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凯斯迪尔农业装备有限公司与迪尔公司等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4日资讯动态3283201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凯斯迪尔农业装备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潍坊市。
法定代表人:李殿荣,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志泽,北京泽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项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迪尔公司,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
法定代表人:迈克尔W.米姆,助理秘书。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展,北京安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旭,北京安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查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证据采信得当,且有被诉裁定、诉争商标的商标档案、各引证商标的商标档案、各方当事人在评审程序和诉讼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损害了迪尔公司的在先商号权益,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情形,被诉裁定中对迪尔公司的在先商号标识认定错误,但并未影响本案审理结果,故被诉裁定的认定结论正确;凯斯迪尔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其宣传、使用,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稳定的公众群体,从而产生了与各引证商标相区分的可注册性;其他商标核准注册的事实不能成为诉争商标维持注册的当然依据。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凯斯迪尔公司的诉讼请求。
凯斯迪尔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判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其主要理由为:一、在中国境内,迪尔公司并非最早申请注册含有“DEER”商标的公司,其并未与“DEER”产生对应关系;二、在第7类商品中,已经大量存在含有“DEER”的商标,故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亦能够共存;三、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不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四、诉争商标的注册并未损害迪尔公司的在先商号权益,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相关规定;五、诉争商标经过使用已经形成固定消费群体,不应被予以撤销。
国家知识产权局、迪尔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认为,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九条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
判断商品是否类似,应当考虑商品的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是否相同或者具有较大的关联性。本案中,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卡车;有蓬的车辆;拖拉机”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至十核定使用的“农业机械;农业机器;车辆轮胎”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存在密切联系和高度重合,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
判断商标相同或近似,应当从商标在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和图形的构图、设计及整体表现形式等方面,采取整体观察与对比主要部分的方法,并且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是否易造成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为标准。同时,应当注意的是,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近似是以是否容易导致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为判断标准,而判断标准从属性上为法律问题,并非事实问题,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实际发生了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的证据仅为参考因素,而不能将此作为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容易造成混淆误认的当然依据。本案中,诉争商标由字母“ZHONGCEDEER”构成,引证商标一、二由字母“DEERE”构成,引证商标三由字母“DEER”构成,引证商标四至七均由字母“JOHNDEERE”构成,证商标八由汉字“迪尔”组成,引证商标九、十由汉字“约翰迪尔”构成。迪尔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其“约翰迪尔”商标在“农业机械”商品上在中国境内具有较高知名度,且英文“JOHNDEERE”商标与中文“约翰迪尔”商标已经形成稳定对应关系。诉争商标“ZHONGCEDEER”可以视为“ZHONGCE”与“DEER”的组合,其字母“DEER”与引证商标三完全相同,与引证商标一、二“DEERE”、引证商标四至七“JOHNDEERE”的显著识别部分“DEERE”在构成上仅相差一个字母,且二者发音相近,与引证商标八“迪尔”、在先知名的引证商标九、十“约翰迪尔”中的显著识别部分“迪尔”的中文发音相近。若将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共存于“小型机动车”等商品之上,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容易认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标注的商品来源于同一主体,或商品提供者之间存在某种关联,进而产生混淆、误认。同时,凯斯迪尔公司在评审阶段和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已经在客观上能够相互区分,故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关于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十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上述法律规定中的“在先权利”,系指除商标权之外的其他在先合法权利,包括商号权益。根据在案证据,能够证明迪尔公司成立于1837年,自1978年进入中国市场,一直在“农业机械”等商品上持续对其英文商号“DEERE”及相对应的中文商号“迪尔”进行宣传推广和使用,已经在相关领域建立起较高知名度。诉争商标“ZHONGCEDEER”中的“DEER”与迪尔公司商号“DEERE”在构成和发音上较为相近。同时,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拖拉机;运货车”等商品与迪尔公司主营的“农业机械”等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消费渠道等方面较为接近,属于类似商品。诉争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使相关公众误以为该商标所示商品来源于迪尔公司,或与迪尔公司存在特定关系,从而产生混淆误认,并导致迪尔公司的在先商号权益受损,故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关于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情形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由于诉争商标的审查受到其形成时间、形成环境、在案证据情况等多种因素影响,其他商标的申请、审查、核准情况与本案没有必然的关联性,亦不能成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同时,凯斯迪尔公司所出示的其他商标核准注册的情况,并未经过本院行政诉讼的相关审理,并不能当然作为判断涉案诉争商标应否获准注册的具体事由。商标审查标准一致性规则应当考量审查机关、审查事由和审查时空的差异性等因素,不能单一依据诉争商标本身构成要素或者指定使用商品即得出违背该规则的结论,而且司法审查作为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合法性审查的终局性结论,可以对诉争商标是否违背商标法具体条款的规定作出独立性判断。因此,凯斯迪尔公司相关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凯斯迪尔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山东凯斯迪尔农业装备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陶钧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樊雪
法官助理何娟
书记员郭媛媛

2020-08-1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