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全养(山东)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等与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资讯动态512字数 2830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中信全养(山东)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泰安市。
法定代表人:王群,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现伟,山东千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朱鹤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义彪,北京观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敏,北京观永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丁萍,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中信全养公司
2.注册号:1420776
3.申请日期:1999年1月18日
4.注册公告日期:2000年7月14日
5.专用权期限至:2020年7月13日
6.核定使用商品(第29类,类似群2912):干食用菌。
二、诉争商标使用证据提交情况
中信公司在行政阶段提交了百度检索结果打印件作为证据。
中信全养公司在行政阶段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复印件):
1.著名商标证书、荣誉证书;
2.检验报告;
3.商标许可使用协议及发票公证书、合同;
4.订购协议及发票;
5.中信全养公司与泰安市海天包装有限公司(简称海天公司)产品包装采购协议及发票公证书、产品包装实物照片;
6.《山东中信品牌整合系统创建服务协议书》及发票;
7.办公用品、员工服装等实物照片;
8.食品生产许可证、商务部业务系统统一平台商业特许经营管理信息管理网站截图。
中信公司在诉讼阶段提交了以下新证据(复印件):
1.中信全养公司相关介绍;
2.中信全养公司企业变更信息及行政许可信息;
3.中信全养公司商品条码查询信息;
4.中信全养公司专利信息查询;
5.上海富田贸易公司(简称富田公司)介绍;
6.抚松县红星土特产品有限公司(简称红星公司)信息;
7.泰安市海天包装公司印刷资格查询信息;
8.中信全养公司抢注系列带“中信”标志商标信息。
中信全养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提交了中信全养公司食品生产许可证副页复印件作为新证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中信全养公司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1、2、6、7、8以及诉讼阶段提交的新证据不属于对诉争商标的使用证据。证据3显示,中信全养公司于2015年1月2日将诉争商标授权给红星公司使用,许可期限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证据4“中信”牌干蘑菇、干香菇、木耳塑料袋采购订单及发票,虽能体现红星公司与抚松县益轩阁参茸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25日签订了干蘑菇购销合同并有相应发票。但该笔交易金额仅为450元,规格为50克/袋的商品3袋,交易量小且仅涉及一个交易对象,不符合通常的商标使用惯例,仅说明中信全养公司在2015年1月4日至2018年1月3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偶然、象征性的使用,不属于商标法所规定的有效使用行为。证据5有关塑料袋采购合同,因合同所涉商品的规格、数量、单价、总价与发票均不能对应,难以体现真实履行情况。另外,有关产品包装实物照片为自制证据,不能体现指定期间。证据6有关订单及发票,因订单载明的干食用菌与发票显示的食用菌粉不一致,在案证据不能证明食用菌粉与干食用菌属于相同商品,故该证据不能体现合同的真实履行情况。因此,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182584号关于第1420776号“中信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就中信公司针对诉争商标提出的撤销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本院认为: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商标局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九个月内做出决定。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据此,商标的使用不仅要公开、真实、合法,还应该与特定商品、服务相联系并且必须发生在商业活动中,以使商标起到区分商品、服务来源的作用。
本案中,综合考虑中信全养公司在商标确权行政阶段及本案一审、二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其在中信全养公司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1、2、6、7、8及一审阶段提交的新证据、二审阶段补充提交的证据3、7,不属于对诉争商标的使用证据。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5有关塑料袋采购合同,因合同所涉商品的规格、数量、单价、总价与发票均不能对应,难以体现真实履行情况;二审阶段补充提交的证据6未能体现诉争商标;有关产品包装实物照片为自制证据,不能体现指定期间。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3显示,中信全养公司于2015年1月2日将诉争商标授权给红星公司使用,许可期限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证据4“中信”牌干蘑菇、干香菇、木耳塑料袋采购订单及发票,虽能体现红星公司与抚松县益轩阁参茸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25日签订了干蘑菇购销合同并有相应发票。但该笔交易合同中记载的金额仅为450元,规格为50克/袋的商品3袋;发票中记载的为单位克、数量150、单价2.91262135922,无论按照合同的记载,还是发票的记载,其显示的交易量小且仅涉及一个交易对象,不符合通常的商标使用惯例,虽二审期间中信全养公司补充提价了证据1,但上述发票并未显示诉争商标,故仅行政阶段的证据3不足以认定中信全养公司对诉争商标进行了有效的使用。行政阶段的证据6、二审阶段的证据2及证据4有关订单及发票,因发票显示为食用菌粉等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干食用菌不相同的商品,故上述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使用。二审阶段提交的证据5及中信全养公司二审庭审阶段提交的2019年授权案外人使用诉争商标的证据均未在指定期限内。综上,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原审法院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中信全养公司的相关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中信全养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中信全养(山东)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东勇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王媛媛
书记员刘宇

2020-08-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