自2015年1月14日至2025年1月13日止。
宝洁公司(THEPROCTER&GAMBLECOMPANY)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996561号“飘柔”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香波,护发素,护发摩丝,喷雾发胶,发胶,定型剂及洗发护理液,香皂,液体皂,各种香皂和肥皂,洗衣剂和清洗液,化妆品,面部清洁剂,洗面膏,香水,牙粉,药皂,洗浴用盐,刮胡皂,洗衣用漂白剂,漂白剂,洗衣上光浆,洗衣剂,纤维柔软剂,去污剂,玻璃清洁剂,洗手间清洗剂,油污清除剂,家用清洗剂,护肤剂,面部护理膏,皮肤增白剂,防晒剂(化妆品),个人除臭剂,止汗剂,指甲膏及指甲油,人造指甲,头发卷曲及定型剂,化妆用棉绒及棉条,防皱膏,粉刺膏,美容液,化妆粉,底粉,爽身粉,睫毛油,眉笔,眼影粉,摩丝,头发洗液,头发定型剂,刷牙粉,漱口液(非医用),洗牙液,牙垢清除剂,假牙抛光剂。注册有效期限自1997年5月7日至2007年5月6日止,后经两次续展至2027年5月6日。
经查,原告广州宝洁公司为上述商标权利人宝洁公司在中国大陆设立的子公司,系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营业期限为1988年8月18日至2038年12月31日。经营范围为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2018年9月27日,宝洁公司授权原告广州宝洁公司有权在中国境内使用上述涉案商标且有权转授权合同经销商在中国境内使用上述涉案商标以分销和/或推广含有上述涉案商标的品牌及服务。2020年5月20日,宝洁公司授权原告广州宝洁公司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侵犯权利人知产产权(包括但不限于专利权、商标权、版权等)的行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和/或其他侵权行为的任何自然人、法人和/或其他组织采取法律行动,授权期限至2025年12月31日。
2018年4月2日,被告胡八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被西安市公安局经开分局抓捕。后经公诉,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2018)陕0112刑初1447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胡八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八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胡八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并表示自愿认罪。上述判决刑期自2018年4月2日起至2019年12月1日止。根据公安的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显示被告胡八准备销售的商品中使用了与第7209762号“汰渍”、第636232号“沙宣”、第1556339号“OLAY”商标、第876068号“佳洁士”、第972591号“潘婷”、第1580242号“海飞丝”、第13254903号“舒肤佳”、第996561号“飘柔”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并经原告广州宝洁有限公司鉴别为非其公司产品,属于侵犯其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假冒产品。

本院认为,本案涉及以下二个问题:
一、被告胡八是否实施了侵害原告广州宝洁公司注册商标权的行为。
宝洁公司系第7209762号“汰渍”、第636232号“沙宣”、第1556339号“OLAY”商标、第876068号“佳洁士”、第972591号“潘婷”、第1580242号“海飞丝”、第13254903号“舒肤佳”、第996561号“飘柔”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在上述注册商标的有效期内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到法律保护,原告广州宝洁公司经宝洁公司授权使用上述涉案商标,根据授权,对于侵犯上述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原告广州宝洁公司有权提起诉讼,本案原告广州宝洁公司主体资格适格。
商标的使用是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为了商业目的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亦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依据(2018)陕0112刑初1447号刑事案件查明的事实,被告胡八销售上述涉案商标的商品并非原告生产,其上所使用的商标与涉案商标相同,且被告胡八对其销售行为予以认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四)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六)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七)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之规定,被告胡八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故被告胡八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
二、关于赔偿数额的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原告主张赔偿金额189435元系依据被告被查扣的侵权商品正品售价计算,但该计算方式并不能证明原告的实际损失或被告的实际获利,且查扣商品实际尚未销售,故该原告请求损失的计算方式本院不予认可。原告主张其为维权支出合理费用105000元,并提交与知识产权事务所签订的合同证明相关调查和维权费用,但上述费用是否符合合理维权费用的计算标准依据不足。由于原告因被侵权所受实际损失、被告因侵权所获利益及合理维权费用标准均难以确定,根据本案具体情况,考虑到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价值较高,结合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本院酌情确定被告赔偿原告含合理开支在内的经济损失20万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胡八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州宝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维权合理费用)20万元;
二、驳回原告广州宝洁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717元,由原告负担1906元,被告负担3811元,因原告已预交,被告于履行本判决主给付义务时一并返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陈     晶
审 判 员李 沫 雨
审 判 员 郝     杰
 
二○二○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吴     佳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