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与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9月21日资讯动态414字数 2657阅读模式

北京互联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原告: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东园****楼****。
法定代表人:黎直前,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莉莉,北京润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糜志彬,北京润创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新韶西路**湖光山色家苑**栋**法定代表人:杨威。
被告:杨威,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一、关于涉案作品权属的事实
优酷公司提供涉案作品上标明的权属信息截图,证明优酷公司依法享有涉案作品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第一张截图显示涉案作品名称“飞驰人生”,第二张截图显示“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归属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右上角均有“YOUKU”标识。
二、关于涉案侵权行为的事实
优酷公司提供(2019)京长安内经证字第24697号公证书。公证书显示,2019年3月25日,在公证员的见证下,对申请人的honor手机进行恢复出厂设置,格式化内部存储空间,重置手机,下载并安装微信,登录微信搜索“贝壳找电影”,点击“贝壳找电影-小程序”项下的“贝壳找电影”,右上角“更多”图标中点击“关于贝壳找电影”,点击“更多资料”显示“开发者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91430103MA4PN85T37)”。返回上一页面,点击“进入小程序”,进入“首页”页面显示有,每日推荐、电影榜单、剧荒戳我、商业合作、分享好友等板块,设置有“最新电影”模块,展示有若干部影片的海报。点击“飞驰人生”,显示有涉案影片的名称、类型、导演、主演及海报,进入涉案作品展示页,显示有海报、影片名字、类型、导演、演员、评分、上映年份、文字摘要,并设置有收藏、看过选项。点击“点我在线观看”,进入播放页面,拖拽进度条播放视频,播放界面显示有“写留言”“收藏”“打赏作者”“播放源列表”。
三、赔偿损失依据
优酷公司提供(2019)京海诚内民证字第07149号公证书,证明:1.涉案作品热播期间百度搜索指数超过13万次每日。2.涉案作品在豆瓣获得9.0分的超高评分,并引起热烈讨论,获得极高美誉度。3.涉案作品的微博话题讨论数量近170万,阅读数量超过15亿。4.涉案作品曾在第5届豆瓣电影年度榜单中获“最值得期待的华语电影(提名)”,超过55万人为涉案作品打分。5.第三方权威统计机构艺恩数据中国票房提供的数据显示,涉案作品累计票房首映当日票房破3亿元人民币,总票房超17亿元人民币,网络播放量也高达2.7亿次。
优酷公司提供《电影作品专有许可使用合作协议》显示:甲方: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乙方: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甲乙双方同意并确认,乙方根据本协议约定和下表所示内容授权甲方使用该片:授权作品:电影作品《飞驰人生》,授权权利:信息网络传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转授权权利,就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独立维权权利……授权期限:本协议签署生效后且自影片于中国大陆院线公映后60日(即2019年4月6日)起10年……双方同意,该片许可授权费用为人民币50000000元(大写:人民币伍仟万元)。
优酷公司提供(2019)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5516号公证书,证明用户在优酷公司旗下“优酷”平台须付费观看涉案作品,价格为非VIP会员12元,VIP会员6元。
优酷公司提供律师费发票、公证费发票,证明优酷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律师费5000元,公证费5000元。优酷公司主张以上费用是批量结算,没有对应的具体数额。
另查明,杨威是超朗公司的唯一股东。
超朗公司、杨威未作质证。
以上事实,有优酷公司提交的许可证、授权书、确认书、公证书及公证视频、网页截图、合作协议、增值税普通发票以及当事人陈述意见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和本院查明的事实,优酷公司经合法授权取得涉案作品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根据优酷公司取证的公证书及视频显示,超朗公司是涉案微信小程序“贝壳找电影”的运营者。在“贝壳找电影”的“首页”页面展示有每日推荐、电影榜单等板块,通过点击“飞驰人生”,可进入涉案作品视频播放页面进行完整观看。从“贝壳找电影”页面内容来看,其主要功能为提供电影、电视剧等视频播放内容的网站,其以热度榜单的形式不仅显示有影片的名称、类型、导演、主演、海报、评分、上映年份等信息,还附有文字摘要简介对涉案作品进行了推介,并设置有收藏、看过、写留言、打赏作者等选项功能,具有较强的互动性,不同于普通的网络服务提供者。综上,超朗公司未经许可,通过微信小程序提供涉案作品的在线播放服务,主观过错明显,应承担侵权责任。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根据在案证据不能确认涉案侵权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或侵权获利情况,本院将综合考虑涉案影视作品的知名度、超朗公司的侵权性质情节等各类因素,对优酷公司主张的经济损失酌情予以支持。关于合理支出,优酷公司提供了律师费发票和公证费发票,但不能说明是仅就本案支出的费用,本院将综合考虑本案复杂程度、工作量、律师收费标准,公证取证情况等各类因素,对合理支出酌情予以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经查,杨威是超朗公司的唯一股东,未出庭举证证明超朗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应当对侵权损害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5万元,合理支出1万元;
二、杨威对上述第一项判决确定的债务与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440元,由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杨威负担6864元,由北京优酷科技有限公司负担4576元。公告费由湖南超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杨威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审判员刘更超
法官助理张夏意
书记员吕可

2020-08-1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