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与彭先君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2日实务研究291字数 2895阅读模式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沪0104民初7148号

原告:乾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潘君临,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春梅,上海市经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伟力,上海正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彭先君,男,1989年4月24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常宁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孟德,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申雅国际集团()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EVISU”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服装;鞋;帽(截止),有效期限自2011年10月28日至2021年10月27日止。2018年5月20日,国家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受让人为捷尔普国际有限公司(GEARUPINTERNATIONALLIMITED)。
申雅国际集团()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服装;鞋(脚上穿着物);帽子等,有效期限自2014年2月28日至2024年2月27日止。2018年5月20日,国家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受让人为捷尔普国际有限公司(GEARUPINTERNATIONALLIMITED)。
2018年7月18日,捷尔普国际有限公司授权原告为其在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香港、澳门、台湾)独占经营并使用上述商标在内的多个商标,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上述区域内实施的侵权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行使禁止请求权和损失赔偿请求权,提出民事、行政诉讼;起诉、撤诉、中断诉讼;出庭、对案件答辩、诉讼申诉。授权期限自原告设立之日起至商标有效期(含续展注册有效)届满截止。
2018年12月29日,原告委托代理人上海百事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委派龚某某向上海市卢湾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2019年4月4日,龚某某在公证人员监督下使用公证处提供的清洁的iPhone手机及无线网络接入互联网,使用“微信”APP登录“拼多多”APP,随后在“拼多多”APP中付款购买“日系潮牌陈冠希同款纯棉福神短袖夏季大M印花t恤”“日系潮牌大码佛头t恤惠比寿印花纯棉福神短袖”(店铺名称:SKY潮尚汇)项下商品(订单号:190404-XXXXXXXXXXXXXXX、190404-XXXXXXXXXXXXXXX),并将收货地址设置为公证处的办公场所。后公证处收取前述快递商品。龚某某在公证人员监督下对包裹进行拆封,公证人员拍照后重新封装并交由龚某某保管。上海市卢湾公证处出具(2018)沪卢证经字第3910号公证书。
当庭查看前述公证书所附的公证实物,包裹内有纸盒一个,纸盒内有塑料袋装的t恤两件,塑料袋上有英文标识“EVISU”,还有“EVISU.com”的字样,衣服领标上有标识,衣服正面胸口、背面等处有刺绣图形以及英文文字“EVISU”,两件衣服吊牌上也有上述图形及文字。
原告能从该商品的材质、工艺、防伪手段等细节,确认涉案商品并非其生产或授权生产。
寻梦公司确认店铺名为“SKY潮尚汇”的拼多多店铺由被告彭先君注册经营。
另查,原告公证购买的“日系潮牌陈冠希同款纯棉福神短袖夏季大M印花t恤”剔除退款订单后实际成交件数共计1372件,销售金额94866元;“日系潮牌大码佛头t恤惠比寿印花纯棉福神短袖”剔除退款订单后实际成交件数共计831件,销售金额57596元。
原告为购买涉讼商品支付138元,支出公证费900元、律师费1500元。
审理中,被告彭先君提供案外人肇庆力天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电商页面以及微商采购记录拟证明其商品来源系合法采购,同时被告彭先君表示不知道原告的商标,将消费者的订单通过微商下单直接发货,涉案商品的采购价为52元/件(含快递费7元/单)。
以上事实,除原被告庭审陈述外,另有公证书、原告鉴定报告、被控侵权商品实物、公证费发票、律师费发票等证据证实,并经庭审质证无异,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案中,原告经核准,依法取得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且在专用权期限内,受法律保护。被控侵权商品为服装,与原告持有的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经比对,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页面图片上、外包装、领标和吊牌上使用的标识,与原告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商标相同;销售页面商品图片英文文字“EVISU”,与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文字相同,仅字体存在差异,构成近似;内领标使用的标识,与原告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商标比较,组成元素相同,仅字体和排列结构存在区别,整体极为接近,构成近似;吊牌上使用的标识与英文文字“EVISU”与原告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商标比较,以相关消费者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足以使人产生混淆,构成近似。由于被控侵权商品与正品服装在包装方式、制作工艺等方面存在差异,亦无证据证明被告在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相关标识得到了原告的授权,故本院认定被告彭先君销售的上述商品为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被告彭先君提供的相关电商页面及交易记录不足以证明与被控侵权商品的关联性,被告也未进一步提供进货单、进货合同、发票等相关证据证明涉讼商品取得渠道和提供者,故对于被告的抗辩意见,本院难以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规定,属于侵犯注册商标权的行为,应当承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的法律责任。本院将依据本案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原告商标和品牌的知名度、被告的侵权方式、范围、主观过错程度及获利情况等因素,酌情确定经济损失的合理数额。对于原告主张的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费用,均属合理支出,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撤回了对寻梦公司的诉请,故本院对寻梦公司的责任问题不再评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彭先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乾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
二、彭先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乾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维权合理开支2,538元;
三、驳回乾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938元,由原告乾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负担4275.50元,由被告彭先君负担662.50元。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审判员李嶔操
法官助理汪景洪
书记员汪景洪

2020-09-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