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6日实务研究3534220字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73民终26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内蒙古鄂尔多斯服装有限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罕台轻纺街**。
法定代表人:戴塔娜,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林娟,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丽赟,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西路中关村软件园**(西扩)N-1、N-2地块新浪总部科研楼5层503室。
法定代表人:杜红,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瞳瞳,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先锋,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综上,新浪公司认为,一审法院在做出被诉判决时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在此情况下做出的判决存在不妥之处。新浪公司特此恳请贵院依法查明本案事实,支持新浪公司的各项上诉请求和理由。
鄂尔多斯公司辩称:一审法院关于赔偿金额的认定不仅不高反而过低,鄂尔多斯公司已对赔偿金额之判决提起上诉,故,鄂尔多斯公司认为二审法院应维持一审民事判决书第一项判决、驳回新浪公司全部上诉请求。
一、新浪公司之行为已构成对鄂尔多斯公司商标权的侵害,且是直接侵权,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是正确的。
基本事实是:(1)新浪公司是新浪网站的经营者;(2)点击新浪网页中的图片(见鄂尔多斯公司一审证据第13页所显示的含有“男士羊绒毛衣不好退不喜欢不要钱”字样的图片)即可直接进入羊绒衫销售页面,该点击进入的过程中无任何关于进入第三方网站的提示;(2)该羊绒衫销售页面具有直接下单购买的功能;(3)该羊绒衫销售页面上以及所销售的服装上均使用了与鄂尔多斯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
新浪公司作为新浪网的经营者,对其主动链接的每一个网页具有掌控能力,若新浪公司主张所连接的网页由第三方经营管理,则新浪公司应当持有新浪公司与该第三方之间的合作协议以及第三方主体资质证明文件等材料,而新浪公司在一审举证期间且在法院延长的举证期限内,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第三方的存在、更未提交证据证明新浪公司与该第三方仅仅是广告发布服务合同关系而非联营等共同经营关系。
域名所有者与该域名项下的网页的经营管理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实践中也存在域名许可使用等情况。在新浪公司应当持有却未能提供所链接网页由第三方经营管理的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能仅以域名的注册所有者不是新浪公司为由而直接认定该网页为第三方经营管理。
综上,一审法院关于新浪公司直接实施了涉案侵害鄂尔多斯公司商标权之侵权行为的认定,属于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对此二审应维持一审判决第一项,驳回新浪公司上诉。
二、一审判决赔偿金额不仅不高,反而过低,对该部分的意见,同鄂尔多斯公司上诉意见及上诉理由。故请求法院驳回新浪公司提出的关于一审判决赔偿金额过高的主张。

三、即便二审法院经审理认定新浪公司仅是广告发布者,鄂尔多斯公司认为,新浪公司之行为则构成商标法第57条第6项规定的帮助侵权,新浪公司也应就其广告发布行为承担停止侵权、赔偿原告损失的责任。且新浪公司应根据《侵权责任法》关于帮助侵权者与直接侵权者承担连带责任之规定,向鄂尔多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涉案广告属于链接式广告,新浪公司作为提供链接式广告的服务提供者,其审核义务当然包括所链接的内容页面。新浪公司在一审庭审中也主张盈利模式为“点击付费”模式,该等盈利模式意味着“点击进入”所链接的页面后方属于完成广告发布,即“点击前的页面”与“点击后的页面”是一个完整的广告,故,新浪公司的审核内容当然应当包括“点击后的页面”。故,新浪公司作为链接式广告的发布者,对所链接的页面中含有“鄂尔多斯”商标标识的情况是明知或应知的。
新浪公司所举证据中不含有任何商标使用权证明及商品来源的证明,即新浪公司未尽广告发布者的合理注意义务,其对于涉案侵权广告对“鄂尔多斯”标识的使用是未经授权的情形也是明知或应知的。
基于鄂尔多斯商标的知名度,新浪公司对于“鄂尔多斯”标识属于他人注册商标的情况是明知或应知的。
综上,即便法院认定新浪公司是广告发布者,则,新浪公司在明知“鄂尔多斯”标识属于他人注册商标的情况下、在明知涉案网页中使用了“鄂尔多斯”标识的情况下、在明知涉案网页对“鄂尔多斯”标识的使用是未经合法授权的情况下,仍然发布告,属于《商标法》第57条第6项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即构成帮助侵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且新浪公司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第9条之规定就广告主的侵权行为向鄂尔多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四、鄂尔多斯公司虽未提供律师费发票,但鄂尔多斯公司实际委托了律师出庭,必然发生律师费,且鄂尔多斯公司主张的律师费金额并不高于北京市律师行业平均收费水平,故应得到支持。
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驳回新浪公司全部上诉请求。
鄂尔多斯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新浪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第3240572号注册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新浪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700000元(合理开支包括律师费20000元、公证费1200元、采购费299元,其余为经济损失)。事实和理由:鄂尔多斯公司系内蒙古鄂尔多斯资源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鄂尔多斯资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负责鄂尔多斯资源公司旗下羊绒衫等羊绒制品的生产、销售工作。2004年2月14日,鄂尔多斯资源公司依法取得涉案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包括服装、围巾、披肩等,后有效期续展至2024年2月13日。经过鄂尔多斯资源公司的持续使用与广泛宣传,涉案商标取得了较高的市场知名度与美誉度。2014年1月1日,鄂尔多斯资源公司将涉案商标在中国境内的排他使用权许可鄂尔多斯公司使用,使用期限为2014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同时授权鄂尔多斯公司单独自行提起相关诉讼的权利。2016年12月,鄂尔多斯公司发现,新浪公司运营管理的网站(www.sina.com.cn,以下简称新浪网)的服装销售页面上突出使用了与涉案商标相同及相似的标识,已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并造成混淆。鄂尔多斯公司认为新浪公司的行为侵害了其所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故诉至法院。

各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的部分,本院查明后予以确认。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在一审案件中提交的证据、一审法院的庭审笔录、本院询问笔录等在案佐证。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院认为,本案的诉争焦点为:一、新浪公司是否实施了侵犯鄂尔多斯公司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一审法院酌定赔偿数额和合理开支是否得当。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分析如下:
一、新浪公司是否实施了侵犯鄂尔多斯公司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2013年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本案中,鄂尔多斯资源公司享有第979531号注册商标,上述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5类围巾、服装、针织品服装等商品上且均在有效期内。第979531号商标经过大量宣传和使用后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涉案商标与第979531号商标组成要素、构成结构和呼叫方式等方面相同或近似,且使用在羊绒衫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为涉案商品系鄂尔多斯公司生产销售。故被诉行为构成侵犯鄂尔多斯公司商标权的行为。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涉案广告链接由新浪公司发布在其运营的新浪网的新闻页面上。新浪公司表示涉案广告是由案外人伊丽公司与广告代理商佳创公司达成后发布,但是新浪公司无法提供有效证据就伊利公司系广告主的情况予以佐证,同时涉案广告链接点击跳转后的域名权利人也不是伊丽公司。因此,一审法院推定新浪公司系涉案广告的发布者并无不当。新浪公司未经鄂尔多斯资源公司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了与第979531号近似的商标,侵犯了鄂尔多斯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因此,新浪公司主张其没有实施侵犯鄂尔多斯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上诉理由没有实施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一审法院判决新浪公司向鄂尔多斯公司支付经济损失和诉讼合理支出是否恰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鄂尔多斯公司和新浪公司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因网易公司侵犯商标权行为带来的鄂尔多斯公司实际损失或新浪公司的违法所得,故关于经济损失赔偿数额问题,一审法院综合第979531号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市场知名度和新浪公司实施侵犯商标权行为的主观过错、持续时间、影响范围,酌情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并无不当。关于赔偿诉讼合理支出问题,一审法院根据鄂尔多斯公司提交的证据确认合理开支,该认定方式和认定的数额并无不当,因此,鄂尔多斯公司主张赔偿数额过低的上诉理由和新浪公司主张判决支付鄂尔多斯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不当的上诉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鄂尔多斯公司和新浪公司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9250元,由内蒙古鄂尔多斯服装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案件受理费3400元,由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想
审判员范米多
审判员杨绍煜
法官助理张文
书记员刘欣怡

2020-09-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