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薛彬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627字数 2668阅读模式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鲁15民初213号

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
法定代表人:施文博,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志,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子聪,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孙沁,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文冠,山东创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薛彬,女,1990年2月11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聊城市。

根据原告陈述、被告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答辩及本院认证的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注册了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商标,“七度空间”与“★SPACE★”呈上下结构,注册有效期限自2012年7月7日至2022年7月6日,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范围第5类包括卫生巾等。2016年2月25日,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与本案原告签订商标许可使用授权委托书,授权原告使用其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商标,双方于2015年6月23日签订了商标使用普通许可协议,授权原告有权自行或转委托第三方对被授权商标进行市场维护,包括但不限于公证取证,向法院提起诉讼等,授权期限为2016年2月25日至2026年2月24日止,已公证的案件待起诉完毕后止。
2019年8月20日,上海市长宁公证处公证员潘某、公证人员沈某同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的代理人陈彬来到位于上××市长宁区精益公寓管理处旁边丰巢快递柜,陈彬使用其持有的手机中的菜鸟裹裹程序进行扫码取件,现场取得一份中通快递包裹(收件人“乐乐”,单号“75168363842773”)。8月21日,陈彬在上海市长宁公证处使用公证处的手机对8月20日带回公证处的快递包裹进行拍照后拆封,对该包裹的快递单、包裹内的五包七度空间优雅系列245mm卫生巾、五包七度空间优雅系列278mm卫生巾进行拍照后,将快递单及每样各一包卫生巾封签后交由陈彬收执。2019年10月17日上海市长宁公证处出具(2019)沪长证经字第3319号公证书。
经当庭拆封,内有卫生巾两包。卫生巾外包装上均有“七度空间★SPACE★”注册商标标识。原告认为:1、根据原告出示的鉴定证明,经验证包装喷码,被控侵权产品非原告方生产;2、被控侵权产品密封线为四条,原告产品为三条。
另查明,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孙沁,成立日期为2014年1月9日,经营范围为网络科技、计算机软硬件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娄山关路****。薛彬系拼多多“调皮多”店铺经营者。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一、被告薛彬是否侵犯了原告主张的第9571597“七度空间★SPACE★”注册商标专用权;二、被告薛彬应否承担原告主张的赔偿责任。
关于焦点问题一,原告对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注册商标依法享有商标使用权,被授权后其有权禁止他人在与该商标核定商品卫生巾等相同或类似的商品上使用与该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原告提交了(2019)沪长证经字第3319号公证书,用以证明被告薛彬销售了被控侵权卫生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在被告薛彬未到庭未提交证据推翻公证证明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其销售了被控侵权卫生巾。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规定: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经比对,被控侵权卫生巾上的“七度空间★SPACE★”注册商标标识与原告主张的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二者构成相同。被控侵权卫生巾与原告主张的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卫生巾系相同商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因被告销售的卫生巾上使用了与原告主张的商标相同的标识,故被控侵权卫生巾属于侵犯原告主张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故被告销售侵犯原告主张的商标专用权的卫生巾,亦侵犯了原告主张的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
关于焦点问题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获利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确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关于赔偿数额,因原告不能证明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被告因侵权获得的利益,故综合考虑商标知名度、原告维权支付的合理开支、被告侵权过错等,酌定被告薛彬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万元。
综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薛彬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主张的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被告薛彬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万元;
三、驳回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50元,由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负担650元,被告薛彬负担8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牛祺忠
人民陪审员刁东坡
人民陪审员邱宪民
法官助理闫滨
书记员丁立

2020-09-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