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丘县友趣饮品厂等与好丽友食品有限公司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455字数 7516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73民终257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封丘县友趣饮品厂,住所地河南省封丘县陈固镇周庄。
法定代表人:周玉忠,总经理。(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东丽,河南洲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好丽友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全兴路**。
法定代表人:李揆洪,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丹丹,北京创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芳,北京创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物通时空网络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
法定代表人:贾信河,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镕诚,河南班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仕豪,河南班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物通时空公司述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好丽友公司原审诉称:1.二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第6236874号、第6972285号、第14517055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封丘饮品厂立即停止在其生产的饮料产品容器、包装及商业活动中使用“好友趣”字样,物通时空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经营的中国食品招商网(www.spzs.com)中为封丘饮品厂生产的带有“好有趣”字样的饮料产品进行宣传;2.二被告共同赔偿好丽友公司经济损失1950000元和合理开支110000元(包括公证费10100元、律师费90000元和差旅费9900元)。事实与理由:好丽友公司经核准在第29类土豆片等商品上享有第6236874号“好友趣Light”文字商标、第6972285号、第14517055号“好友趣及图”注册商标的商标专用权,涉案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封丘饮品厂在其生产销售的蓝莓汁、芒果汁、葡萄糖补水液、苏打水等饮料产品的容器、包装及商业宣传活动中使用带有“好友趣”字样的标识,与涉案商标构成相同、近似商标,使用该标识的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上述使用行为足以使相关公众发生混淆、误认,侵犯了好丽友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物通时空公司在其经营的中国食品招商网(www.spzs.com)上为封丘饮品厂生产销售的侵权商品进行宣传,亦侵害了好丽友公司的注册商标权。

封丘饮品厂主张被诉产品并非其生产,但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封丘饮品厂还主张被诉产品与涉案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不同,未侵害好丽友公司的商标权,并提交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6年4月26日发布的《关于第8512108号“好友趣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该裁定书载明申请人为封丘饮品厂,好丽友公司的第8512108号“好友趣及图”商标在啤酒饮料制剂商品上予以维持,在其余商品上予以无效。好丽友公司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不持异议,确认上述裁定已经生效,但认为上述裁定恰恰可以证明封丘饮品厂在2015年6月24日前即已知道涉案商标,却仍在被诉产品上使用被诉标识,主观恶意明显。
物通时空公司主张其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在审核封丘饮品厂产品信息时,已尽到充分注意义务,为此提交了以下证据:1.中国食品招商网页面打印件。该打印件显示网站的“使用帮助”栏,其中有如何发布招商、代理、供应、求购、产品、合作信息的内容。2.中国商标网页面打印件及封丘饮品厂的企业信息,其中载明封丘饮品厂在第32类豆类饮料、乳酸饮料、苏打水、无酒精饮料等商品上注册享有第7172796号“友趣YouQu”商标,有效期自2010年7月14日至2020年7月13日;封丘饮品厂在第32类水、纯净水、啤酒、柠檬水、苏打水、无酒精饮料等商品上注册享有第15388763号“友趣”商标,有效期自2015年11月21日至2025年11月20日。物通时空公司据此证明其已对封丘饮品厂的营业执照和商标信息进行过审核,尽到了注意义务。3.物通时空公司工作人员徐楠与物通时空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镕诚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微信记录显示,徐楠与刘镕诚说“客户说我们胜诉了,让把服务和广告开了”“好的,还没有开”“何经理186XXXX****,就是这个人让开服务的”,物通时空公司据此证明其对网站中的信息是被动审查,在好丽友公司提出侵权诉讼后已对封丘饮品厂进行了屏蔽,无法搜索到与封丘饮品厂及其产品相关的信息。封丘饮品厂不认可中国食品招商网中的涉案信息是其发布。好丽友公司认可涉案信息系封丘饮品厂发布,亦认可中国食品招商网中与涉案商标相关的内容已不存在。
三、关于经济损失赔偿数额
为证明封丘饮品厂侵权范围较广,侵权获利巨大,好丽友公司提交以下证据:1.(2018)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1678号公证书,载明2018年3月8日,在IE浏览器的网页地址栏输入网址www.xxmryp.com,进入“河南省好友趣食品有限公司”页面,页面底端有“封丘饮品厂AllRightsReserved”字样。首页有“年产量达30万多吨”“销售收入3.1亿元”的字样,页面底部有封丘饮品厂的字样。在其芒果汁、蓝莓汁、山楂汁、葡萄糖补水液、原味苏打、蜜桃苏打、芒果苏打、青柠苏打、雪梨苏打等产品上均有被诉标识。点击“新闻中心”,进入新闻中心页面,有“5000件葡萄糖补水液,定金已转”“山东整车发走”“山东肥城定金一万已转”“云南新年第一车已发走”等新闻。ICP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显示www.xxmryp.com的网站由封丘饮品厂运营。2.(2018)京国信内经证字01679号公证书载明:2018年3月8日,在搜狗搜索输入“成都糖酒会倒计时,选品神器来了,我有我态度,谁也不‘忽悠’!”,点击搜索结果第四条,进入“快消品经销商”微信公众号的文章页面,发布时间为2018年2月27日,文章中有被诉产品的配图。使用手机登录微信后,扫描文章中的二维码,添加微信名为“何琪”、头像为被诉标识的微信用户为好友,该用户朋友圈背景图片为带有封丘饮品厂公章的银行账户信息。2016年9月14日至2018年3月8日发布的朋友圈为被诉产品宣传图片或与销售被诉产品相关的内容。好丽友公司还提交何琪的微信朋友圈打印件,其中显示2018年3月9日至2018年3月18日发布了被诉产品宣传图片或与销售被诉产品相关的内容,还包括封丘饮品厂于2017年9月14日授权青海省玉树州玉树市永鑫商贸、王和星好友趣葡萄糖补水液指定产品经销商的授权书,授权日期为2017年9月14日至2018年9月13日。3.与名称为“可小一小点”的用户的微信聊天记录,该用户表示被诉产品在郑州、中牟、洛阳、商丘、新乡均有销售点,好丽友公司主张“可小一小点”的用户即是何琪,并提交了上述用户寄送的芒果汁饮料和蓝莓汁饮料,上述饮料中亦印有被诉标识,并载明生产商为封丘饮品厂。
为证明封丘饮品厂主观恶意明显,好丽友公司提交2018年2月28日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网站上进行商标查询的网页打印件。该网页打印件载明封丘饮品厂于2017年7月19日、2017年9月14日在第32类商品上申请“好友趣葡萄糖补水液Haoyouqu”“好友趣生理盐水补体液Saline”商标,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于2016年5月26日在第32类商品上申请“好友趣”文字商标,商标流程状态显示2017年5月26日“等待驳回复审”。
四、其他情况
好丽友公司还提交以下证据:1.(2017)最高法民申1908号民事裁定书,其中载明封丘饮品厂将其注册商标“名仁苏”与臆造词“打水”组合使用,侵害了明仁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好丽友公司据此证明封丘饮品厂此前曾有过侵害案外主体商标权的行为。2.封丘饮品厂、河南好友趣食品有限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其中显示封丘饮品厂原法定代表人为周玉祥,封丘饮品厂曾因生产的无汽苏打水饮料不能保持应当具备的生产条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被行政处罚。河南好友趣食品有限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显示,其法定代表人及股东为周玉祥。3.“好友趣”包装装潢外观设计专利证书。4.安工商处字(2011)第39号、安工商处字(2015)第131号潮安县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案外人在膨化食品上使用“好友趣”字样受到行政处罚。5.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3659334号“好友福HAOYOUFU及图”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关于第10961775号“趣友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据此证明“好友趣”商标的被保护情况。6.北京奥富平面设计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7日出具的《设计代理协议履行情况证明》及黄山永新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7日出具的《印刷代理履行情况证明》。
好丽友公司主张二被告赔偿其支付的合理开支,并提交金额为10000元的律师费发票9张,金额分别为1200元、2200元、3000元、1600元、2100元的公证费发票5张,金额为1212元的检索费发票1张,以及相关差旅费发票。
原审法院认为:
好丽友公司在第29类土豆片等商品上取得了第6236874号“好友趣Light”文字商标、第6972285号“好友趣及图”商标以及第14517055号“好友趣及图”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上述商标权权利状态稳定,且均在有效期内,好丽友公司有权对侵害其商标权的行为提起诉讼。
好丽友公司主张封丘饮品厂未经许可在其生产的果汁、苏打水、葡萄补水液等饮料产品中使用了与涉案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好友趣”标识,并在其官方网站和其他网站中进行宣传,侵害了好丽友公司的商标权;物通时空公司在其经营的“中国食品招商网”上为封丘饮品厂生产销售的被诉产品进行宣传,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项亦侵犯了好丽友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审法院对好丽友公司的上述主张逐项进行分析。
一、关于封丘饮品厂的行为
封丘饮品厂不认可被诉产品是其生产,对此,原审法院认为,被诉商品中载明生产商为封丘饮品厂,所谓的制造商“河南省友趣饮品有限公司”并非真实存在的市场主体,且封丘饮品厂官方网站的运营人亦为封丘饮品厂,在中国食品招商网中显示的被诉产品供应商亦为封丘饮品厂,综合在案证据可以确认被诉产品由封丘饮品厂生产。封丘饮品厂主张其并未生产被诉产品,但未提交相应证据,且与现有证据反映的事实情况明显不符,故原审法院对其该项抗辩不予支持。
对于封丘饮品厂是否侵犯了好丽友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审法院考虑到:
第一,封丘饮品厂使用被诉标识的行为是否为商标性使用。封丘饮品厂在被诉产品的容器、包装箱以及对外宣传中均使用了“好友趣”标识,位置明显、突出,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效果,故封丘饮品厂对被诉标识的使用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
第二,原被告提供的商品是否构成“类似商品”。根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包括土豆片、牛奶制品等,封丘饮品厂生产的商品为果汁、葡萄糖补水液、苏打水等饮料。原审法院考虑到:首先,土豆片、牛奶制品等商品和饮料均系常见的快消商品,其功能和用途均在于为消费者提供方便、快捷的饮食;其次,两者的消费对象多为普通大众消费者,且消费者认为同一生产主体同时生产销售该两类商品或生产主体间存在关联关系的可能性较大;再次,两类商品多通过便利店、超市等市场主体进行销售,在实际销售中的摆放位置多在相同或相近区域,亦或搭配售卖。因此,土豆片、牛奶制品等商品与果汁等饮料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较大关联,可以确认原被告提供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
第三,被诉标识与涉案商标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商标。封丘饮品厂使用的被诉标识主要为薯片形状上印有“好友趣”字样,“好友趣”三个字为白色字体搭配蓝色悬浮效果阴影,并按照字号从大到小的顺序排列,三个字位于由红色与银色组成的薯片形状的背景中,图形外侧有银色弧形装饰。被诉标识与第6972285号、第14517055号“好友趣及图”商标从文字、字体、图形、各要素的组合以及呼叫方面高度近似,仅在颜色方面存在差别,故被诉标识与该两枚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同时,被诉标识中发挥显著识别作用的是“好有趣”文字,第6236874号“好友趣Light”文字商标中发挥显著识别作用的亦是“好友趣”文字,故被诉标识与该枚商标亦构成近似商标。
第四,是否容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原审法院考虑到,首先,涉案商标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且在日常生活的消费场景中消费者通常会将两者搭配购买;其次,封丘饮品厂在果汁等饮料商品中使用的被诉标识与涉案商标高度近似,尤其是被诉标识与好丽友公司实际使用的带有颜色的第6972285号、第14517055号“好友趣及图”商标视觉上基本无差异。上述情形均容易使消费者误认为被诉商品是由好丽友公司生产或与好丽友公司之间存在关联关系,进而造成消费者的混淆。
综上,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封丘饮品厂在其生产的果汁、苏打水、葡萄补水液等饮料产品的容器、包装上使用了被诉标识,并在其官方网站和其他网站中进行宣传,侵犯了好丽友公司就涉案商标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二、关于物通时空公司的行为
根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提供网络交易平台等,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项规定的提供便利条件。本案中,物通公司经营的中国食品招商网为封丘饮品厂生产的被诉产品提供饮品招商信息,判断其是否构成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应当考虑其主观过错。对此,原审法院考虑到:第一,根据在案证据,涉案信息为用户发布,物通时空公司并未对该信息进行主动推荐和编辑。第二,好丽友公司在起诉前并未向物通时空公司发出通知,亦无证据显示物通时空公司明知封丘饮品厂存在侵犯商标权的行为。第三,物通时空公司收到起诉材料后,对网站中的侵权内容及时采取了措施,好丽友公司对此亦不持异议。综上,原审法院认为物通时空公司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不存在故意为侵犯好丽友公司商标权的行为提供便利条件的行为,未侵犯好丽友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在物通时空公司的被诉行为已经停止的情况下,物通时空公司不应承担侵权责任,故对好丽友公司对物通时空公司提出的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由于物通时空公司的被诉行为已经停止,原审法院对于好丽友公司要求物通时空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不再另行判令。
三、关于法律责任
好丽友公司要求封丘饮品厂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经济损失赔偿数额,鉴于双方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好丽友公司的实际损失或封丘饮品厂的违法所得,原审法院考虑到:第一,涉案商标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第二,根据封丘饮品厂网站的介绍,被诉产品产量较大,销售收入较高,且存在经销商代理销售的情形;第三,封丘饮品厂曾对第8512108号“好友趣及图”商标提出异议,说明其在2015年6月24日前即已知晓涉案商标,却仍在被诉产品上使用被诉标识,主观恶意明显;第四,封丘饮品厂的侵权行为持续时间较长,且在诉讼过程中尚未停止。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上述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好丽友公司主张的赔偿数额过高,原审法院不再全额支持。关于合理开支部分,好丽友公司提交了相应证据,原审法院对其中合理部分予以支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
在二审期间,封丘饮品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第7172796号商标注册证,证明上诉人拥有商标权;2.第24060638号“好有趣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裁定书,证明两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3.第6972285号第29类“好有趣”注册商标连续三年不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书,证明该商标在豆奶商品上被撤销。好丽友公司质证意见为:证据1不构成新证据,是一审过程中存在的证据;证据2不是薯片上注册的商品,与本案无关,不认可证明目的;证据3没有公告,生效时间晚于侵权时间,商品是豆奶,非被上诉人一审主张的商品。物通时空公司质证意见为,上述证据与我公司无关。本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系原审判决已查明的事实,并非新证据;证据2中的第24060638号“好有趣及图”商标,并非被上诉人主张权利的涉案商标,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且不能证明其相关主张成立,本院不予采信;证据3并非新证据,且不能证明上诉人相关主张成立。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提交的商标注册证、专利证书、证明、审计报告、合同、发票、裁定书、公证书、公示报告、授权书、实物、微信记录、检索报告,封丘饮品厂提交的裁定书,物通时空公司提供的网页打印件、营业执照打印件、微信记录以及庭审笔录、谈话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关于被诉商品与好丽友公司主张权利的涉案商标使用的商品是否构成类似商品,被诉标识与好丽友公司主张权利的涉案商标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商标,以及是否会导致混淆。原审判决对上述问题均已进行了论述,相关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在此不再赘述。上诉人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上诉人在其生产的果汁、苏打水、葡萄补水液等饮料产品的容器、包装上使用被诉标识,并在其网站和其他网站上进行宣传,容易使消费者认为被诉商品是由被上诉人生产或与被上诉人存在特定关联,进而造成消费者的混淆,故上诉人的上述行为侵犯了被上诉人就涉案商标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审判决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均同意在法庭主持下进行调解,且原审法院明确告知当事人调解时间不计入审限。原审诉讼存在扣除调解期间及因案情疑难、复杂而延迟审限期间的情况,鉴于上述情况原审诉讼未超过法定审限,故上诉人关于原审未在审判期限内审结本案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封丘饮品厂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750元,由封丘县友趣饮品厂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斌
审判员杨绍煜
审判员张宁
法官助理崔霖
书记员丁欣

2020-09-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