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言吾堂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资讯动态527字数 1905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言吾堂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涂炬,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凯,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鹏,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亮,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言吾堂公司。
2.申请号:27187507。
3.申请日期:2017年10月31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41类,类似群4101-4102;4104-4105):学校(教育);函授课程;教育;辅导(培训);家教服务;安排和组织现场教育论坛;组织教育或娱乐竞赛;安排和组织学术讨论会;文字出版(广告宣传文本除外);俱乐部服务(娱乐或教育)。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福建子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2.注册号:16444225。
3.申请日期:2015年3月5日。
4.专用期限至:2026年5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41类,类似群4101-4102;4104):学校(教育);教育;培训;实际培训(示范);组织文化或教育展览;书籍出版;函授课程;寄宿学校;职业再培训;幼儿园。
(二)引证商标二
1.申请人:子曰众圣(北京)影视文化有限责任公司。
2.申请号:20369652。
3.申请日期:2016年6月20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10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41类,类似群4105):娱乐服务。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16330号《关于第27187507号“子曰语文”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1月21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条之规定为由作出被诉决定,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四、其他事实
言吾堂公司在原审庭审中明确表示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与各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分别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不持异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分别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之规定。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言吾堂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鉴于言吾堂公司在原审庭审中明确表示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与各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分别构成同一种或者类似服务不持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截至本案二审终结,引证商标一在核定使用的服务上为有效的在先注册商标,可以作为判断诉争商标能否获准注册的依据。言吾堂公司提请暂缓审理本案的理由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情形,本院对其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的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存在某种特定联系。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商标的音、形、义等因素,采用隔离观察、整体比对的方法,并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综合判断。
本案中,诉争商标由汉字“子曰语文”构成,引证商标一由汉字“子曰”构成,引证商标二由篆体字“子曰”及图构成。诉争商标完整包含引证商标一、二的显著识别文字“子曰”,且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在呼叫、含义等方面较为相近,分别构成近似商标。当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服务上时,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或者认为服务来源之间存在特定的联系。此外,言吾堂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过宣传使用能够与引证商标一、二相区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分别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的认定结论并无不当。言吾堂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言吾堂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北京言吾堂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刘岭
审判员吴斌
法官助理黄涛
书记员刘妍

2020-08-1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