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与慈溪市周巷彩芬日用百货店、永康市康顺工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7日实务研究434字数 12480阅读模式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浙02民初971号

原告: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杭州湾新区滨海二路**。
法定代表人:茅忠群,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毛爱东,浙江英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楠,浙江英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慈溪市周巷彩芬日用百货店,住,住所地:浙江省慈溪市周巷镇中国食品城******经营者:施彩芬。
委托诉讼代理人:毛亚枫,浙江舜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永康市康顺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住所地:浙江省金华市永康市方岩镇派溪村下店路**v>法定代表人:程春有,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费微,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首先,原告代理人在庭审中已经确认被告彩芬百货店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该证据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据此可以确定,被告彩芬百货店销售的涉案菜刀由陈朝军从被告康顺公司处采购后供应,涉案菜刀的进价为7元、8.5元,被告彩芬百货店在向其采购菜刀前已核实过该菜刀具有自己的注册商标,因此不构成侵权。且,被告彩芬百货店店铺档次低,店面面积小、实际仅售出进货中的少量菜刀,原告起诉后,绝大部分剩余的菜刀均已退给供应商,且均未实际产生混淆结果,销售涉案菜刀获利极少。彩芬百货店经营者已年满60周岁,且只有小学文化。我们不能以一个具有较高学识,甚至熟识商标知识的人的标准去要求她。我们应该以一个淳朴、宽容的心态去看待这样的事件。综上,彩芬百货店认为,原告无证据证明其商标已经驰名,彩芬百货店销售涉案菜刀未对原告商标权构成侵害,就算涉嫌对原告商标权构成侵害,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康顺公司辩称:
一、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行为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康顺公司在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产品图片上单独使用“方太”标识的行为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1.康顺公司对于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具有合法的权利来源,权利处于稳定有效状态。康顺公司的前身为永康市方岩康顺刀具厂(以下简称方岩康顺厂),将其品牌名称定为“方太”有其独特的品牌内涵,并不存在抄袭原告涉案商标、傍原告品牌的可能性,原告也并未有任何证据举证。康顺公司是现第1555572号“”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康顺公司是第1555572号商标原申请人方岩康顺厂转型设立的,于2015年07月07日转让至康顺公司名下,且该商标目前处于有效状态。康顺公司所享有的该注册商标的权利状态稳定。通过康顺公司所提交“来源于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的(2018)京73行初8049号行政判决书”及“来源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2019)京行终7403号行政判决书”中可以看出,康顺公司存在大量真实、有效、规范的商标使用行为。2.康顺公司在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产品图片上所单独使用“方太”标识是对第1555572号“”商标的合理使用,康顺公司使用被控侵权标识的行为具有正当性。通过对第1555572号“”商标所包含的元素进行分析可以看出,该商标的中文“方太”字体未经任何艺术化处理,是整个商标标识的核心识别要素和最具显著性部分。康顺公司将“方太”文字用于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产品图片上,仅系对该注册商标的细微改变和简称,也是符合以中文为惯常称呼的国人的习惯。康顺公司使用被控侵权标识的行为具有正当性和合理性。3.原告并未在起诉状中明确主张被控侵权商品与其涉案商标所核准注册的商品中的具体哪个或哪些商品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康顺公司认为涉案三商标中的任何一个商品与被控侵权产品均不属于同一类似群,也不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在本案中,康顺公司所生产、销售的刀具属于第8类0810类似群,而原告申请注册的第970814号“方太”商标被核准使用的“厨房炉灶;微波灶;电烤箱;吸油烟器;热水器”商品、原告申请注册的第1918833号“方太”商标被核准使用的商品属于第11类,与争议商标所核准的商品归属于不同的类似群,不应被认定为类似商品。且从康顺公司提交的商标局所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04114号“关于第1555572号-‘方太fangtai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中可以看出,商标局也认为第8类切菜刀等商品与第11类厨房炉灶等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不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4.康顺公司在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产品图片上所单独使用“方太”标识与原告所提交的涉案商标(特别是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商标不构成近似。如前所述,康顺公司将其品牌命名为方太有其独特的含义。康顺公司在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产品图片上所单独使用“方太”标识是对第1555572号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具有正当性,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原告所注册的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为中英文文字组合商标,由6个英文字母及两个汉字组成,其中中文部分仅占整个商标文字数量的25%,且其中英文部分在先,居于整个商标的显著位置,故应当认定FOTILE为原告所注册的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商标的显著部分。而“FOTILE”一词为臆造词,无实际含义,与康顺公司在刀具等类似产品及类似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类似产品图片上所单独使用“方太”标识不存在一一对应关系。
因此,康顺公司在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及网络店铺的产品图片上所单独使用“方太”标识与原告所提交的涉案商标(特别是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商标不构成近似。
(二)康顺公司在销售的组合套刀上使用“方太无界系列组合套刀”等文字作为产品名称的行为,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根据康顺公司所提供的“来源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7)浙03民终2128号民事判决书”中可以看出,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案中认定:被诉侵权的“供应欧普正品二三级五孔插座带USB充电”字样是常见的介绍产品表达方式,符合通常商业惯例。考虑到中国相关公众的称呼习惯,第1423367号商标的中文“欧普”字体亦未经任何艺术化处理,是整个商标标识的核心识别要素和最具显著性部分,将“欧普”用于插座产品的描述仅系对该注册商标的细微改变。就本案而言,康顺公司在销售的组合套刀上使用“方太无界系列组合套刀”等文字作为产品名称与该案件中被告的使用情况相同,因此康顺公司在销售的组合套刀上使用“方太无界系列组合套刀”等文字作为产品名称的行为,属于对康顺公司所享有的第1555572号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具有正当性。
(三)康顺公司在网络店铺中使用“方太无界不锈钢套刀不锈钢菜刀”“方太刀具套装”作为商品名称的行为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从天猫网站的现有技术手段来看,在商品名称上无法使用图文并存的商标描述方式,而康顺公司注册商标中核心识别要素和最具显著性部分即为“方太”。在此情况下,康顺公司使用“方太”文字用于商品名称,符合天猫网站商品名称的使用惯例,属于对其所享有专用权的商标的一种合理使用方式。因此,康顺公司在网络店铺中使用“方太无界不锈钢套刀不锈钢菜刀”“方太刀具套装”作为商品名称的行为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四)康顺公司在天猫网站上所开设网络店铺名称为“方太家居旗舰店”,不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康顺公司所开设的“方太家居旗舰店”所销售的产品范围仅包含各类刀具产品,未超出第1555572号商标的核准注册范围,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天猫店铺命名规范规定旗舰店的店铺命名规范为“品牌名+(类目)+旗舰店”,而从天猫网站的现有技术手段来看,在店铺名称上无法使用图文并存的店铺名称描述方式,因此,康顺公司使用“方太”文字用于店铺名称,符合天猫店铺的命名规范,属于对其所享有专用权的商标的一种合理使用方式。
二、原告并未在起诉状中明确主张要求认定涉案三商标中具体哪个商标哪个商品达到驰名的事实状态。
原告提供的证据并未按涉案各商标所主张的事实作区分,全部混在一起含糊其词,无法区分原告所要主张的明确的权利基础和所控侵权事实的对应关系,康顺公司认为原告主张的三个涉案商标均未达到驰名的事实。即使达到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被控侵权标识也不属于对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或翻译,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行为也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误认、混淆。如需认定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行为构成对驰名商标的侵害,根据法律规定需同时满足四个条件。
涉及到本案,康顺公司认为:
(一)原告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涉案任何一个商标已达到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具体理由如下:1.原告所提交的各种证据材料的形成时间与康顺公司被诉侵犯商标权行为发生时间相隔超过3年,不能作为涉案商标在康顺公司被诉侵犯商标权行为发生时已属驰名的证据材料。2.原告所提交的荣誉证明中有大量荣誉证明与涉案商标并无任何关联(如:中国外观设计金奖、企业技术中心、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科学技术发明奖等),即便与涉案商标存在关联的,近年来所获荣誉的商标多为原告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商标,该商标与被控侵权标识并不构成近似,故与本案亦无关联。3.原告所提交的审计报告,所记录的广告宣传费用无法体现商标及商品,不能作为本案认定原告涉案商标广告宣传支出的凭证。4.原告所提交的宣传推广合同,签订主体大多是宁波方太营销有限公司,并非本案的原告,不能作为原告为本案涉案商标宣传所支出的费用凭证,且所签订的广告合同均无法与广告费发票进行对应,无法证明合同已经切实履行。5.原告所提交的宣传推广费支出发票多数付款主体为宁波方太营销有限公司,并非本案的原告,不能作为原告为本案涉案商标宣传所支出的费用凭证,且相关发票无法与广告宣传合同相对应,无法证明相关广告费用支出所对应的商标及商品,不能作为本案认定原告涉案商标的广告宣传支出凭证。6.原告所提交的销售合同,所有销售合同的签订主体均为宁波方太营销有限公司,并非本案原告,合同中所涉商品多为电器类商品,与被控侵权商品不类似。且,合同多为合作框架协议,无法证明原告相关商品的销售金额,原告也未提交销售发票、收款凭证等证据与销售合同进行对应,无法证明相关销售合同已实际履行。最后,即便相关合同已经实际履行,合同中也未体现原告所提交销售合同中所涉商品种类众多,不能作为原告涉案商标在单一商品上已达到驰名状态的证据。因此,原告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涉案商标已达到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
(二)即便涉案商标已经达到了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被控侵权标识不属于对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或翻译。在本案中,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不具有主观恶意,具体理由如下:1.康顺公司通过受让取得了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持续使用该商标。且通过对比可以看出,康顺公司所使用的被控侵权标识系康顺公司所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商标的显著部分,属于对其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具有正当性。康顺公司在刀具上对该商标的使用也已有了一定的知名度。2.康顺公司在收到原告的起诉材料后,已对其所开设的天猫店铺信息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充分考虑原告与自身的混淆可能性,更规范地使用其所享有专用权的第1555572号注册商标。因此,康顺公司并不具有主观恶意。
(三)即便涉案商标已经达到了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行为也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误认、混淆。被控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被核准使用的商品售价差异巨大,不会造成一般消费者的误认、混淆。康顺公司通过长期对第1555572号商标的使用,已经形成了特定的市场格局,不会造成一般消费者的误认、混淆。康顺公司所生产的刀具产品品质较高,且曾获得多项荣誉,已经形成了特定的消费群体,与原告形成了特定的市场格局,不会造成一般消费者的误认、混淆。原告并不生产、销售被控侵权商品,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故答辩人的行为不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
三、康顺公司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康顺公司与原告的经营范围存在明显差异,二者不存在竞争关系。认定两市场经营主体的经营范围是否存在重叠应从“实然”而非“应然”的角度分析,否则会存在人为扩大侵权范围,不利于保护正常的商业行为与交易秩序,就本案而言,康顺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从事各类刀具商品生产和销售,而如前所述,原告并不生产、销售刀具商品,且康顺公司与原告所生产、销售的商品不属于相同类似群,也不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因此二者的经营范围存在明显差异,二者不存在竞争关系。
(二)原告所使用的“方太”商号在方岩康顺厂申请第1555572号商标时不具有知名度。正如原告在起诉状中自认的,原告原名为宁波飞翔厨房设备有限公司,直至1998年才更名为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而方岩康顺厂商标申请时间为1999年12月06日,两者仅相隔1年。而正如原告在起诉状中自认的,原告的“方太”商号是在2004年才被首次评为“浙江省知名商号”,且原告亦未举证其在更名之初对其企业商号的宣传情况,因此原告所使用的“方太”商号在方岩康顺厂申请注册第1555572号商标时不具有知名度。
(三)康顺公司在天猫网站上所开设网络店铺名称为“方太家居旗舰店”并标注R标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康顺公司所开设的“方太家居旗舰店”所销售的产品范围仅包含各类刀具产品,未超出第1555572号商标的核准注册范围,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网店命名也符合“天猫店铺命名规范”,属于对其所享有专用权的商标的一种合理使用方式,不存在攀附原告商号所具有的良好市场声誉的可能性。康顺公司在天猫网站上所开设网络店铺名称“方太家居旗舰店”前标注R标的行为仅意在表明康顺公司在所销售商品上注册有方太相关商标(即:第1555572号“”商标),并非为了攀附原告商号所具有的良好市场声誉,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四)康顺公司在网络店铺宣传页及产品上使用“方太匠心之作”,在网络店铺宣传页中使用“方太?售后”、“方太?20年老品牌”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康顺公司享有的第1555572号商标的中文“方太”字体未经任何艺术化处理,是整个商标标识的核心识别要素和最具显著性部分。从康顺公司所提交的证据可以看出,无论是公安机关、质量检测中心还是各官方颁证单位在对被告第1555572号商标进行称呼时均使用的是“方太”文字。因此,康顺公司在网络店铺宣传页及产品上使用的“方太匠心之作”,以及在网络店铺宣传页中使用“方太?售后”、“方太?20年老品牌”中所包含的“方太”文字仅系对该注册商标的细微改变。结合前述康顺公司商标的特殊含义,并考虑中国消费者的称呼习惯,康顺公司在网络店铺宣传页及产品上使用“方太匠心之作”,在网络店铺宣传页中使用“方太?售后”、“方太?20年老品牌”的行为具有正当性,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从康顺公司提交的荣誉证书可以看出,方岩康顺厂申请商标之前便已在其所销售的刀具商品上广泛使用“”商标,并取得了较高的市场知名度,距离原告公证之日已超20年,因此,康顺公司在网络店铺宣传页中使用“方太?20年老品牌”的行为属于正当的商业行为。
四、即使康顺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利润极低,原告诉请答辩人赔偿50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通过原告所提交的“收款收据、送货单、周巷小百货配送单”等证据可以看出,被控侵权商品在线下的销售单价仅为12元/件,康顺公司在线上所销售的包含4-5件被控侵权商品的“刀具套装”的实际售价也仅在118-168元之间,如为单独销售的刀具单品或线下销售的商品,其利润更低。且康顺公司为了促销,更是经常进行低价促销,甚至有时亏本销售,因此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利润极低。从康顺公司所提交的2015-2019年度税收完税证明中可以看出,康顺公司的纳税金额极低,进一步证明康顺公司的经营收益及产品极低,因此,原告诉请康顺公司赔偿50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原告在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中主张“康顺公司除在天猫网上开设侵权店铺销售侵权产品外,还在拼多多平台上开设了侵权店铺并销售侵权产品,且销量巨大,获利极高”,但原告在本案中并未针对该部分内容提交任何证据,且原告已针对康顺公司及拼多多平台运营方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案号为(2020)沪73民初286号,因此上述内容不应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与本案无关,拼多多上的销售情况亦不应成为本案判赔金额的考量因素。
五、原告要求康顺公司在搜狐网、新浪网网站首页以及《浙江日报》显著位置连续一个月刊登道歉声明,消除侵权给原告造成的不良影响的诉讼请求不合理,不应予以支持。
如前所述,康顺公司的行为未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亦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康顺公司无需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且从法理上而言,赔礼道歉应当针对的是人身利益受到损害的一种责任承担方式,而本案中原告所主张的权利均属于财产利益,即便康顺公司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商标权或构成不正当竞争,也不应当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责任。本案的裁判文书将向社会公开,因此,即便康顺公司的行为确实对原告产生影响,裁判文书的社会公开性亦足以消除相关影响,故康顺公司无需额外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
综上所述,康顺公司认为: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不侵犯原告涉案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具有合法的权利来源,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涉案商标所核准注册的商品不构成相同或类似,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相关公众对于产品来源产生误认。原告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涉案商标已达到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即便涉案商标已经达到了驰名商标的事实状态,被控侵权标识不是对涉案商标的复制、摹仿或翻译,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行为也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误认、混淆,故康顺公司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亦不构成对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即使康顺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利润极低,原告诉请康顺公司赔偿50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主张被告在搜狐网、新浪网网站首页以及《浙江日报》显著位置连续一个月刊登道歉声明,消除侵权给原告造成的不良影响的诉讼请求不合理,且于法无据,应不予支持。请求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本院认定意见如下:
一、对原告方太公司提供的证据部分。
原告提供的证据1和证据20,为第970814号注册商标“方太”商标注册证、第1918833号注册商标“方太”商标注册证、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商标注册证、商标变更证明、核准续展证明、商标续展注册证明等证据,二被告对该组证据的三性均没有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原告当庭撤回证据2-4。
原告提供的证据5、证据10-14、证据21、证据22、证据24均涉及原告方太商标及字号的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其中,证据5为原告方太商标在多个场所的广告牌照片,被告康顺公司提出异议,认为除第159、160页证据外,其他所有广告宣传的拍摄时间、地点均无法、地点均无法辨认关宣传是在此前3年内所做。原告证据10为原告商标、商号及产品所获部分荣誉,被告康顺公司对有原件的且与涉案商标相关且没有严重冲突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主张的权利基础有涉案的三个注册商标,但证据部分将三个商标所获荣誉的证据混在一起,并未区分,无法证明三个涉案商标相对应的荣誉到底有哪些,不能达到原告想要证明的任何一个涉案商标已达到驰名的事实状态的证明目的。对没有原件的、与涉案商标无关的三性均有异议,均不予认可,认为:1.原告所提交的多数荣誉的形成时间与被诉侵犯商标权行为发生时间相隔超过3年,不能作为涉案商标在被诉侵犯商标权行为发生时已属驰名的证据材料;2.原告所提交的荣誉证明中有大量荣誉证明与涉案商标并无任何关联;3.即便与涉案商标存在关联的,近年来所获荣誉的商标多为原告第5298880号“FOTILE方太”商标,该商标与被控侵权标识并不构成近似,故与本案亦无关联。原告证据11为主流媒体对原告商标、商号及产品的部分宣传报道,被告康顺公司对有原件且有第三方权威单位出具的且与涉案商标相关且没有严重冲突、无重复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据关联性有异议,具体意见同上。原告证据12为审计报告,被告康顺公司对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审计报告中所记录的广告宣传费用无法体现商标及商品,不能作为本案认定原告涉案商标广告宣传支出的凭证,故与本案无关联。原告证据13为原告部分广告费合同及广告费发票,被告康顺公司对有原件的合同与发票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无原件的三性均不予以认可,认为原告所提交的所有广告合同均无发票对应,无法证明合同是否切实履行;多数广告合同未明确宣传的商品与商标,无法确定合同宣传的商品和商标与本案是否有关联;多数合同签订主体为宁波方太营销有限公司,而涉案商标均未办理许可备案登记,原告也未提交与宁波方太营销有限公司签订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故宁波方太营销有限公司所签订的上述合同不能作为原告对涉案商标的使用;多数合同的签订时间及宣传期限距离起诉时间(即2019年7月26日)、办理公证的时间(2019年06月13日)已超过3年,无法证明原告在起诉之日前3年内的宣传投入情况,不能作为认定涉案商标起诉时已达到驰名商标事实状态的证据。对证据13中广告费发票的质证意见与广告费合同部分基本一致。原告证据14为原告产品部分销售合同,被告康顺公司对没有原件的销售合同证据三性均不予以认可;对有原件部分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具体意见与证据13基本一致,并认为多数销售合同所涉商品为电器类,与原告主张的被控侵权商品不类似,与本案无关联。即便相关合同已经实际履行,原告所提交销售合同所涉及商品种类众多,也不能作为原告涉案商标在单一商品上已达到驰名状态的证据。原告证据21为行业主流期刊关于原告商标、字号的报道,原告证据22为原告关于方太广告宣传的行业内期刊广告投放量统计,二被告对证据本身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异议,认为这些报道是原告出于商业目的的宣传,很多属于原告自述,相关数据并没有经过权威考证,故不能证明其知名度。原告证据24为(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商评字(2019)第0000067704号“关于第18690432号‘方太’商标不予注册复审决定书”以及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第21788543号‘方太’商标不予注册复审决定书”,拟证明原告注册并使用在“吸油烟机”等商品上的“方太”商标已被该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二被告对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前述证据均涉及其方太品牌的广告宣传投入、市场占有份额、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内容,二被告虽对部分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提出异议,但因各组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特别是原告部分广告费合同及广告费发票已经过审计确认,故可以证明原告对其方太品牌进行了持续、高强度、全方位的广告宣传,并可以证明方太品牌在厨房炉灶、油烟机商品上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和知名度。
原告提供的证据6-9、证据15-19、证据23,均涉及被告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等相关事实以及经济赔偿依据等内容。其中,原告证据6为收款收据、送货单、配送单,被告康顺公司对收款收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收款收据中没有写明菜刀品牌,无法证明其购买的就是涉案产品,与本案不具有任何关联性。对送货单、配送单的三性均有异议,认为送货单和配送单上均无被告彩芬百货店签章,送货单上没有写明菜刀品牌,配送单上未记录任何内容,故与本案不具有任何关联性。原告证据7为被控侵权商品包装及实物照片,被告康顺公司对照片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康顺公司均规范使用了其所注册的商标,所使用的所有标识均未超出该商标元素范围,是对商标的合理使用。原告证据8为(2019)浙甬天证民字第4587、4630、5519号公证书商品页及相关评论节选,被告康顺公司对公证书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有意识地对公证书进行了删减,大量删除了被告天猫店铺中规范使用第1555572号“”商标的内容,误导法官的判断。原告证据9为(2019)浙甬天证民字第5520、4588号公证书,被告康顺公司对公证书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康顺公司所使用的标识并未超出其注册商标的元素范围,是对该商标的合理使用,并非对原告字号的使用。原告证据15为永康市方岩派出所开具的证明,被告康顺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所提交的证明未明确被告商标使用情况,无法证明被告对标识的使用属于不规范使用的情况。相反地,派出所官方出具的证明文件也将康顺公司的商标称为“方太”,因此康顺公司在所注册的商品范围内使用“方太”文字属于对其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原告证据16为(2018)浙金正证民字第3845、3844、4117号公证书及(2018)京求实内经证字第629号公证书商品页节选,被告康顺公司对公证书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康顺公司是对该商标的合理使用。原告证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商标是否有认定驰名商标的必要,被告行为是否侵犯原告方太公司商标权及是否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以及如果构成侵权或不正当竞争,被告应承担何种责任。
针对原告在诉状中提出驰名商标认定问题。原告诉请要求被告康顺公司不得在第8类刀具等商品上单独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并不得将“方太”作为其刀具产品的名称、网络店铺名称进行使用,故提出驰名商标认定的请求。本院认为驰名商标认定是案件事实,需要个案认定和按需认定,而本案康顺公司系第1555572号“”商标的合法持有人,该商标于2001年04月14日获得核准,核定使用商品在第8类“切菜刀、切肉刀、大砍刀、刀”等商品。本案驰名商标的认定将禁止或限制康顺公司对其享有的第1555572号“”注册商标的使用,故对此诉求,原告可通过商标行政程序解决,不在本案审理范围。对原告起诉的其他被诉侵犯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不以涉案商标驰名为事实根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对涉案商标是否驰名不予审查。
针对被告的行为是否侵犯原告方太公司享有的商标权以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问题。本院认为,本案原告对第970814号注册商标“方太”、第1918833号注册商标“方太”、第5298880号注册商标“FOTILE方太”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受法律保护。据已查明事实,“方太”既是原告的企业字号又是原告前述商标的显著部分,原告对其“方太”品牌投入了长期、广泛且高质量的宣传,在吸油烟机、厨房炉灶等领域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效应,为相关公众所知悉。根据法律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不得假借他人商誉谋取不正当利益。本案被告康顺公司作为第1555572号“”商标的合法权利人,应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合理使用注册商标,但其未经原告许可,在所制造、许诺销售、销售的刀具等产品及产品外包装上突出使用或单独使用“方太”字样,并作为产品名称进行使用,还在其开设的天猫网店上使用“方太家居旗舰店”名称、在网络链接中单独使用“方太”文字等行为,客观上攀附了原告方太品牌形成的商誉,引人误认为与原告商品或者与原告存在特定联系,损害了原告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应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对原告要求被告康顺公司停止前述不正当竞争行为之诉请予以支持。因被告康顺公司已主动停止在其网店不规范使用商标标识的行为,故原告要求康顺公司更正在网店内不规范使用标识之诉请,已无再支持的必要。至于原告要求被告康顺公司在多个媒体显著位置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的诉请,本院认为,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被告行为给其商誉造成了损害,故原告该诉请不予支持。至于赔偿金额,由于原告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所遭受的实际损失和被告因侵权获得的违法所得,本院将根据被告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具体表现、持续时间、主观过错、因不正当竞争行为所获得的不当利益以及被告主动更正网店不规范标识等情节,并综合考虑原告方太品牌的知名度、影响力、原告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400000元。因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康顺公司的库存侵权产品及制造侵权产品专用生产模具情况,故对其销毁之请求难以支持。对原告提出的康顺公司在拼多多平台上开设侵权店铺并销售侵权产品等侵权行为,因原告已另案诉讼,故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原告对被告彩芬百货店提出的商标侵权相关诉请,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康顺公司关于原告涉案商标无需认定驰名商标,康顺公司对其注册的第1555572号商标在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内享有专用权,有权进行合理使用等抗辩有理,本院予以支持;但对其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等抗辩,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六条第二、四项、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永康市康顺工贸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即立即停止在其制造、许诺销售、销售的产品、产品外包装、产品名称、网络店铺名称以及对外宣传中突出使用或单独使用“方太”字样,并删除含有“方太”字样的网络链接;
二、被告永康市康顺工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经济损失400000元(包括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三、驳回原告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案件受理费48900,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53900元,由原告宁波方太厨具有限公司负担24906元,被告永康市康顺工贸有限公司负担2899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谢颖
人民陪审员严东妙
人民陪审员王志妃
书记员张伟斌

2020-09-2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