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太阳金贝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与中央电视台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资讯动态653字数 4410阅读模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二审裁定书

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太阳金贝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宝钞胡同**。
法定代表人:赵占国,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立臣,北京融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中央电视台,,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
法定代表人:慎海雄,台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丽春,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苗娟,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央视认为上述书面合同是以欺诈手段订立的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亦是以合同的合法形式,掩盖向幼姝和李笑雷谋取个人利益的非法目的,均构成无效合同;未签订书面合同的六部涉案动画片,依据原创动力公司与太阳金贝公司签订的《动画片版权委托及购买合同》,央视少儿频道可以两年内无限次播放购买的动画片,故无需再行支付费用。
三、关于涉案合同的履行情况
关于涉案动画片于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在少儿频道播放的情况,央视在庭审及书面意见中,提交了其统计的涉案动画片在少儿频道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间的播出情况,分别为:《给快乐加油》播出300集,《开心日记》播出220集,《开心方程式》播出158集,《竞技大联盟》播出150集,《奇思妙想喜羊羊》播出68集;《羊羊运动会》播出60集,《懒洋洋当大厨》播出48集,除《懒羊羊当大厨》每集25分钟外,其余动画片每集15分钟。太阳金贝公司虽提交了证明涉案动画片播放情况的网页打印件,但亦认可上述统计数据。央视还表示,上述播出情况中,有六部涉案动画片涉及剧集赠送情况,是央视工作人员在与太阳金贝公司洽谈过程中,口头答应赠送相应剧集。
关于涉案动画片版权费的支付情况,太阳金贝公司主张应付的费用是央视少儿频道于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播放涉案动画片应付的费用,由于2013年9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播出的《开心方程式》的费用央视已经支付(包含在少儿频道已履行的五份合同中),故太阳金贝公司在本案中对于该部分费用不再主张,现有诉讼请求未包含该部分费用。
四、其他情况
2018年5月21日,太阳金贝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某表示,其仅为该公司营业执照上登记的法定代表人,没有出资或参与过经营,本案诉讼中其签署的文书均系其同学韦某(李笑雷丈夫)让其签字的,不代表其真实意思表示,其无权代表公司作出任何决定。2018年7月10日,赵某又表示其以太阳金贝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声明,本案起诉是其真实意思表示。2019年6月14日,赵某又做出与2018年5月21日相同的陈述,且其与太阳金贝公司、韦某共同出庭时,未表示撤回本案起诉。
韦某对赵某的上述表述亦认可,并表示李笑雷是其爱人,吉林检察院向其归还了太阳金贝公司的公章、税务等材料,公司员工社保、工资发放一直由其负责,其与太阳金贝公司没有劳动合同关系。韦某和太阳金贝公司均表示,太阳金贝公司一直由李笑雷实际经营,现在由韦某实际控制。对于太阳金贝公司与少儿频道已履行的合同的收益分配,韦某表示没有区分是综合频道还是少儿频道的入账,是整体进行分配。对于涉案版权费的分配,太阳金贝公司表示,会按照公司法的规定进行分配,如果向幼姝和李笑雷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可以向太阳金贝公司主张权利。
此外,向幼姝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参加诉讼申请书,申请本案中止审理,并移送公安机关,向幼姝作为独立请求权人参加诉讼。理由为:太阳金贝公司是其创立,其有85%出资,所以认为本案是央视拖欠向幼姝的款项,不应由太阳金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某占有。向幼姝还表示其是为了从太阳金贝公司的经营中获利才成立太阳金贝公司,且太阳金贝公司仅将涉案动画片卖给央视,没有与其他主体交易过;与央视的交易款不区分具体频道,都是先支付到太阳金贝公司的账户中,然后再由向幼姝进行分配,一般是按比例分配给向幼姝和李笑雷;由于太阳金贝公司现处于吊销状态,故涉案合同的购片款亦应当直接支付给向幼姝和李笑雷。
以上事实,由太阳金贝公司提交的判决书及生效证明、合同、统计表、网页打印件,一审法院调取的合同、授权书、动画片发行许可证、支付凭证、司法会计鉴定报告、起诉书、央视周报、情况说明以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结合在案证据及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案有两方面的争议焦点:一是太阳金贝公司提起本案诉讼是否符合法律要求;二是本案诉讼应如何处理。
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一审法院考虑到:第一,本案起诉材料盖有太阳金贝公司公章,且并无证据显示本案存在冒用、盗用公章的情形;第二,赵某作为诉讼阶段公示的太阳金贝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对外可以代表公司进行行为,且赵某已在起诉书、授权委托书等诉讼材料中签字,赵某未表示其签字时存在胁迫等情形,亦未表示要撤回本案诉讼。综上,一审法院认为太阳金贝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符合法律要求,央视辩称太阳金贝公司无权提起本案诉讼,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央视辩称考虑到本案与65号刑事案件的关联,认为本案亦涉及刑事犯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在分析本案是否属于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时,一审法院考虑到:第一,65号刑事判决书涉及的综合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时间始于2011年7月19日,并一直持续到2013年12月;本案证据显示少儿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自2012年7月至2013年12月间共签有多份合同,加之涉案合同,交易一直持续至2014年8月,故少儿频道、综合频道分别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时间基本重合,且综合频道交易在先。第二,65号刑事判决书中载明综合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订立的第一个合同(订立时间为2011年7月19日),是由李笑雷代表太阳金贝公司签订;少儿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订立的、已履行的多份合同以及未履行的涉案书面合同,也均是李笑雷代表太阳金贝公司签字。第三,少儿频道已履行的多份合同中涉案动画片的交易价格,与综合频道2013年9月2日后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价格一致,同时亦是太阳金贝公司在本案中主张参考的价格。第四,司法会计鉴定报告对于太阳金贝公司转卖到综合频道和少儿频道的收益去向,作为一个整体予以列明,并未区分两个频道各自的收益去向。向幼姝在介绍综合频道与少儿频道购片款的收益去向时,表示太阳金贝公司成立即是为了在与央视的交易中为其和李笑雷获利,从两频道得来的收益都会先进入太阳金贝公司的账户,再按比例分配给向幼姝和李笑雷个人,基于涉案合同产生的购片款也同样应分配给向幼姝和李笑雷个人。韦某对于涉案合同购片款的收益去向,虽未表示要分配给向幼姝和李笑雷,但考虑到韦某是李笑雷的丈夫,太阳金贝公司现由韦某实际控制,且太阳金贝公司已处于吊销状态,故涉案合同购片款一旦支付将较大可能由韦某、李笑雷个人获得。第五,向幼姝、李笑雷、韦某及多人在刑事判决中的证人证言均表示太阳金贝公司是向幼姝和李笑雷合作成立,本案中,韦某否认向幼姝与太阳金贝公司的关系,明显与刑事案件中其作证的内容不符。且太阳金贝公司从原创动力公司获得的涉案动画片的授权,是专门授权其与央视综合频道和少儿频道进行交易,并未涉及其他授权事项。
综合上述因素,由于包含涉案合同在内的央视少儿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情况,与65号刑事判决书中央视综合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情况,在交易时间、交易形式、交易价格、代表主体等方面基本一致,涉案合同收益若支付亦较大可能由向幼姝和李笑雷个人获得,在65号刑事判决书已认定向幼姝、李笑雷在央视综合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中构成贪污罪、行贿罪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具有犯罪嫌疑,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本院认为: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材料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阶段的主要争议焦点为:本案是否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
一、关于事实部分
首先,关于太阳金贝公司请求调取65号刑事案件全部卷宗的申请,本院认为,一审阶段法院已向吉林中院调取了65号刑事案件相关材料,该证据材料已足以证明本案相关事实,太阳金贝公司请求再次调取该案件材料的申请无充分事实理由,本院不予批准。
其次,关于一审裁定中查明的65号刑事案件事实是否记载有误的问题,本院认为,一审法院系根据其调取的65号卷宗所载明的部分事实在一审裁定中进行了整理列举,该记载情况并未超出65号卷宗载明的事实,太阳金贝公司关于一审法院对65号刑事案件存在断章取义的相关主张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此外,一审法院将韦东在一审阶段的陈述及向幼姝向一审法院提交的参加诉讼申请书内容在查明事实的部分进行列明,并无不当,太阳金贝公司的相关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法律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关于是否能适用上述规定,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了少儿频道、综合频道分别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时间基本重合、交易形式、交易价格、代表主体等方面基本一致,涉案合同收益若支付亦较大可能由向幼姝和李笑雷个人获得,65号刑事判决书已认定向幼姝、李笑雷在央视综合频道与太阳金贝公司的交易中构成贪污罪、行贿罪等因素,认定本案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具有犯罪嫌疑,应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结论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太阳金贝公司关于本案法律适用有误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太阳金贝公司认为,一审裁定认定本案有犯罪嫌疑的结论与65号刑事判决内容相矛盾。对此,本院认为,本案所涉事实包括尚未履行完毕的事实合同,该事实在65号刑事判决中并未涉及,故太阳金贝公司关于该认定与65号刑事判决内容矛盾的相关理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二审中,央视补充提交了太阳金贝公司的登记信息,用以证明其出资及高管信息系虚假信息等。庭审中,太阳金贝公司向本院申请调取65号案件全部卷宗。

审判长仪军
审判员夏旭
审判员李迎新
法官助理吴桐
书记员刘博

2020-08-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