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四郎瓦株式会社等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25日资讯动态3484673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艾可玛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潘常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龚婷贤,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荣四郎瓦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
法定代表人:枞山朋久,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华东,北京罗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乔健,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艾可玛公司。
2.注册号:6217964。
3.申请日期:2007年8月13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0年2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19类):屋顶;波形瓦;陶土(原材料)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一、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侵犯荣四郎瓦株式会社的著作权。本案中,荣四郎瓦株式会社主张享有著作权的荣四郎瓦标志与诉争商标标志相同,该标志由“EISHIRO”、“荣四郎瓦”和两条横线组成,其中“荣”字的表现形式属于现有的日文汉字,“EISHIRO”为常见英文字母组合,上述文字的书写方式或呈垂直状或呈倾斜状,稍作了艺术处理,但其表达形式与通常使用的字体差异不大,体现的创造性劳动过于微小,因此该标志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虽然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就该标志的著作权权属提交了证据,但由于该标志本身不构成作品,故无法认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侵犯了荣四郎瓦株式会社享有的在先著作权。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前半段的相关规定,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有误,予以纠正。《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虽然艾可玛公司起诉的理由为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有关在先权利的规定,但鉴于法院认为被诉裁定相关认定错误,需要对请求人即荣四郎瓦株式会社提出的其他无效理由进行全面审查,进而判断其他无效理由是否仍然足以支持被诉裁定宣告诉争商标无效的结论。二、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本案中,诉争商标为“荣四郎瓦EISHIRO及图”,与荣四郎瓦株式会社2000年于日本在先注册的商标标志完全相同,同时两商标均核定使用在第19类土瓦等建筑材料上,核定商品类似,已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在行政阶段提交的邮件包括acme@263.net与seirai-yu@eishiro.co.jp之间的邮件,以及kalintian@sina.com.cn与seirai-yu@eishiro.co.jp之间的邮件,部分邮件提到“杭州绿城留庄项目和北京绿城御园见杭州会所图纸”,其中2007年6月6日的一份邮件显示:“关于绿城在杭州临安的项目……我已经推荐了日本的瓦……上海中凯佘山目前已经确定了用法国和日本荣四郎的”。而荣四郎瓦株式会社提交的(2017)京方圆内经证字第46291号公证书显示,艾可玛公司网站(www.acmeroofing.cn)“项目实例”下展示了“杭州绿城留庄公寓2008荣四郎日式陶土平瓦”、“杭州中海钱塘山水别墅2008荣四郎日式陶土平瓦”、“上海紫薇园别墅2007水泥瓦国产岛加贝拉陶瓦”、“上海和记黄埔御翠园荣四郎日式陶土平瓦”等,并显示其电子邮箱为acme@263.net。荣四郎瓦株式会社诉讼阶段证据9参展文件中显示艾可玛公司为荣四郎瓦株式会社的代理人,联系人、联系方式与“上海艾可玛贸易有限公司田朝阳”名片一致,亦与邮件内容相符。但是,证据5邮件未经公证认证,名片、参展文件等证据亦未提交原件,难以确定其真实性,无法作为有效证据证明荣四郎瓦株式会社与艾可玛公司之间形成了代理关系或存在销售代理等业务合作上的磋商,故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情形。三、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至本案审理之时,艾可玛公司申请注册了45件商标,多注册在第19类商品上,标志本身多为外文或外文音译,显著性较强。原审庭审中,艾可玛公司主张其与上述部分品牌的厂商存在合作关系,并声称上述品牌同意其在国内申请注册商标,但是:首先,艾可玛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对上述商标均进行了实际使用,或具有真实使用的意图。其虽主张与部分品牌存在代理关系,但并未对此举证证明,更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国内注册上述品牌获得相关权利人的许可。艾可玛公司诉讼阶段提交的采购合同及发票形成时间为2018年,产品技术手册均为自制证据,建筑杂志上未体现艾可玛公司信息,网站截图未经公证无法认定其真实性,不足以佐证艾可玛公司的主张。其次,艾可玛公司并未就诉争商标与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在日本在先注册的商标完全相同作出合乎常理的解释。再次,在艾可玛公司第6217965号“岛加贝拉TEJASBORJAUniquesince1899及图”商标因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的规定而被无效宣告、以及诉争商标被无效宣告之后,艾可玛公司依然继续申请“岛加贝拉”、“荣四郎瓦EISHIRO”等商标,其主观意图难谓善意。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秩序,不当占用了社会公共资源,已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被诉裁定对此认定不当,法院予以纠正。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艾可玛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诉争商标的核准注册日期处于2001年商标法施行期间,故本案实体问题应当适用2001年商标法。
一、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主张诉争商标损害其在先著作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著作权法等相关规定,对所主张的客体是否构成作品、当事人是否为著作权人或者其他有权主张著作权的利害关系人以及诉争商标是否构成对著作权的侵害等进行审查。商标标志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当事人提供的涉及商标标志的设计底稿、原件、取得权利的合同、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的著作权登记证书等,均可以作为证明著作权归属的初步证据。商标公告、商标注册证等可以作为确定商标申请人为有权主张商标标志著作权的利害关系人的初步证据。”审查判断商标申请注册是否损害他人在先著作权时,应考虑以下要件:涉案作品是否构成著作权法的保护客体;当事人是否为涉案作品的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诉争商标申请人是否可能接触涉案作品;诉争商标与涉案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作品所要求的独创性,应当体现作者个人选择、取舍和安排,这种选择、取舍和安排应当区别于公有领域的表达。本案中,诉争商标由“EISHIRO”、“荣四郎瓦”和两条横线组成,其中“荣”字的表现形式属于现有的日文汉字,“EISHIRO”为常见英文字母组合,结合形式简单,缺乏独创性,不属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损害荣四郎瓦株式会社主张的在先著作权,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前半段的规定。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后半段“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系基于诚实信用原则,旨在对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在国内使用并为相关公众所知晓而具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予以保护,防止他人以不正当目的抢先注册行为的发生。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属于“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应当考虑以下情形:未注册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诉争商标与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构成相同或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与在先未注册商标使用的服务构成同一种或者类似服务;诉争商标申请人明知或者应知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而予以抢注的,可认定其采用了不正当手段。
本案中,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在行政阶段和原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部分为域外证据,部分为自制的单方证据,综合证据情况尚不足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荣四郎瓦EISHIRO”商标在中国境内已经达到有一定影响并为相关公众所知晓的程度。故荣四郎瓦株式会社所提诉争商标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后半段的相关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的规定
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未经授权,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标进行注册,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本案中,综合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在行政阶段和原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无法有效证明其与艾可玛公司之间形成了代理关系,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情形。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三、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
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不正当手段”是指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以使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行为,包括诉争商标申请人采取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等手段的行为。
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艾可玛公司除注册诉争商标外,还在第19类等商品上注册有40余件商标,其中包括“岛加贝拉”、“耐卡”等多件与国际建筑材料品牌商标相同的商标。虽然艾可玛公司在二审中补充提交了电子邮件公证文件、客户授权证明文件及翻译件,但其未提供德国拉菲石板、德国耐卡、英国威廉特纳等公司登记注册的相关手续材料,故难以确定上述授权文件的真实性。同时,艾可玛公司未就诉争商标与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在日本在先注册的商标完全相同作出合乎常理的解释。艾可玛公司在行政阶段和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无法有效证明其申请注册上述商标具有合理事由。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秩序,不当占用了社会公共资源,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艾可玛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艾可玛公司和荣四郎瓦株式会社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均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上海艾可玛贸易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上海艾可玛贸易有限公司与荣四郎瓦株式会社各负担人民币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东勇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书记员王婉晨

2020-08-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