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尔锚(上海)轴承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15日资讯动态535字数 2636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诺尔锚(上海)轴承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法定代表人:ErikMattiasJaginder,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麻莉坤,河北王笑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青,北京高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倩,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李娜,女,汉族,1984年10月27日出生,住内蒙古自治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诺尔锚公司。
2.注册号:8173220。
3.申请日期:2010年4月2日。
4.核准日期:2011年4月7日。
5.标志:(详见附图)。
6.核定使用商品(第7类):电梯(升降机);船用自动锚;起重机;升降机传动带;升降设备;起重设备;装卸设备;起重机(动臂式);运输机(机器);起重机(升降装置)。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126516号《关于第8173220号“POWERTEX”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8年10月12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2013年11月15日至2016年11月14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决定:诉争商标予以撤销。
三、其他事实
在商标评审阶段,诺尔锚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电梯采购合同。
在原审诉讼阶段,诺尔锚公司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商标许可使用授权书及相关公司存续证明;
2.诺尔锚公司及关联公司的权属关系情况、翻译;
3.供应商出具的情况说明;
4.被许可单位与宁波宝利联合进出口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宝利公司)存在交易往来的商业发票、装箱单、订单及付款凭证;
5.被许可单位与青岛勤德索具有限公司(简称勤德索具公司)存在交易往来的采购订单、装箱单、生产合同、商业发票、付款凭证;
6.产品说明书、翻译;
7.公司简介。
此外,根据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的记载,爱萨福(上海)物流装备有限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经核准企业名称变更为诺尔锚公司。
原审法院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诺尔锚公司提交的商标许可使用授权书及相关公司存续证明、诺尔锚公司及关联公司的权属关系情况仅能证明诉争商标授权给他人使用的情况和诺尔锚公司与其关联公司的权属关系;诺尔锚公司提交的供应商出具的情况说明、产品说明书、翻译和公司简介为自制证据,或不在指定期间,或无法确定其形成时间,真实性较低,证明力较弱;诺尔锚公司提交的电梯采购合同并未显示诉争商标且在无相关发票等证据佐证情况下,无法确定其已真实履行;诺尔锚公司提交的被许可单位分别与宁波宝利公司、勤德索具公司存在交易往来的商业发票、装箱单、订单及付款凭证等证据中显示的商标与诉争商标差异明显,诉争商标中字母“T”与“E”之间具有特别的设计,而证据中显示的均为常规打印体字母。诺尔锚公司亦同时拥有第8173202号“POWERTEX”注册商标(详见附图,在另案中被提起撤三申请),该商标标志即为常规打印体字母,且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完全相同。诺尔锚公司在两案中提交了相同的商标使用证据。综合上述情况,在案证据无法证明系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因此,在案证据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商品上于指定期间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诉争商标应当予以撤销。
本院认为:本案的指定期间跨越2001年商标法施行期间和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施行期间,本案实体问题的审理适用2001年商标法,程序问题的审理适用2014年商标法。
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使用注册商标,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
诺尔锚公司在第7类的电梯、起重机、起重设备等商品上拥有诉争商标标志和第8173202号商标,其中诉争商标标志“POWERTEX”中的两个字母“T”“E”系经过设计,非常规字母字体;第8173202号商标标志中的“POWERTEX”为常规打印体字母。
根据诺尔锚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其在商标评审中提交的电梯采购合同,未显示诉争商标,亦未提交相关发票佐证该合同得以实际履行。诺尔锚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提交的授权书,虽可证明诺尔锚公司将诉争商标授权他人使用,但其在原审诉讼阶段和二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购货-发票、形式发票、商业发票、装箱单、订单等证据,在其他当事人对真实性无异议的情况下,由于显示的商标标志与第8173202号商标基本相同,而与诉争商标标志明显不同,不能证明系对诉争商标的使用。诺尔锚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和二审诉讼阶段提交的供应商出具的《情况说明》,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证明力较弱。诺尔锚公司在二审诉讼阶段提交的宁波宝利公司与浙江绑强公司签订的《工矿购销合同》、发票等,滁州邦强公司的《买卖合同》、清单、发票、转款凭证等均为复印件,即使是真实的,但《工矿购销合同》中显示的商标标志与第8173202号商标基本相同,《买卖合同》系关于标签的定制购买合同,并不能证明系对诉争商标的使用,或者使用诉争商标的商品进入了流通领域。标签设计图虽显示了诉争商标,但并未显示形成时间。诺尔锚公司提交的产品标签、产品说明书、手拉葫芦宣传页、宣传手册等均为自制证据,证明力较弱,且未显示时间,无法证明诉争商标系在指定期间的使用。因此,综合考虑诺尔锚公司名下拥有不同注册商标的情况,并基于上述理由,诺尔锚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性使用。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诺尔锚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诺尔锚(上海)轴承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闻汉东
法官助理韩哲宏
书记员何雅

2020-08-1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