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瑞海交通工程有限公司等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21日资讯动态345字数 4013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兆莉,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哈尔滨瑞海交通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法定代表人:林海,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冬平,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晶,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速达,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岩,上海百一慧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少兰,上海百一慧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第13695541号“葫芦娃一家人”商标(简称诉争商标)由瑞海公司于2013年12月9日提出注册申请,于2015年2月2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服务为第43类的“备办宴席;餐厅”等,专用期限至2025年2月20日。
上海美影公司的原名称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后于2015年12月30日更名为现在的企业名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1986年推出剪纸动画片《葫芦兄弟》,该动画片的主要角色系按服饰颜色区分的大娃至七娃共七个不同颜色葫芦娃角色形象,七个葫芦娃角色造型一致,仅是服饰颜色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其共同特征是:四方的脸型、粗短的眉毛、明亮的大眼、敦实的身体、头顶葫芦冠、颈戴葫芦叶项圈、身穿坎角短裤、腰围葫芦叶围裙。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1996年将《葫芦兄弟》剪纸动画片制作成VCD进行出版发行,于2008年将《葫芦兄弟》十三集合成制作成一部电影进行公开放映。1988年至2009年间,《葫芦兄弟》荣获广播电影电视部授予的优秀美术片奖、第五届中国(常州)国际动漫艺术周国际动画比赛“电影长片类评审团特别奖”、第五届中国国际动漫节“美猴奖”、中国儿童少年电影第三届“童牛奖”等奖项。
2018年4月12日,上海美影公司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上海美影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了“葫芦兄弟”百度百科搜索、DVD封面及该片获得荣誉、相关判决书等证据,瑞海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了营业执照、全国门店列表、获奖证明等证据。

2019年4月26日,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9]第88612号《关于第13695541号“葫芦娃一家人”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认为:诉争商标在餐厅等服务上的注册使用并不易使一般公众将服务的提供者与上海美影公司相联系,从而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损害上海美影公司就“葫芦娃”角色名称所享有的合法权益。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损害上海美影公司的在先角色名称权益。上海美影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上海美影公司已在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餐厅;餐馆”等相同或类似服务上在先使用与诉争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且经使用已具有一定影响,未构成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此外,对上海美影公司依据2014年商标法第四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提出的评审请求亦不予支持。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上海美影公司不服被诉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原审诉讼中,上海美影公司又向原审法院补充提交了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相关裁定、《葫芦兄弟》影碟、有关《葫芦兄弟》授权合同等32份新证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和瑞海公司对上海美影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的证明力不予认可。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现有证据证明动画片《葫芦兄弟》自1986年完成创作发表后,以及后续电影版发行以来,进行了广泛地持续播放,荣获了诸多荣誉奖项,片中的“葫芦兄弟”角色也被相关公众一致俗称为“葫芦娃”,该角色名称已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与影片建立了直接且明确的对应关系。如果将其作为商标使用在相关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其经过权利人的许可或者与权利人存在特定联系,故“葫芦娃”的角色名称构成相关司法解释中所指的在先权益。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沪二中民五(知)终字第62号民事判决(简称第62号民事判决)中,认定上海美影公司对涉案美术作品享有除署名权以外的著作权。该事实属于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故在无相反事实的情况下,对该事实亦予以认定。瑞海公司据此有权依照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主张现有的在先权利。
由于动画片《葫芦娃》讲述的是几个本领超群的葫芦娃为救爷爷,与妖怪展开激烈搏斗,从而体现一家人之间的友情与关爱的故事,诉争商标将“葫芦娃”与“一家人”组合在一起,与“葫芦娃”角色名称近似。由于当前开设以动画、动漫、童话故事名称、角色名称为设计风格,营造就餐氛围的主题餐厅较为流行,已成为相关公众认可的商业模式,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在餐厅、餐馆等服务上,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服务来源于“葫芦娃”角色名称的权利人或与其具有特定联系,进而产生混淆误认。不仅如此,考虑到瑞海公司还在餐厅、餐馆等服务上申请注册了多件“金刚葫芦娃”文字、“葫芦娃”图形商标,可以认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不正当地利用了上海美影公司基于对“葫芦娃”角色名称所应当享有的商业价值和交易机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损害了上海美影公司对“葫芦娃”的角色名称权益,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情形,应予无效宣告。被诉裁定适用法律有误,对此予以纠正。
本案中,上海美影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瑞海公司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是采取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或不具有真实使用意图,故对上海美影公司提出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理由不予支持。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正确。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侵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对于著作权保护期限内的作品,如果作品名称、作品中的角色名称等具有较高知名度,将其作为商标使用在相关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其经过权利人的许可或者与权利人存在特定联系,当事人以此主张构成在先权益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本案中,上海美影公司主张其对动画片《葫芦兄弟》中的“葫芦娃”角色名称享有相关权益。判断作品名称、角色名称能否为成为2014年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保护的合法权益,可以综合考虑如下因素:1.作品是否在著作权保护期限之内;2.作品名称、角色名称是否具有较高知名度;3.作品名称、角色名称与诉争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3.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与作品、角色及其衍生产品的类似程度或关联程度;4.将作品名称、角色名称作为商标使用是否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获得了作品权利人的许可或者与权利人存在特定联系。
上海美影公司自1985年年底开始组织创作,并于1986年摄制完成并陆续完成推出了动画片《葫芦兄弟》,之后还推出了电影。上海美影公司的动画片《葫芦兄弟》属于我国著作权法上的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目前仍在著作权保护期内。该部作品自推出以来,通过电视台、电影院、光盘等形式进行了播映、放映和发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持续传播,并获得若干荣誉,使得该部动画片中七个“葫芦娃”的角色在社会公众中具有较高知名度。因此,《葫芦兄弟》中的“葫芦娃”角色基于其具有的较高知名度,已经形成了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前半段所保护的角色名称权益。上海美影公司享有该部动画片中“葫芦娃”角色形象美术作品除署名权之外的著作权,上海美影公司对“葫芦娃”角色名称权益有权提起主张。虽然瑞海公司在二审诉讼中提交了名为《葫芦娃》的作品以及作品中的角色亦称之为“葫芦娃”的相关证据,但这些基于民间故事搜集整理形成的作品在故事情节上与上海美影公司的动画片《葫芦兄弟》存在明显区别,且瑞海公司所提交作品的知名度较低、作品中角色的知名度亦较低,难以与上海美影公司所主张的“葫芦娃”角色的知名度相提并论,也就是说,瑞海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并不能推翻“葫芦娃”角色与上海美影公司之间稳定的指向性。
诉争商标标志“葫芦娃一家人”与“葫芦娃”角色名称在文字上具有包含关系,在含义上与动画片中七个“葫芦娃”和一位老爷爷组成一家人也具有较强的关联,故诉争商标标志与“葫芦娃”角色名称构成近似。同时,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餐厅等服务,属于动画片类作品较为常见衍生开发模式。瑞海公司在餐厅等服务上注册和使用诉争商标,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获得了上海美影公司的授权许可,或者误认为使用诉争商标的服务提供者与上海美影公司之间存在特定联系,进而不正当利用了上海美影公司基于“葫芦娃”角色形象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挤占了“葫芦娃”角色形象的商业价值和交易机会。况且,瑞海公司还申请了与“葫芦娃”造型形象构成实质性相似的图形商标,可以推定其主观上难谓善意。因此,原审法院关于诉争商标的注册损害了上海美影公司对“葫芦娃”享有的角色名称权认定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瑞海公司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哈尔滨瑞海交通工程有限公司各负担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闻汉东
法官助理韩哲宏
书记员何雅

2020-08-1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