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行于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等与沈阳市沈河区学而思教育培训学校等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8日实务研究48915939字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73民终220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行于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中华路**(532)。
法定代表人:曹银东,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建超,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牛学峰,北京爱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阳学而思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中华路******d法定代表人:樊保荣,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阳学而思教育培训学校,住所地辽宁省,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北大街****法定代表人:樊保荣,理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阳市沈河区学而思教育培训学校,住所地辽宁省沈,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大西路**文峰大厦**法定代表人:樊保荣,理事长。
三被上诉人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向博,北京市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乐学创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怀,住所地北京市怀柔区法定代表人:曹银东。
原审被告:乐学在线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怀,住所地北京市怀柔区法定代表人:曹银东。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关于各方当事人的经营情况
沈阳学而思公司营业执照记载的经营范围包括教育信息咨询、文化艺术交流、企业形象策划、企业营销策划、会议及展览服务、企业管理咨询。沈阳学而思学校登记证书记载的业务范围为文化课补习。沈河学而思学校登记证书记载的业务范围包括数学、物理、化学、语文、英语、生物。
乐学创想公司营业执照记载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咨询、服务、转让、推广,教育咨询,计算机技术培训、舞蹈培训、美术培训、音乐培训(不得面向全国招生),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承办展览展示、会议服务,软件开发,计算机系统服务,销售文化用品、体育用品、工艺品、日用品、服装、鞋帽、电子产品、通讯设备(不含卫星地面接收、发射设备)、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出版物批发、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乐学在线公司营业执照记载的经营范围为软件开发。行于思公司营业执照记载的经营范围包括教育信息咨询,企业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商务信息咨询,会议及展览展示服务,礼仪庆典服务,计算机软硬件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文化用品、教学设备、办公用品、电子产品、家用电器、日用百货销售。
为证明“学而思”教育品牌的知名度,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了2010年至2014年关于“学而思”教育机构获得奖牌、奖杯的照片,包括“最具影响力十大教育集团”“中国十大教育辅导机构”“影响教育六十年优秀品牌,教育集团”“2012年最具品牌影响力教育集团”“2011北京卓越教育·课外辅导”“2011最具影响力教育集团”“中国品牌教育集团20强”“年度爱心公益奖”“最具创新力中国教育集团”“中国最具实力教育集团”“2014最受公众信赖在线教育品牌”“影响教育六十年优秀品牌·在线学习机构”等16项荣誉,上述荣誉均未提交原件。还提交了题为《2016胡润品牌榜公布︱学而思品牌价值重估到69亿》《十年来最佳教育机构揭晓》《2009回响中国最具影响力教辅品牌揭晓》《新浪教育盛典:十佳品牌课外辅导机构奖项揭晓》等14篇网络报道。
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了学而思学校现场教学的照片,并主张是沈阳学而思学校和沈河学而思学校的教学现场照片,还提交了初一年级数学统一教材,主张学而思学校具有完整的教学体系,采用统一教材,从而保证授课内容的体系化和标准化。
庭审中,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北京学而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学而思公司)以普通许可的方式,授权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在教学服务上使用“学而思”商标,沈阳学而思学校和沈河学而思学校由沈阳学而思公司全资设立,因为开展教育培训业务需要相应资质,故沈阳学而思公司设立了沈阳学而思学校和沈河学而思学校。沈阳学而思学校是在沈阳市和平区经营,沈河学而思学校在沈河区经营,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在沈阳地区共同经营学而思品牌,面向整个沈阳市进行招生。因教学资质的要求,授课培训等具体工作均由沈阳学而思学校和沈河区学而思学校完成,沈阳学而思公司对两个学校的运营提供教学资金、教具等教学支持,且在沈阳地区除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之外没有其他主体经营学而思品牌,故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对学而思品牌在沈阳地区的经营共同享有正当权益,应受到法律保护。为此,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了“学而思”商标注册证书及商标授权书,其中载明北京学而思公司在第41类学校(教育)、培训等服务类别中享有第9068528号“学而思”文字商标商标专用权,有效期限自2012年1月28日至2022年1月27日。北京学而思公司分别于2012年4月15日、2012年9月22日、2016年9月22日授权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使用上述商标,授权有效期至2022年1月27日。
庭审中,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还表示在沈阳地区共同开展的学而思品牌教育培训服务,主要是中小学教学的教育培训服务,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亦从事类似业务,故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存在竞争关系。行于思公司表示仅在沈阳地区经营中小学教育培训业务,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并未参与沈阳地区经营。
二、关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本案中,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共同实施了下列不正当竞争行为:一是在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授意下,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处离职的教师王宁在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建立并运营的“学而思家长微信群”中煽动家长离开,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构成不正当竞争。二是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共同实施混淆行为,造成广大学生家长误认为“沈阳乐学培优”机构提供的授课内容是学而思学校课程的内容,或者误认为两者之间或两者开展的课程培训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二项、第四项和第二条构成不正当竞争。具体行为体现为: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在微信号为×××、×××的“沈阳乐学培优”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四篇文章中,突出强调“沈阳乐学培优”机构的教师有“原沈阳学而思任教”的经历,并在文章标题中使用“原某思”“某思”字样;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在发布的广告牌中使用“原学而思”字样,并突出放大。三是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在上述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涉案四篇文章中实施虚假宣传行为,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的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具体行为体现为: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宣传孙静老师有8年教学经验;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将曾在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处任职的孙静、王宁、孙博、魏超男、李安旗、唐胤伯老师宣传为相应学科负责人;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在上述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和广告牌中使用“英语天团”“理科天团”的表述。
庭审中,双方均确认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已无法登录,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中的被诉内容依然存在。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对于广告牌中的行为已经停止不予认可。
(一)关于第一项被诉行为
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了名为“2016级学而思……尖子班(236)”的微信群聊天记录截图打印件,打印件显示昵称为“最严厉的王宁老师”发布了以下内容:“现本人出来澄清一下,我已经提离职了!数学王宁、物理魏鹏、化学孙静老师等10人左右,我们团队都被北京的乐学机构集体挖走,这个寒假开始在沈阳落地”“为了控制上课人数,家长们,本周第15节课还是长期班第15节的原孩子,原时间,数学原老师,物理都换魏鹏老师。只是换了地点”“换句话说,这周学而思的第15节课,学而思上不了了,我需要带着原班的孩子,去其他地方,免费的补回来,不耽误期末,不耽误学习才重要”等。庭审中,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表示,对于发信人为王宁、家长的身份和微信群的建立认证问题均没有证据证明,且上述微信截图打印件也无法提供手机来供法庭进行勘验。
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对于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不认可,认为微信聊天截图均为打印件,真实性无法核实,且发布上述微信的行为非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的公司行为,与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无关。
(二)关于第二项被诉行为
1.微信公众号中的行为
2018年1月15日,沈河学而思学校申请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浏览相关网页情况进行证据保全公证。据此作出的(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04260号公证书载明,下载并安装微信应用程序后,搜索“沈阳乐学”公众号,点击搜索结果中的“沈阳乐学培优”,进入后并关注。该公众号头像中除有“乐学培优”文字外,还包含lexue.com字样。点击查看该公众号各项信息,显示微信号为×××,帐号主体为个人,注册时间为2017年12月28日。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其中有题为《四大名师大咖汇聚乐学!快来看看都有谁?》的文章(以下简称文章一)。该文章发布于2018年1月11日,文章中包括孙静、胡天一、王宁、孙博四名老师的介绍,其中介绍孙静为“8年教学经验,原沈阳学而思初三年级负责人及化学学科负责人”,介绍王宁为“原沈阳学而思初一初二年级负责人”,介绍孙博为“学而思任教一轮现任化学教研负责人”,介绍胡天一为“原天津学而思初中理化负责人”。文章结尾显示的联系人为王宁、孙静。根据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的查询结果,www.lexue.com的网站由乐学创想公司运营。
2018年6月15日,沈河学而思学校申请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浏览相关网页情况进行证据保全公证。据此作出的(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18485号公证书载明,下载、安装微信后登录进入,在“公众号”中搜索“沈阳乐学培优”,关注“沈阳乐学培优”公众号,查看公众号信息,显示微信号为×××,帐号主体为行于思公司,认证时间为2018年5月9日,名称记录中载明“2018年5月3日注册新注册公众号,2018年5月5日新注册公众号改名沈阳乐学培优教育,2018年5月13日沈阳乐学培优教育帐号迁移改名沈阳乐学培优”。涉案公众号于2018年5月15日发表的文章中声明“小伙伴们,我们搬家啦,不用担心什么都没变只是公众号绑定的名称变了”。该公众号于1月17日,发布了题为《名师大咖汇聚乐学陪您度过这个寒假!乐学名师介绍》的文章(以下简称文章二),其中介绍孙静为“8年教学经验,原沈阳学而思初三年级负责人及化学学科负责人”,介绍胡天一为“原天津学而思初中理化负责人”,介绍王宁为“原沈阳学而思初一初二年级负责人”,介绍孙博为“学而思任教一轮现任化学教研负责人”,介绍魏超男为“原沈阳学而思初中教研部老大”,介绍李安旗为“原沈阳学而思育才教研负责人”。5月31日,发布了题为《原某思英语天团强势入驻沈阳乐学,新初一暑假班99元,乐学有英语了!》(以下简称文章三)的文章,其中介绍石东佳为“原沈阳学而思初中部英语总负责人”,唐胤伯为“原沈阳学而思英语小升初教学负责人”,王秋方为“原沈阳学而思英语小升初教研负责人”,荣天一为“原沈阳学而思英语小升初及新初一学科负责人”。
2018年10月11日,沈河学而思学校申请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浏览相关网页情况进行证据保全公证。据此作出的(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9568号公证书载明,在“沈阳乐学培优”微信公众号(微信号为×××)中,6月27日发布了题为“听说某思叶子老师来乐学教小学新三四年级了?是吗?是的!”(以下简称文章四),其中介绍王依业为“原沈阳学而思小低教学负责人”。文章一也在该微信公众号中发布,发布时间亦为1月11日。涉案的文章二、文章三依然存在。
(2018)辽诚证民字第237号、239号公证书载明,公证人员以普通学生家长身份前往“沈阳乐学培优”公众号载明的授课地址进行店内咨询和现场报名,现场贴有支付宝二维码,在二维码上方显示“北京乐学创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字样,现场还贴有微信二维码,微信二维码下方载有“乐学在线”字样;公证员向乐学创想公司的支付宝帐号进行了付款,付款过程中显示收款主体为乐学创想公司。
2.广告牌中的行为
(2018)辽诚证民字第1035号公证书载明,2018年5月15日,沈河学而思学校委托代理人与公证员一起来到位于沈阳市沈河区沈阳路南苇巷附近,对该地点的一处广告牌现场拍照,照片显示(见附件)广告牌中以较大字体显示“99乐学培优学完一暑假”,下方以较小字体显示“原‘学而思’初中部理科天团!小升初备考大咖!”,“原‘学而思’”比其余文字字体略大。广告牌右下角有微信二维码,二维码中间印有“乐学培优”。广告牌中还印有学校地址。(2018)辽诚证民字第1036号公证书载明在位于沈阳市铁西区小北二东路附近亦有相同内容的广告牌。
(2018)辽诚证民字第362号公证书载明,2018年2月26日公证人员按照上述公证书中广告牌载明的地址来到“乐学培优”教育机构,现场有教师在授课。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还提交了高德地图网页打印件,其中显示广告牌中所载地址与“乐学培优”教育机构的地址相同。
(三)关于第三项被诉行为
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在涉案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涉案四篇文章以及涉案广告牌中,如下陈述构成虚假宣传,分别是:
1.介绍孙静老师为“8年教学经验”“原沈阳学而思初三年级负责人及化学学科负责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孙静于2014年6月从高校毕业,2014年7月与广州市越秀区学而思培训学校签订劳动合同,2017年2月沈河学而思学校签订劳动合同,从2014年7月至2018年1月涉案宣传内容发布时不满4年教学经验,故称其有8年教学经验属于虚假宣传;且孙静为化学学科专员,并非负责人。为此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了孙静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劳动合同,其中载明孙静于2014年6月毕业,于2014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任职于广州市越秀区学而思培训学校,于2017年2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任职于沈河学而思学校,担任全职教师。
2.介绍王宁老师为“原沈阳学而思初一初二年级负责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王宁实际为初中一年级教学学科副主管,其工作要向初中学科部负责人李洪峰汇报,其并非初一初二年级负责人。为此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了王宁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劳动合同,其中载明王宁于2014年6月毕业,于2014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任职于沈阳学而思学校,担任职员;2017年7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任职于沈河学而思学校,担任全职教师。
3.介绍孙博老师为“学而思任教一轮现任化学教研负责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孙博仅是普通教师,为此提交了孙博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劳动合同,其中载明孙博于2017年7月毕业,于2017年7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任职于沈河学而思学校,担任专职教师。
4.介绍魏超男老师为“原沈阳学而思初中教研部老大”。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魏超男仅为教研部中考数学组组长,学而思学校不存在所谓老大的职务。为此提交了魏超男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劳动合同,其中载明魏超男于2014年6月毕业,于2014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任职于沈阳学而思学校,担任职员,于2017年7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任职于沈阳学而思学校,担任全职教师。
5.介绍李安旗老师为“原沈阳学而思育才教研负责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学而思学校从未任命李安旗为上述职务,为此提交了李安旗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劳动合同,其中载明李安旗于2014年6月毕业,于2014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任职于沈阳学而思学校,担任职员;于2017年7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任职于沈河学而思学校,担任全职教师。
6.介绍唐胤伯老师为“原沈阳学而思英语小升初教学负责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唐胤伯为普通教师,未担任上述职务。为此提交了唐胤伯的劳动合同,其中载明唐胤伯于2017年7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任职于沈河学而思学校,担任专职教师。
7.文章三的标题使用“原某思英语天团强势入驻沈阳乐学”的表述、涉案广告牌中使用“原学而思初中部理科天团!”的表述。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所谓“英语天团”是最高级词汇,且宣传中使用该词亦无事实依据。
庭审中,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根据(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04260号公证书,个人注册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号为×××)的头像显示有乐学培优和lexue.com字样,查询该网站,显示该网站的运营主体为乐学创想公司;在lexue.com网站中提到了乐学在线;在乐学培优现场教学场所实际交费时,显示有带有“乐学在线”字样及收费主体为乐学创想公司收款码,故认为上述情况可以证明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共同经营了涉案微信公众号,共同完成了本案主张的各项不正当竞争行为。
行于思公司认可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由其运营,对于公众号发布了涉案四篇文章亦不持异议,不认可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由其运营;主张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注册之后,将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中的文章全部迁移过来,且孙静、王宁是行于思公司的员工,于2018年1月22日入职。行于思公司还认可涉案广告牌中的广告是由其发布。
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均认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与其无关,非其所为。
三、关于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的抗辩意见
(一)乐学创想公司的抗辩
在沈河学而思学校诉王宁、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中,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辽0103民初2696号民事判决认定,王宁自行离职后加入沈阳乐学培优机构,违反了竞业限制的约定,应支付沈河学而思学校违约金15万元。乐学创想公司据此认为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在上述案件中诉称王宁煽动学而思学校的学生、家长离开学而思而转往乐学培优上课,给学而思学校造成了经济损失,对此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明确认定了王宁行为给学而思学校造成的损失15万元,因此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就该部分的损失已获得赔偿,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无权在本案中就同一事实重复主张。
(二)乐学在线公司的抗辩
乐学在线公司提交了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乐学在线”的网页打印件,其中载明查询结果包含乐学在线公司、新疆乐学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广州乐学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福州猫猫乐学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乐学在线公司还提交了在国家行政管理总局网站查询“乐学在线”商标的网页打印件,其中载明“乐学在线”文字商标的申请人为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据此主张微信二维码下方的“乐学在线”无法证明与乐学在线公司有关。
(三)行于思公司的抗辩
(2018)京国立内证字第3456号公证书载明,关注“沈阳学而思”微信公众号,该帐号主体为沈阳学而思学校。点击发布于2018年3月8日之前的宣传文章,页面显示几乎均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其中有4篇文章可以浏览内容。在学而思公众号内搜索“王宁”,结果显示有含有“每日一题的王宁老师”“王宁老师带你玩转寒假学习”内容的两篇相关文章,点击查看文章内容,页面显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在学而思公众号内依次搜索“尖端”“名师”“状元”,均显示有相关文章,点击查看文章内容,大多数文章显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在该公众号内搜索李安旗,搜索结果有含有“分流体系的李安旗老师”内容的一篇文章,点击查看文章内容,页面显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在该公众号内搜索“石东佳”,一篇文章内包含“沈阳学而思初中英语负责人——石东佳老师”的内容。行于思公司依据上述证据主张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系统性删除公众号中的文章,企图隐匿相关事实;石东佳为“沈阳学而思初中英语负责人”,而石东佳仅毕业不足四年,即被任命为负责人,则由此推知王宁、孙静等人被任命为各科目的负责人也有很大可能,足以证明行于思公司的宣传符合客观事实。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表示删除部分宣传文章是由于相关老师已经离职,故不再对离职老师进行宣传。
行于思公司提交了“沈阳乐学培优”微信公众号自2017年12月30日至2018年11月21日之间发布的文章题目截屏打印件,其中显示全部文章数量约近千篇,自2017年12月30日至2018年6月27日(文章四发布的时间)行于思公司共发布了约250篇文章。行于思公司据此主张涉案四篇文章占全部文章的比例极低,行于思公司未将任课老师曾在学而思学校工作作为宣传重点。
行于思公司提交了关于学而思培训学校的媒体报道网页打印件,包括题为《学而思涉嫌违规办学被叫停,官方:要有底线》《教育部严查超纲教学!!南京学而思再被调查》的文章等;还提交了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通报表扬北京贵阳等地的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的网页打印件,其中载明“对学而思…等违规培训机构进行现场执法”。行于思公司据此主张学而思培训学校被曝出诸多丑闻,社会形象欠佳。
行于思公司的开户许可证载明,行于思公司于2018年1月25日取得中国建设银行颁发的开户许可证,行于思公司主张在上述时间之前其是通过委托关联公司代收款的形式收取学生报名费用。
行于思公司提交了涉案广告牌的彩色打印件,该打印件是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的公证书中截屏所得,行于思公司据此主张其未对“原学而思”字样进行突出标示,而是突出标示了“99元乐学培优学完一暑假”这个营销活动,该部分内容字号明显放大,且字体区别于其他内容,占据了广告牌的主体位置;“原”字也是突出说明了乐学培优与学而思不是同一家教育机构。
(2015)海民初字第17417号任甲玉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名誉权、姓名权、一般人格权纠纷民事判决认定,自然人的个人工作经历信息是其行业经历的组成部分,与其目前的个人行业资历信息具有直接的相关性及时效性;该种个人资历信息正是客户或学生借以判断的重要依据,也是作为教师诚实信用的体现,这些信息的保留具有客观必要性。行于思公司据此主张当事人自己尚不能随意要求删除自己曾经的工作经历,其他人更不能通过要求删除当事人的经历,强迫当事人自行遗忘,这也侵犯了当事人自己的一般人格权和公众的知情权。
四、其他情况
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还提交了石东佳、王秋方、荣天一的毕业证书和劳动合同,以及王依业的劳动合同。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本案中不再主张与上述老师相关的内容。
乐学创想公司提交了(2018)京国立内经证字第643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了“学而思培优”网中关于非涉案老师的介绍情况;还提交了(2018)京国立内经证字第71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了学而思APP关于非涉案老师的介绍情况。
“乐学培优”手机APP相关信息网页打印件显示,“乐学培优”手机APP的开发者为乐学创想公司。
“乐学培优”及乐学创想公司荣获的各类奖牌、荣誉及相关报道复印件包括“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员单位”“2018年度最佳学习教育APP奖”等。上述证据均未提交原件。
上述事实,有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的公证书、劳动合同、微信聊天记录截屏、授权书、毕业证书、照片、网页打印件、商标证,乐学创想公司提交的公证书、网页打印件、判决书、照片,乐学在线公司提交的网页打印件,行于思公司提交的网页打印件、公证书、许可证、判决书以及法院的质证笔录、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各方提交的证据以及庭审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有以下三项:一是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是否为适格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二是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涉案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是如果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承担何种法律责任。一审法院针对上述内容逐项进行评述。
一、关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的主体资格
关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一审法院考虑到,首先,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混淆行为中提到了“原沈阳学而思”,主张的虚假宣传行为中涉及的老师也曾任教于沈阳学而思学校或沈河学而思学校,故被诉不正当竞争行为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具有利害关系。其次,根据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的陈述和现有证据,沈阳学而思学校和沈河学而思学校具体运营教育培训工作,沈阳学而思公司参与沈阳学而思品牌的经营,故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在沈阳地区共同经营学而思品牌;且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表示在沈阳地区无其他主体经营学而思品牌,亦无证据显示除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之外还有其他主体经营学而思品牌,故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通过其正当经营、合法竞争获得了竞争优势,由此产生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综上,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是本案的适格原告,有权就侵犯其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本案诉讼。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辩称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体不适格,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关于第一项被诉行为
针对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在微信群发布信息煽动家长离开的行为,首先,从证据形式方面,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的相关微信聊天记录打印件,没有提交手机供法庭勘验,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无法核实,不符合证据性形式的要求。其次,从证据内容方面,聊天记录中相关内容的发布人身份、发布时间、微信群的组成人员身份等情况,均无证据予以证明,仅凭发布人名为“最严厉的王宁老师”和在其发布的内容中提到了“乐学机构”,无法证明王宁存在在学而思学校家长微信群中煽动家长离开的行为,亦无法证明该行为由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授意王宁所为。故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第一项不正当竞争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第二项被诉行为
1.关于行为主体
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主张的第二项不正当竞争行为,是针对微信号为×××、×××的“沈阳乐学培优”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以及广告牌中的广告语,对此,一审法院需要首先判断涉案微信号发布涉案文章以及在广告牌中发布广告的行为,是否为行于思公司、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所为。
对于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认证主体是行于思公司,行于思公司对于实际运营该公众号亦表示认可,故一审法院确认该微信公众号由行于思公司运营。
对于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认证主体仅显示为个人,并未明确显示具体运营主体,行于思公司不认可该微信公众号由其运营。但考虑到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在注册后将上述个人注册的公众号的内容全部迁移至其公众号内,该个人注册的公众号发布的涉案文章末尾留的联系方式是已任职于行于思公司的王宁、孙静老师,且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公众号搬家的文章,综上,可以确认该公众号与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运营主体相同,均为行于思公司。
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基于微信

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行于思公司为证明其上诉主张提交了以下证据:1.最高人民法院、“央视新闻”微博发布的文章,证明在一般日常使用中,“天团”不具有最高级的含义,所谓“天团”并非唯一,也无“天团”就是最好的其他均不及“天团”的效果;2.沈阳学而思学校在“沈阳学而思”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新一年级|小豆包成长领路人大集合”、沈河学而思学校在“沈阳学而思双师课堂”微信公众号发布的“这,是你想要的课堂么?”,证明其使用“英语天团”“初中部理科天团”进行宣传只是引用了沈阳学而思学校和沈河学而思学校的说法;3.(2017)最高法民申4920号民事裁定、(2006)苏民三终字第94号案件判例,证明其向公众介绍曾任教原学而思经历的主要意图是为了向公众如实介绍教师个人经历,不应当被认定为“攀附”。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质证称,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本院对行于思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庭审中,行于思公司主张虽然孙静老师大学毕业时间尚不足八年,但孙静在大学读书期间就开始兼职从事教师工作,然而行于思公司并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对此亦不予认可。另,行于思公司主张虽然“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员单位”“金粉笔”没有原件,但其在一审阶段曾当庭出示部分荣誉证书的原件,并非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证据均未提交原件”。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对上述主张不持异议,亦有一审阶段证据交换笔录予以佐证,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其他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行于思公司宣传时强调涉案教师在学而思学校的任教经历及使用“原某思”“某思”“原学而思”字样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二、行于思公司是否实施了虚假宣传行为;三、若侵权成立,一审判决认定行于思公司所应承担的侵权责任是否适当。
一、行于思公司宣传时强调涉案教师在学而思学校的任教经历及使用“原某思”“某思”“原学而思”字样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
本案中,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在沈阳地区共同经营学而思教育品牌,行于思公司的经营范围亦包含教育信息咨询,双方均从事教育培训服务领域,并且均位于沈阳地区,在业务领域、消费群体等方面存在广泛重合,具有竞争关系。在教育培训服务领域,教学实力、师资力量是影响经营者能否取得竞争优势的关键因素,同时也是学生、家长等相关公众在选择某一培训机构时的重要考量因素,相关经营者在宣传推广等经营活动中,应如实介绍教学实力、教师个人从业经历等情况,从而使意图参加培训的相关公众对培训机构的教学实力和师资力量作出客观真实的判断。根据现已查明的事实及在案证据,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经授权共同经营的学而思教育品牌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此情况下,行于思公司作为同地区、同行业的经营者,其在暑假前期的广告宣传中强调乐学培优教育机构的教师曾在学而思学校的任教经历,在宣传文章标题中使用“原某思”“某思”字样,并在广告牌的有限宣传语中突出介绍教师的“原学而思”任教经历,学生、家长等相关公众在接触到该宣传内容时,会认为乐学培优教育机构可以提供与学而思学校同等水平的教学服务,以及乐学培优教育机构具有较强师资和市场竞争力,易使相关公众放弃选择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行于思公司的上述行为,不仅在主观上具有攀附学而思品牌影响力从而增加自己交易机会的意图,客观上也使行于思公司不正当地提升了自身的市场竞争优势,获得了更多的交易机会,同时易使相关公众放弃选择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从而影响到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的市场竞争力和交易机会,致使其合法利益受到损害,亦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秩序。因此,行于思公司的上述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已构成不正当竞争。
二、行于思公司是否实施了虚假宣传行为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经营者具有下列行为之一,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一)对商品作片面的宣传或者对比的;(二)将科学上未定论的观点、现象等当作定论的事实用于商品宣传的;(三)以歧义性语言或者其他引人误解的方式进行商品宣传的。以明显的夸张方式宣传商品,不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不属于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日常生活经验、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发生误解的事实和被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进行认定。”该条所指“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系1993年12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应上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
本案中,行于思公司主张其在涉案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介绍孙静有8年教学经验、介绍六名教师为原学而思学校相关科目负责人以及在涉案文章或广告牌中使用“原某思英语天团强势入驻沈阳乐学”“原学而思初中部理科天团”宣传语的行为不构成虚假宣传。对此,本院认为,如前所述,在教育培训服务领域,师资力量往往是学生、家长等相关公众在选择某一培训机构时的重要考量因素,而行于思公司作为教育培训机构应当如实介绍教师从业经历,从而使意图参加培训的相关公众对培训机构的教学实力和师资力量作出客观真实的判断。首先,根据本案现已查明的事实,孙静系于2014年大学毕业,至今尚不足8年时间,行于思公司虽在上诉主张孙静在大学期间即兼职从事教师工作,但其并未提交证据予以佐证,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对此亦不予认可,故在案证据可以认定行于思公司对孙静教学经验的宣传介绍与事实不符。其次,根据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提交的相关劳动合同显示,涉案六名教师均系沈阳学而思学校或沈河学而思学校的普通教师,并非相关学科负责人;行于思公司主张有关涉案六名教师系原学而思学校相关学科负责人的宣传内容来源于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的微信公众号宣传文章,但其亦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佐证,故行于思公司的该项诉讼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最后,行于思公司在涉案文章或广告牌中使用了“原某思英语天团强势入驻沈阳乐学”“原学而思初中部理科天团”具有歧义的表述,且“天团”一般意指在某个领域具有绝对优势,“理科天团”“英语天团”的表述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该教育机构的师资力量系行业最优,属于夸大事实或引人误解的宣传。因此,行于思公司的上述宣传行为与事实不符,容易误导消费者,已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的虚假宣传行为。行于思公司的该项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三、一审判决认定行于思公司所应承担的侵权责任是否适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本案中,关于停止侵害、消除影响,鉴于行于思公司在“沈阳乐学培优”微信公众号(微信号:×××)及广告牌中的部分宣传行为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误导了相关公众,并在相关市场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故行于思公司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的法律责任。对于消除影响的具体方式,一审法院考虑到被诉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因素,酌情确定行于思公司通过在微信号为×××的微信公众号显著位置连续24小时刊登声明的方式,消除因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造成的影响,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赔偿损失,如前所述,行于思公司通过在暑假前期宣传中对教师从业经历的不实陈述及使用“原某思英语天团强势入驻沈阳乐学”“原学而思初中部理科天团”等夸大或引人误解的宣传语,攀附了学而思品牌的影响力,不正当地提升了自身的市场竞争优势,获得了更多交易机会和较高收益;同时也使得处于同一地区的同行业经营者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的合法利益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损害。因此,行于思公司依法应当承担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对于赔偿损失的具体数额,鉴于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未举证证明受害方因被诉侵权行为所遭受的实际损失或侵权方因此获得的非法收益,故一审法院在综合考虑学而思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行于思公司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的情况下,酌情确定行于思公司应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数额合理,本院予以确认。关于合理开支,虽然沈阳学而思公司、沈阳学而思学校、沈河学而思学校未提供相关票据,但因本案确有公证取证、委托律师出庭应诉的事实,故一审法院酌情确定行于思公司赔偿合理开支1万元,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原审被告乐学创想公司、乐学在线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放弃举证、质证及答辩的权利。
综上所述,行于思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亦无不当,应予维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950元,由沈阳行于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马兴芳
审判员杨绍煜
审判员宋晖
法官助理刘珈彤
书记员隗傲雪

2020-09-27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