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与京山童梦园游乐城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4日实务研究727字数 3768阅读模式

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鄂08民初41号

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ROIVISUALCo,Ltd.),住所地大韩民国首尔特别市江**鹤洞路30道,5,**(论岘洞,YangjinPlaza),经营者注册登记号211-87-50168。
法定代表人:李东雨,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玉婉,湖北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晨,湖北智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京山童梦园游乐城,经营场所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京山市新市镇京源大道**,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2420821MA4CM25Q5T。
经营者:邬顺。

根据上述认证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本院认定如下事实:
韩国动画片《变形警车珀利》由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制作,先后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央视网及相关网络平台播出。2013年12月2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聘请变形警车珀利担任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马路天使”公益项目爱心大使。2016年,人民网举办的第14届韩国品牌大奖评选活动中,变形警车珀利品牌的卡通玩具荣获韩国卡通玩具类最喜爱的韩国品牌。
2015年至2016年,原告将该动画片中的动漫形象珀利ROBOCARPOLI-TransformableToyPoli、罗伊ROBOCARPOLI-TransformableToyRoy、安巴ROBOCARPOLI-TransformableToyAmber、巴基ROBOCARPOLI-TransformableToyBucky、海利ROBOCARPOLI-TransformableToyHelly、马克ROBOCARPOLI-TransformableToyMark以美术作品形式在中国国家版权局申请登记并取得国作登字-2015-F-00247278号(珀利)、国作登字-2015-F-00247277号(罗伊)、国作登字-2015-F-00247276号(安巴)、国作登字-2015-F-00247279号(海利)、国作登字-2016-F-00346113号(巴基)、国作登字-2016-F-0034114号(马克)作品登记证书。
2019年12月26日,以上述卡通形象制成的单个形象玩具在电商平台京东上的售价为89元,六形象的六合一套装玩具为449元。动画片《变形警车珀利》在央视网可进行正常播放。
湖北省武汉市琴台公证处作出的(2020)鄂琴台内证字第1043号公证书载明: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国平委托申请人武汉华天利达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向该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9年9月7日下午约18时,该处公证员钟某公证人员孙某随同申请人的委托人鲁力来到位于湖北省荆门市××市新市镇××大道××楼,店铺门头挂有“京山童梦园”的店铺。公证员对本人、公证人员及申请人委托代理人鲁力及其工作人员的手机进行了清洁性检查,鲁力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铂利游乐园”玩具一件,通过支付宝支付25元,取得销售小票一张(单号:900201),并对支付宝支付信息进行截屏,公证员及公证人员对上述过程进行了监督,并对上述经营场所的内外现状及收银小票进行拍照。购物完毕后,该所购得物品由该处公证人员粘贴标签并进行区分保管。其后,公证员、公证人员及鲁力一同对上述所购商品进行拍照,当场将所购商品及销售小票装入包装袋,共同加贴封条予以密封,并对加贴封条后的产品外包装予以拍照,后将封存产品及小票交由申请人收存。上述拍摄照片、购物支付截屏与公证书所附照片、截屏打印件比对相符,相关打印件作为公证书附件附后。该公证处开具发票,为此次公证收取费用700元。
经当庭拆封核实,上述公证过程中封存的商品与公证书所附照片拍摄的商品一致。封存的商品外包装盒上正面上方标有“铂利游乐园”彩色字样、背面上方标有“铂利游乐园”黑白字样,背面下方为合格证、注意事项、警告、条形码、品名、型号、执行标准等信息,生产厂家标注为:汕头市澄海区加腾玩具厂、地址为: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后溪村雨亭前片等内容,包装盒内顶部有三个形象与安巴、珀利、罗伊三个近似的朔料卡通玩具,包装盒内其他玩具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系大韩民国注册成立的有限公司,本案属涉外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规定,知识产权的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当事人也可以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协议选择适用法院地法律。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出涉案知识产权保护请求,双方当事人亦未就法律适用作出选择,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解决争议的准据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告京山童梦园是否实施了侵害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享有的相关美术作品著作权发行权的行为?二、被告京山童梦园应否承担侵权责任?
一、关于被告京山童梦园是否实施了侵害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对相关美术作品享有的著作权的行为。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主张,被告京山童梦园未经许可销售了其享有著作权的商品,构成对其著作权中作品发行权的侵犯。本案中,湖北省武汉市琴台公证处作出的(2020)鄂琴台内证字第1043号公证书可以证实,被诉侵权商品系由被告京山童梦园于其经营的店铺出售。经过当庭拆封比对,京山童梦园出售的被诉侵权商品包装盒内顶部的3个塑料玩具,与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权的安巴、珀利、罗伊美术作品形象基本一致,构成实质性近似。被告京山童梦园虽提交证据证明其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的来源,但不能证明该商品系经原告授权生产和销售,故其销售行为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六)项“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的情形,即被告京山童梦园实施了侵犯著作权人作品发行权的行为。
二、关于被告京山童梦园应否及如何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补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可以根据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复制品发行减少量或者侵权复制品销售量与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单位利润乘积计算。发行减少量难以确定的,按照侵权复制品市场销售量确定。”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第二十六条规定:“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上文已认定被告京山童梦园实施了侵害原告发行权的行为,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由于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的数额,亦无相关许可使用费作为参照,本院综合考虑涉案美术作品的知名度、被告京山童梦园的经营规模、期间、侵权行为性质、后果,参考原告授权生产、销售的以涉案美术作品为形象的正品卡通玩具在网络平台出售的价格,结合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对原告提出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酌情确定由被告京山童梦园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00元(含该公司为维权支付的费用)。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

一、被告京山童梦园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ROIVISUALCo,Ltd.)著作权的商品;
二、被告京山童梦园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ROIVISUALCo,Ltd.)经济损失2000元(包含合理维权开支);
三、驳回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ROIVISUALCo,Ltd.)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负担950元,由被告京山童梦园负担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罗伊视效动漫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京山童梦园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苏华
审判员杨红艳
审判员王冉
书记员陈锦书

2020-09-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