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益嘉(上海)食品商贸有限公司等与丹麦奇新蓝罐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31日实务研究34313867字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京73民终53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尤益嘉(上海)食品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郭朝镇(KWOKTIOTJEN),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东,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商家泉,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丹麦奇新蓝罐有限公司,住所地丹麦王国伊凯斯特-布兰德自治市斯内德布雷德支得路**。
法定代表人:布雷恩·龙斯霍尔顿,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海波,广东智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海涛,广东智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当代商城有限责任公司石景山分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石景山区阜石路与杨庄东路交叉西北角
负责人:李继亮,总经理。

(二)一审判决对于皇冠曲奇产地宣传认定错误。
1.大量证据表明尤益嘉公司已标明皇冠曲奇产地是印尼。根据(2015)沪静证经字第1584号公证书,皇冠曲奇在超市的价格标牌上写明了原产地是印度尼西亚,且上面有印尼国旗图案。皇冠曲奇的包装上也清楚地写明了该产品原产国为印度尼西亚。尤益嘉公司通过微信、报纸发表郑重声明,明确说明了皇冠曲奇的原产地是印尼。
2.一审判决已认定丹麦丹尼诗于2014年9月4日收购生产曲奇产品的丹麦卡哲公司用于生产皇冠曲奇产品,因此此后尤益嘉公司经销的皇冠曲奇产品中确有在丹麦工厂生产的曲奇,并且明确表明了产地为丹麦。
3.《扬子晚报》和苏宁网上商城卖家产地显示错误的情况与尤益嘉公司无关。(1)2013年12月22日《扬子晚报》B8版面皇冠广告显示产地为丹麦。然而,《扬子晚报》广告的刊登人并非为尤益嘉公司,而是扬子晚报商城,一审判决推定该广告由尤益嘉公司发布并无依据。(2)一审判决引用2014年12月17日天猫商城卖家网页中显示“丹麦皇冠曲奇由丹麦美亚拉英达有限公司出品。丹麦美亚拉英达有限公司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33......”来证明广告内容对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宣传存在虚假成分。但是一审并没有这份证据,属于法院引用的事实错误。而苏宁网上商城卖家喜年华食品专营店有类似网页,但喜年华食品专营店不是尤益嘉公司所经营的网络店铺,其个体店铺宣传的行为与尤益嘉公司并无关联。
(三)一审判决对于皇冠曲奇质量宣传认定错误。
1.有关广告中使用欧洲宫廷人物聚会风格图片和画面中配以皇冠曲奇产品图案:上述图案为抽象的而非具体的宣传,取材于公有领域,即并非使用了与丹麦王室直接有关的人、物或场景,不仅丹麦蓝罐公司,即便丹麦王室也就此没有任何民事利益可主张。同时,按中国公众的一般理解,也不会将上述“欧洲宫廷人物聚会风格图片和画面”的宣传理解为该产品系受丹麦王室授权。
2.有关“皇家”、“御制配方”、“皇家御制”等广告宣传语:一审判决引用的深圳电视台(娱乐频道)、上海东方电影频道、广东公共频道、TVS2南方卫视播放的包含皇冠曲奇产品的“皇家”、“御制配方”、“皇家御制”等广告宣传语并未经质证证实。此外,根据(2015)沪浦证经字第729号公证书,“皇家”被广泛地应用于许多商家的广告宣传中,“皇家”、“御制”等仅是一些形容词,都是寓意美好的形容和描述,与丹麦王室不具有唯一或稳定对应关系,与丹麦王室没有必然联系,更不会有中国消费者因此误认为皇冠曲奇的配方或生产来自丹麦王室的授权许可。事实上,在国内使用“皇家”元素进行广告宣传已经是商业惯例,该行为并不违反商业道德,也不被法律所明确禁止,一审判决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3.有关“丹麦皇室御用”广告宣传语。(1)丹麦只有王室,而并不存在皇室。因此,所谓的“丹麦皇室御用”本身就涉嫌虚假宣传,不应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而一审判决明显对该事实认定错误,基本都用“丹麦皇室”进行表述。(2)蓝罐是否为“丹麦女王陛下玛格丽特二世赐予的丹麦皇室御用品牌”未经证实。(3)一审判决认定深圳电视台(娱乐频道)、上海东方电影频道、广东公共频道、TVS2南方卫视,分别播放皇冠曲奇产品的30秒广告视频中出现“丹麦皇室御用”,但根据丹麦蓝罐公司提供的上述视频证据,并没有发现使用上述用词,法院认定的事实存在错误。(4)“丹麦皇室御用”并非属于可保护民事权益,丹麦蓝罐公司也并非唯一被授权方,其无权提起民事诉讼。(5)一审判决认为尤益嘉公司主观攀附“丹麦皇室御用品牌”认证的商誉、降低上述认证的市场价值,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4.一审判决中与产品质量有关的其他所谓虚假宣传行为:有关丹麦两大臣新浪访谈,并不能认定尤益嘉公司对皇冠曲奇质量的宣传存在虚假成分。一审判决称尤益嘉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的丹麦两大臣新浪访谈文章中的“目前,北京知名的丹麦曲奇品牌有Danisa皇冠丹麦曲奇”内容虚假。首先,这属于一审对事实认定错误,尤益嘉公司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文章中并没有包含“北京知名”的内容。其次,根据新浪网截屏(2016)沪浦证经字第651号,尤益嘉公司是从新浪网转载该两篇文章的,这两篇文章均是网络媒体撰写的文章,既有采访丹麦大臣的内容,也有文章作者自己的看法。此外,丹麦蓝罐公司证明丹麦大臣做客新浪时发言的相反证据也只是一篇网络文章,所以一审并未查清丹麦大臣做客新浪时事实上说了什么话。相关微信早已被删除,并未造成影响。
三、即使尤益嘉公司对于皇冠曲奇产品产地、质量存在不当宣传,其内容也不构成引人误解。
(一)一审判决依据丹麦蓝罐公司提交的《中国曲奇市场调查研究》、《mmr品牌资产》报告及“爱微帮”网站刊载的文章,即认定相关公众对皇冠曲奇产地会误认来自丹麦,对皇冠曲奇质量会误认与丹麦蓝罐公司公司或丹麦王室授权许可相关,从而构成引人误解的事实结果,这属于事实认定错误。
一审判决不予采信丹麦蓝罐公司一审有关黄油成分的鉴定报告,其理由是丹麦蓝罐公司既未通知尤益嘉公司也未通知法院,自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剥夺了其他当事人选定鉴定机构并发表意见的权利,且送鉴材料未经其他当事人质证,真实性无法确认,违反了《民事诉讼法》关于司法鉴定的规定。按照同样的裁判思路及法律依据,丹麦蓝罐公司提交的《中国曲奇市场调查研究》、《mmr品牌资产》报告同样未通知尤益嘉公司也未通知法院,而自行委托相关机构进行的,也不应被采信。

皇冠曲奇在国内外市场上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美誉度,不会让相关公众误认为与丹麦蓝罐公司相关。根据欧睿国际公司关于皇冠曲奇市场份额的调查,皇冠曲奇是2015年中国曲奇品类销售冠军。皇冠曲奇获得的由《FMCG快速消费品》杂志评选的“2009快速消费品畅销金品”称号证书、“2011畅销金品”证书及奖状、“2012畅销金品”证书、“2013畅销金品”证书、“2014畅销金品”证书及奖状、“2015畅销金品”证书及奖状。其中在2013年及2014年的上述同一奖项评比中,皇冠曲奇获得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蓝罐曲奇排名落后于皇冠曲奇。
(二)北京益普索市场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中国曲奇市场消费者研究》不应被采信。益普索《中国曲奇市场消费者研究》显示委托人为金宝汤,明确写明仅供客户(金宝汤)作内部参考之用;如客户(金宝汤)将该研究用于处理争议解决的诉讼、仲裁等法律程序的,应事先取得益普索的书面同意,丹麦蓝罐公司未提供益普索书面同意。另外,研究中结论无依据且明显不公平,问题设计得很不公正。这份报告中是丹麦蓝罐公司的股东金宝汤出了咨询费,为金宝汤作出的报告,迎合了金宝汤的需求,不具有可信度。此外,益普索的报告从未涉及到丹麦王室授权许可的问题,但是一审法院却又引用益普索的报告认定皇冠曲奇产品会被误认为与丹麦王室授权许可相关,属于认定错误。
(三)迈茂睿公司的《MMR品牌资产报告》不应被采信。一审判决引用迈茂睿公司的《MMR品牌资产报告》来证明尤益嘉公司存在虚假宣传构成引人误解的事实。迈茂睿《品牌资产报告》没有报告时间、调查时间等执行细节,其内容也只是对于皇冠曲奇产地的猜想,并且迈茂睿跟MMR是否是同一家公司不清楚,因此真实性不应认可。迈茂睿公司全名为迈茂睿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企业管理咨询和商务信息咨询,并未包括市场调研,证明迈茂睿公司并不具备市场调研资质与能力,所出的报告不应被采信。
(四)爱微帮网站页面不应被采信。尤益嘉公司对爱微帮网站页面、网页打印件的真实性和关联性不认可,该网页描述的是另一个曲奇品牌,与本案无关。一审法院仅仅以附表中蓝罐曲奇的生产企业被误写为丹麦丹尼诗特色食品有限公司为证据证明尤益嘉公司的虚假宣传导致引人误解,无法令人信服。第三方网站中的错误所引起的原因是多样的,并不能证明一定是虚假宣传所导致的。一审法院在没有了解错误原因的情况,直接认定与尤益嘉公司有关,违背了证据认定规则。
四、一审判决消除影响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审法院已经认定尤益嘉公司的行为没有侵害丹麦蓝罐公司的商业信誉或蓝罐曲奇的商品信誉,因此不应适用赔礼道歉。既然丹麦蓝罐公司的商业信誉或蓝罐曲奇的商品信誉没有受到侵害,则意味着丹麦蓝罐公司的商业信誉或蓝罐曲奇的商品信誉没有受到不利影响,不应判决要求尤益嘉公司登报消除影响。此外,鉴于本案并未给丹麦蓝罐公司造成其他直接损害,对于抽象竞争行为,适用“消除影响”没有法律依据。同时,本案也未造成丹麦蓝罐公司社会评价降低,适用“消除影响”也没有事实依据。在有其他措施可采取情况下,应严格限制消除影响的责任形式。
五、一审判决204万元的赔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且明显过高。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即使有关广告宣传属于一审认定的虚假宣传行为,也并未造成丹麦蓝罐公司直接经济损失,没有经济损失就不应有赔偿,是否具有经济损失的举证责任在丹麦蓝罐公司,丹麦蓝罐公司未提供能证明其损失的证据,反而有证据显示蓝罐曲奇近几年的营业额一直在上升,并没有受到损害。因此一审判决要求尤益嘉公司赔偿204万元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且明显过高。

本案二审诉讼中,上诉人尤益嘉公司向本院补交了七组共计44份证据。第一组证据包括:证据1.印尼迈达公司与上海魄力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魄力广告公司)签订的广告代理合同、证据2.魄力广告公司2010年结汇收账通知1份、证据3.魄力广告公司2010年结汇收账通知2份、证据4.魄力广告公司2010年出具的发票6份、证据5.深圳广电集团收款证明、证据6魄力广告公司说明函件,内容为“2009年12月7日,魄力广告公司与印尼迈大公司曾签订过《广告代理合同》,约定我司向印尼迈大食品有限公司提供年度媒介指定、购买和监控服务。合同签订后,印尼迈大食品有限公司向我司提供广告发布所需的TVC素材。2010年1月2日至2010年2月5日,我司代理印尼迈大食品有限公司在深圳电视台(娱乐频道)的播出投放。附件为该广告素材的证明材料。”(附件中为电视广告截图及旁白)、证据28.印尼迈大公司与魄力广告公司签订广告代理合同的公证认证,该组证据用以证明2009年10月1日至2010年9月30日期间,深圳电视台投放的涉案皇冠曲奇三口之家的广告的广告主为印尼迈大公司,而不是尤益嘉公司。
第二组证据包括:证据7.上海叶茂公司出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书和上海快乐贸易公司出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书14份、证据8.厦门晨晟公司出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书3份和厦门晨晟公司银行汇款申请书、证据9.厦门全发公司出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书2份、证据10.厦门全发公司给成都品利公司、武汉金瑞琪公司开具的6份发票、证据11.厦门全发公司与上海柏丽公司的经销商合同3份、证据12.深圳禧嘉达出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5份、证据13.深圳禧嘉达公司开具的2张发票及2张收款单、证据14.深圳市永至诚公司出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书和促销协议6份、证据26.丹尼诗特色食品(山东)有限公司2015年-2017年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和卫生证书38份、证据27.丹尼诗特色食品(山东)有限公司向下级经销商开具的发票19份、证据29.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订单1份、证据30.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发票1份、证据31.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健康卫生证书1份、证据32.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装箱单1份、证据33.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1份、证据34.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1份、证据35.四川蓉欧供应链有限公司海关进口关税和增值税专用缴款书各1份,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皇冠曲奇产品有其他经销商同时存在,尤益嘉公司并非中国市场上唯一可能发布涉案宣传广告的广告主。
第三组证据包括:证据36.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尔玛公司)销售合同1份、证据37.沃尔玛公司发票1份、证据38.沃尔玛公司银行付款单1份、证据39.沃尔玛公司生产证书1份、证据40.沃尔玛公司原产地证明1份、证据41.沃尔玛公司装箱单2份、证据42.沃尔玛公司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8份、证据43.沃尔玛公司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3份、证据44.(2018)沪浦证经字第1869号公证书,公证内容为购买产地为丹麦的“皇冠丹麦曲奇饼干”过程,以上证据用以证明沃尔玛公司从2017年开始向DanishSpecialityFoodsAALDkA/S购买丹麦产皇冠曲奇产品,沃尔玛公司购买的丹麦产皇冠曲奇已经进口到中国市场,同时在沃尔玛超市销售的丹麦产曲奇外包装上显示经销商为沃尔玛公司。
第四组证据包括:证据15.扬子晚报说明函,内容为“致尤益嘉公司:在2013年12月22日《扬子晚报》B8版刊登的丹麦美味狂销世界的皇冠丹麦牛油曲奇(饼干)广告不是由尤益嘉公司发布的。”、证据16.上海喜年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情况说明,内容为“在我司经营销售皇冠曲奇饼干期间所发的各类关于皇冠曲奇饼干的宣传和广告,以及2014年12月17日苏宁易购喜年华食品专营店(网址:product.suning.com/124949182.html)上皇冠曲奇饼干908g的网页都是我司独立策划并发布的,与尤益嘉公司无关。”以上证据用于证明尤益嘉公司并非是涉案报纸及网页宣传广告的广告主。
第五组证据包括:证据17.BISCA网页公证书(2018)沪浦证经字第586号、证据18.BISCA网页公证书翻译件、证据19.丹麦大使馆关于BISCA获得丹麦皇室御用认证的确认函、证据20.BISCA曲奇产品购买公证书,以上证据用于证明蓝罐曲奇公司并非是唯一的曲奇类丹麦皇室御用品牌,丹麦黄油曲奇品牌BISCA也获得了丹麦皇室御用认证,有权使用丹麦皇冠或皇室盾徽作为其商品象征,同时BISCA曲奇产品在中国市场有销售。
第六组证据包括:证据21.皇冠和蓝罐品牌认知度报告,用以证明皇冠曲奇的外包装、广告宣传都不会使公众认为其与蓝罐曲奇发生混淆,也不会认为与丹麦皇室有联系、证据22.迈茂睿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工商档案,用于证明迈茂睿公司不具有市场调研资质、证据23.欧睿国际网站有关曲奇类销量数据的公证书和证据24.公证书翻译件,用于证明2012年-2017年“皇冠曲奇”品牌份额均为中国市场第一名。
第七组证据包括:证据25.名称中包含“皇家”二字的企业及产品公证书,用于证明“皇家”二字在商业使用中非常广泛,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公众和政府部分不会将拥有“皇家”二字的企业或产品跟外国皇室联系起来。
本案二审诉讼中,被上诉人丹麦蓝罐公司向本院补交了五份证据。证据1.曲奇饼干生产商在中国市场竞争情况的材料,用以证明尤益嘉公司在继续进行虚假宣传。证据2.丹尼诗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用以证明丹尼诗公司在丹麦的生产规模并不能支撑在中国的销售规模。证据3.(2018)沪新虹桥证经字第620号公证书和证据4.(2018)沪新虹桥证经字第619号公证书,用于证明丹尼诗公司对Danisa产品继续进行虚假宣传。证据5.(2018)沪闵证经字第662号公证书,用于证明尤益嘉公司是MAYORA集团在中国唯一授权的总经销商。
本院组织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对各方二审诉讼中补交证据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尤益嘉公司二审诉讼中补交证据,丹麦蓝罐公司质证称:尤益嘉公司在二审中补交的44份证据并非一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上述证据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上述证据与尤益嘉公司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之间不具有关联性,同时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不予确认。对丹麦蓝罐公司二审诉讼中补交证据,尤益嘉公司质证称:对丹麦蓝罐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一至四的真实性不认可,同时上述证据证明的内容也与尤益嘉公司无关;证据五与本案无关,丹麦蓝罐公司应当就此问题另行起诉。
对尤益嘉公司二审中提出的争议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2012年7月2日,国家商标局分别出具《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通知书》,其中主要载明的内容应为“英国爱利特公司和丹麦丹尼诗公司各自于2011年10月27日报送的各自许可丹麦丹尼诗公司和印尼迈大公司使用第6588221号注册商标的许可合同备案申请;经审核,符合有关规定,均予以备案;许可期限均自2011年8月10日至2021年2月27日”。二、丹麦蓝罐公司未获得2011年广百最佳品牌合作客户和2013年广东狮子会爱心企业称号、亦未获得2013年和2014年虎啸奖。三、2014年12月7日,显示内容为“丹麦皇冠曲奇(DanisaButterCookies)由丹麦美亚拉英达有限公司出品。丹麦美亚拉英达有限公司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33年……”的卖家网页搭载平台为苏宁易购网站,而非天猫网站。
另查,尤益嘉公司与印尼迈大公司签订授权书,授权尤益嘉公司至2021年2月28日前负责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范围内的销售宣传。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故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案二审诉讼中的争议焦点为:一、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是否系本案的适格诉讼主体;二、尤益嘉公司是否实施了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三、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因涉案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丹麦蓝罐公司造成的影响以及判决尤益嘉公司向丹麦蓝罐公司支付经济损失和诉讼合理支出是否恰当;四、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是否存在错误并足以影响判决结果。
一、关于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是否系本案适格诉讼主体的问题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第三款规定,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尤益嘉公司自2009年起至今作为涉案皇冠曲奇产品的经销商在中国大陆地区进口皇冠曲奇产品并进行销售。此外,自2013年至今尤益嘉公司通过印尼迈大公司、英国爱利特公司和丹麦丹尼诗公司的授权许可负责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和宣传活动。尤益嘉公司在作为皇冠曲奇产品中国大陆地区授权经销商之初即利用其销售渠道及宣传渠道对皇冠曲奇产品进行了大量的营销工作,对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额增长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作为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者和宣传者,尤益嘉公司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三款所指“经营者”定义,即尤益嘉公司系皇冠曲奇产品的经营者。同时,丹麦蓝罐公司作为黄油曲奇产品的生产者,在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即开始在中国大陆地区对其生产的蓝罐曲奇产品进行推广和销售。故,丹麦蓝罐公司亦符合“经营者”定义,即丹麦蓝罐公司系蓝罐曲奇产品的经营者。
尤益嘉公司在上诉理由中提及在中国大陆地区存在着包括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在内的众多曲奇产品经营者,而尤益嘉公司仅系皇冠曲奇产品的销售者之一,其与丹麦蓝罐公司在渠道和盈利模式上存在差异,二者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利害关系。本院认为,尤益嘉公司销售的皇冠曲奇产品与丹麦蓝罐公司生产销售的蓝罐曲奇产品均为黄油类曲奇饼干,产品类别完全相同,二公司上述产品的销售对象和销售范围均是中国大陆地区的普通消费者,因此,皇冠曲奇产品与蓝罐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彼此之间具有极强的可替代性。同时,丹麦蓝罐公司于2009年被丹麦王国女王玛格丽特二世赐予“丹麦皇室御用品牌”曲奇类产品上的认证并获准在产品上使用丹麦皇室王冠标志,丹麦蓝罐公司亦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蓝罐曲奇产品过程中对“丹麦皇室御用品牌”的认证加以突出宣传。本案中尤益嘉公司通过涉案的宣传行为可能会让相关公众就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产生误认,使相关公众误认为上述的批次的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为丹麦。同时,尤益嘉公司在宣传中涉及到的“皇家”、“御制配方”、“皇室御制”等宣传用语,可能会让相关公众对皇冠曲奇产品是否亦获得“丹麦皇室御用品牌”产生误认,从而稀释丹麦蓝罐公司的蓝罐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丹麦皇室御用品牌”的品牌价值,进而影响蓝罐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市场占有率。综上,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之间系存在直接利害关系,二者系同行业内具有市场竞争关系的经营者。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均系本案的适格主体。故尤益嘉公司主张其和丹麦蓝罐公司不是本案适格主体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尤益嘉公司是否实施了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问题
尤益嘉公司的涉案宣传行为发生于199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以下简称《广告法》)和2015年《广告法》实施期间,所以本院对于尤益嘉公司是否实施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将根据尤益嘉公司发布涉案宣传的时间点,以2015年9月1日为界,之前发生的宣传行为适用1995年《广告法》规定,之后发生的宣传行为适用2015年《广告法》规定。
(一)尤益嘉公司是否为皇冠曲奇产品涉案广告宣传语的广告主
1995年《广告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本法所称广告主,是指为推销商品或者提供服务,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或者个人。”2015年《广告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广告主,是指为推销商品或者服务,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2013年2月1日,印尼迈大公司向被告尤益嘉公司出具《销售授权书》,授权尤益嘉公司为其所有产品在整个中国范围内渠道(大卖场、连锁超市、百货超市、单点、24小时便利、电子商务)的经销商。2016年8月25日,印尼迈大公司再次向尤益嘉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尤益嘉公司在饼干盒曲奇产品的销售、广告宣传、市场营销的过程中有权使用知识产权,并授权尤益嘉公司作为其生产的‘Danisa皇冠’和其他品牌的饼干和曲奇产品在整个中国区域内的经销商。2016年7月9日,丹麦丹尼诗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印尼迈大公司在授权期限以及授权区域内可以授权尤益嘉公司,在饼干和曲奇产品的销售、广告宣传、市场营销的过程中使用知识产权和宣传语。2016年7月11日,英国爱利特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丹麦丹尼诗公司在授权期限以及授权区域内可以授权印尼迈大公司,在饼干和曲奇产品的生产、销售、广告宣传、市场营销的过程中使用知识产权。印尼迈大公司在授权期限以及授权区域内可以授权尤益嘉公司,在饼干盒曲奇产品的销售、广告宣传、市场营销的过程中使用知识产权。
通过英国爱利特公司、丹麦丹尼诗公司和印尼迈大公司的上述授权,尤益嘉公司成为了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经销商,负责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和宣传。尤益嘉公司亦通过其官方网站刊载“尤益嘉(上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引进全球知名的Danisa皇冠丹麦曲奇产品,并全权负责品牌和产品在中国的运营和销售”、“尤益嘉公司是MAYORA(迈大)集团在中国唯一授权总经销商”等信息对其上述授权情况予以确认。尤益嘉公司的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以及涉案报纸、电视台、电商发布的有关皇冠曲奇产品的报道和宣传,可以认定为系对皇冠曲奇产品的广告宣传行为。常理而论,在尤益嘉公司作为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总经销商并负责宣传的情况下,他人为皇冠曲奇产品投放广告等宣传行为的可能性较低。二审过程中,尤益嘉公司为证明其并非涉案广告的广告主提交了案外人经销皇冠曲奇产品的证据(二审补充证据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但是,尤益嘉公司提交的补充证据第一组,仅能证明印尼迈大公司在2009年10月1日至2010年9月30日在深圳电视台投放了关于皇冠曲奇产品的电视广告,但是深圳电视台投放的电视广告仅为涉案广告中的极小部分,而尤益嘉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他涉案广告系印尼迈大公司投放的情况。补充证据第二组、第三组,仅能说明案外人存在购买和销售皇冠曲奇产品的行为,但无法证明案外人具有在中国大陆范围内对皇冠曲奇产品开展广告宣传行为的授权,以及案外人实际实施了涉案广告宣传行为。因此,一审法院对尤益嘉公司系涉案广告内容广告主的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二)涉案广告对皇冠曲奇产品的宣传是否存在虚假宣传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2014年9月4日丹麦丹尼诗公司收购丹麦卡哲公司后,部分皇冠曲奇产品才在丹麦境内进行生产。尤益嘉公司提交的2007年至2009年入境检验检疫卫生证书亦载明此间的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为印尼。2013年12月22日,《扬子晚报》为同款皇冠曲奇产品刊载广告显示“皇冠丹麦牛油曲奇(饼干)908g;产地:丹麦”。此外,2014年12月17日苏宁易购网站上卖家网页显示“丹麦皇冠曲奇(DanisaButterCookies)由丹麦美亚拉英达有限公司出品。丹麦美亚拉英达有限公司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33年……”上述广告内容与事实不符,对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进行了虚假的宣传。尤益嘉公司为证明其并非上述虚假宣传的广告主,二审过程中向本院提交了两份说明。其中扬子晚报出具的说明,内容为“致尤益嘉公司:在2013年12月22日《扬子晚报》B8版刊登的丹麦美味狂销世界的皇冠丹麦牛油曲奇(饼干)广告不是由尤益嘉公司发布的。”其中,上海喜年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说明,内容为“在我司经营销售皇冠曲奇饼干期间所发的各类关于皇冠曲奇饼干的宣传和广告,以及2014年12月17日苏宁易购喜年华食品专营店(网址:product.suning.com/124949182.html)上皇冠曲奇饼干908g的网页都是我司独立策划并发布的,与尤益嘉公司无关。”本院认为,上述两份说明的性质属于证人证言,两份证明材料上并没有扬子晚报和上海喜年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和承办人的签章,同时扬子晚报和上海喜年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没有出庭接受询问。丹麦蓝罐公司亦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上述两份说明的证明力较弱,且尤益嘉公司没有提供其他证据就其不是上述两则虚假广告宣传主体加以佐证,其提交的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故一审法院就尤益嘉公司在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上实施了虚假宣传的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此外,尤益嘉公司在其实施的广告宣传中大量使用欧洲宫廷人物聚会风格画面,并配以“皇家”、“御制配方”和“皇室御制”等宣传语,上述宣传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将皇冠曲奇产品与丹麦皇室授权之间产生联系,但尤益嘉公司却并未实际获得丹麦皇室的授权。同时,尤益嘉公司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中使用了“最”、“NO.1”、“第一名”、“皇冠曲奇终于超越所有竞争者,成为市场领先者,成为中国消费者最喜爱的曲奇产品”等宣传语,但是尤益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内容。综上,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广告存在虚假宣传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三)涉案广告关于皇冠曲奇产品的虚假宣传内容是否构成引人误解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尤益嘉公司在涉案广告宣传中明确将生产地为印尼的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标注为丹麦,涉案广告宣传足以使相关公众将广告宣传中涉及的皇冠曲奇产品的产地误认是丹麦。同时,尤益嘉公司在电商及电视台的皇冠曲奇产品广告宣传中大量使用欧洲宫廷人物聚会风格的画面,并配有“皇家”、“御制配方”、“皇家御用”等宣传语,加之涉案皇冠曲奇的全称为皇冠丹麦曲奇,相关公众在接触到上述广告宣传时通常情况下会将宣传中的皇冠曲奇产品与丹麦皇室产生联系,进而认为皇冠曲奇产品的生产得到了丹麦皇室的授权。因此,一审法院认定尤益嘉公司实施的虚假宣传内容已构成引人误解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尤益嘉公司主张其未实施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因涉案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丹麦蓝罐公司造成的影响,并赔偿丹麦蓝罐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是否恰当
(一)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因涉案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丹麦蓝罐公司造成影响是否恰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修理、重作、更换;(七)赔偿损失;(八)支付违约金;(九)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十)赔礼道歉。以上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八)项及第二款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一审法院虽然认定尤益嘉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并未损害丹麦蓝罐公司的商业信誉或蓝罐曲奇产品的商品声誉,但是这并不代表尤益嘉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没有产生不良的影响。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尤益嘉公司在对皇冠曲奇产品的虚假宣传行为,提升了尤益嘉公司在曲奇产品市场上的竞争力,同时稀释了蓝罐曲奇产品“丹麦皇室御用品牌”的品牌认证价值,从而获得更多的消费者关注,并得到更多的交易机会,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丹麦蓝罐公司的利益。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因涉案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丹麦蓝罐公司造成的影响并无不当,故尤益嘉公司主张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判项不当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向丹麦蓝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和诉讼合理支出是否恰当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九条、第十四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尤益嘉公司和丹麦蓝罐公司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因尤益嘉公司虚假宣传行为带来的丹麦蓝罐公司的实际损失或尤益嘉公司的违法所得,故关于经济损失赔偿数额问题,一审法院综合考虑蓝罐曲奇及皇冠曲奇产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市场知名度及排名、尤益嘉公司实施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方式、内容、持续时间、影响范围、对丹麦蓝罐公司可能造成的损害等因素,酌情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并无不当。关于赔偿诉讼合理支出问题,一审法院并未将丹麦蓝罐公司提交的公证费、律师费和知识产权代理公司的代理费简单相加后全额判决由尤益嘉公司赔偿,而是根据丹麦蓝罐公司提交的证据所确认的比例及判赔数额的比例对诉讼合理支出的赔偿数额予以认定,该认定方式和认定的数额并无不当,因此,尤益嘉公司主张一审法院判决尤益嘉公司向丹麦蓝罐公司支付经济损失和诉讼合理支出的判项不当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是否存在错误,并足以影响判决结果的问题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一审法院在事实认定上确实存在部分事实认定不准确的情况,例如对于丹麦蓝罐公司部分获奖情况的认定有误、《商标使用许可证合同备案通知书》载明注册商标的号码认定有误、虚假宣传行为发布平台认定有误等情况,本院就上述内容已在二审查明事实部分予以纠正。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存在的部分事实认定错误内容仅是对案件事实的部分细节描述,并不足以影响本案判决的结果。故,尤益嘉公司主张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并足以影响案件判决结果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尤益嘉公司的各项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23120元,由尤益嘉(上海)食品商贸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想
审判员范米多
审判员杨绍煜
法官助理张文
书记员刘欣怡

2020-09-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