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军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3日资讯动态3141864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军,住上海市松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淑娟,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云涛,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亚晶,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南通五梁红农产品专业合作社,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
法定代表人:姜卫忠,总经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南通五梁红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简称五梁红合作社)。
2.注册号:17057132。
3.申请日期:2015年5月27日。
4.专用期限至2026年8月13日
6.核定使用商品(第30类):茶;蜂蜜;甜食;粽子;米;谷类制品;谷粉制食品;以谷物为主的零食小吃;调味品;豆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自然人陈永康已于1985年3月9日逝世,故其姓名不再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保护的范畴。陈军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陈永康”这一姓名在陈永康去世后在水稻等相关领域具有较大经济价值,故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损害在先姓名权的行为。
陈军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陈军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在“茶;蜂蜜;米”等商品上使用“陈永康”标志并具有一定影响,故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后半段“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情形。
五梁红合作社相关注册商标存在真实的商业使用,陈军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五梁红合作社存在上述扰乱商标注册和管理秩序的行为,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陈军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在先权利,包括当事人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享有的民事权利或者其他应予保护的合法权益。争议商标核准注册时在先权利已不存在的,不影响争议商标的注册。民事权利能力因死亡而终止,自然人死亡便丧失了民事权利能力,不能再作为权利主体而存在,只有在世的自然人才能享有姓名权,一旦自然人去世,就不能再依据该条款请求给予保护。本案中,自然人陈永康已于1985年3月9日逝世,其民事权利能力已经终止,在诉争商标核准注册时,陈军所主张的在先权利已经不存在。因此,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情形,陈军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在审查是否构成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况时,要考虑是否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对于只损害特定民事权益的情形不应适用该条款。本案中,虽陈军提交的证据显示五梁红合作社注册了大量的商标,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商标系围绕“崇明岛”注册,五梁红合作社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其对“崇明岛”商标进行了真实使用,具有真实的商业使用意图。在五梁红合作社为满足自身商业使用之需申请注册商标,且有真实使用意图的情形下,不能仅凭商标注册数量即判定商标申请人具有其他不正当手段,在判断该条款时仍需考虑申请人申请注册商标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因此,在五梁红合作社提交的有关商标使用证据的前提下,陈军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五梁红合作社存在扰乱商标注册和管理秩序的行为。因此,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陈军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陈军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的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陈军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樊雪
审判员王晓颖
审判员宋川
书记员宋爽

2020-08-1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