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与武汉茗禅轩茶饮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13日资讯动态308字数 2452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金艳,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茗禅轩茶饮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
法定代表人:王少荣,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晓娟,北京市正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昕,北京市正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第三人:安徽酷米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安徽酷米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酷米公司)。
2.注册号:6107538。
3.申请日期:2007年6月13日。
4.有效期限至2020年2月13日。
6.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手提电话、电池、手提无线电话机、成套无线电话、卫星导航仪器、头戴耳机、MP4播放器、照相机(摄影)、天线、充电器。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246184号《关于第6107538号“SOP及图”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8年12月24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于2014年10月20日至2017年10月19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部分核定商品上未进行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诉争商标在手提电话、手提无线电话机、成套无线电话、卫星导航仪器、天线商品上予以维持,在其余商品上予以撤销。
三、其他事实
行政阶段,酷米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证据:1.SOP手机京东旗舰店截图,显示手机商品背面标注有“SOP”;2.“SOP”产品展会及品牌相关活动宣传资料,其中“SOP”产品展会照片显示有诉争商标,未显示证据形成时间;3.“SOP”产品进网检验报告(部分内容);4.酷米公司工信部手机进网查询资料;5.“SOP”产品采购订单及发票复印件。商标评审委员会调取了酷米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交的证据:6.SOP手机京东旗舰店截图;7.“SOP”产品展会及品牌相关活动宣传资料,内容与证据2基本相同;8.“SOP”产品认证实验报告(部分内容);9.“SOP”产品进网检验报告(部分内容);10.酷米公司工信部手机进网查询资料;11.“SOP”产品采购订单及发票复印件。
原审诉讼阶段,武汉茗禅轩茶饮有限公司(简称茗禅轩公司)提交的证据为:酷米公司注册的其他商标信息,显示酷米公司于2011年12月14日在手机商品上注册第10307806号商标,标志为“SOP及图”,该商标与诉争商标的明显差别仅在于“SOP”字母组合的字体稍有不同;生效法院判例;百度百科对“手机”“天线”“卫星导航仪器”的名词解释。
原审法院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茗禅轩公司不服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酷米公司提交的证据中仅有证据2和7中“SOP”产品展会及相关宣传照片中显示有诉争商标,但上述照片均未显示证据形成时间。酷米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均未显示诉争商标,仅显示产品的商标或型号为“SOP”字母组合,且该字母组合的字体与第10307806号商标中“SOP”字母的字体更为接近。酷米公司于指定期间在同时享有诉争商标与第10307806号商标专用权的情况下,其提交的发票等证据无其他证据佐证,无法确认发票等证据显示的品牌为诉争商标,故酷米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鉴于原审法院系采信茗禅轩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新提交的证据基础上撤销被诉决定的,故诉讼费用应由茗禅轩公司承担。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8月30日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关于诉争商标是否属于连续三年停止使用应被撤销的情形,需要根据在案证据就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在所核定使用商品上是否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商业使用作出认定。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行为。上述规定的目的,是为了督促商标权人对其注册商标在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上真实、合法、规范、公开、有效地进行使用,从而发挥商标的实际效用,能够使相关公众基于注册商标区分提供商品或服务的不同市场主体,防止浪费商标资源,随意侵占公共资源。商标权人自行使用、许可他人使用以及其他不违背商标权人意志的使用,均可认定属于实际使用的行为。
本案中,酷米公司提交的京东旗舰店截图、产品展会及品牌活动宣传资料、检验报告、进网查询资料等证据或未显示诉争商标,或未显示证据形成时间;检验报告显示的商品型号为SOP-S7等型号,电信设备进网管理的网页截图亦将SOP-S7列为商品型号,且检验报告、电信设备进网管理的网页截图、实验报告等单独均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的使用,需结合诉争商标进入市场流通领域的销售证据等予以认定,而酷米公司提交的相关采购订单及发票数量较少,且亦未完整显示诉争商标。综上,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的使用,原审判决相关认定并无不当。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武汉茗禅轩茶饮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樊雪
审判员王晓颖
审判员宋川
法官助理李双阳
书记员王译平

2020-08-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