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特电子(深圳)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资讯动态617字数 4317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山特电子(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法定代表人:SHONGCHENGYEH,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红兵,北京如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客迎伏,北京如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莉园,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佛山市易信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罗村桂丹路机场路。
法定代表人:钟昆伦,执行董事兼经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争议商标
1.注册人:佛山市易信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易信特公司)。
2.注册号:第17808315号。
3.申请日期:2015年9月1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6年12月13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4-3505;3508-3509):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人事管理咨询。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山特公司。
2.注册号:第778074号。
3.申请日期:1993年9月23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5年2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4;3506):进出口代理;商业调查;市场研究;人事管理等。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山特公司。
2.注册号:第771806号。
3.申请日期:1993年9月23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4年11月13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9类,类似群3901-3906;3908):配电业;空中运输;驳船运输等。
(三)引证商标三
1.注册人:山特公司。
2.注册号:第7892420号。
3.申请日期:2009年12月7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4年5月13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类似群0904;0906;0913-0916):不间断电源;精密电源;稳压电源装置等。
(四)引证商标四
1.注册人:山特公司。
2.注册号:第512382号。
3.申请日期:1989年4月25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0年2月19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类似群0910;0913):不间断电源;精密电源;稳压电源装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
一、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鉴于被诉裁定认定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构成近似商标,山特公司对此亦不持异议,且山特公司对商标评审委员会就争议商标在“人事管理咨询”服务上的注册所作宣告无效的裁定不持异议。原审法院着重论述争议商标核定使用在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的服务上是否与引证商标一、二的核定使用服务构成类似服务。
本案中,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的服务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进出口代理、商业调查等服务以及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配电业、空中运输等服务在服务对象、内容、方式、目的等方面区别明显,不属于类似服务,不易引起相关消费者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争议商标在“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服务上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二、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
本案中,根据山特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其“STK”商标经宣传使用在不间断电源商品上具有一定知名度,但综合考虑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该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曾受保护记录等,尚不足以证明山特公司的“STK”商标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且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业企业迁移等服务与其“STK”商标藉以知名的不间断电源商品在消费对象、消费渠道等方面差异明显,故山特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及使用易误导公众并致使其利益受到损害,故争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所指情形。
三、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中“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的情形主要是指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情形。本案中,山特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存在上述情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山特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类似服务是指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服务。审查判断相关服务是否类似,应当考虑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是否相同或者具有较大的关联性。《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服务的参考。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判断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应当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既要对商标的整体进行比对,又要对商标主要部分进行比对,且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进行。
本案中,争议商标是由字母“EXTK”及图构成的图文组合商标;引证商标一、二完全相同,均是由字母“STK”及图构成的图文组合商标。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整体均由四边形内含圆形构成,圆内字母“T”置于中间,其余字母分于两侧,右侧均为字母“K”,二者在整体视觉上极为相似,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在隔离观察状态下从整体上不易区分,已构成近似商标标志。
参考《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人事管理咨询”服务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人事管理”服务同属于3504类似群组,且以上服务在服务目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等方面多有重合,已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已构成近似商标标志的情况下,若二者共同使用在上述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使用上述商标的服务系来源于同一主体或者两者之间有特定联系,从而产生混淆误认。因此,争议商标在“人事管理咨询”服务上与引证商标一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服务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进出口代理、商业调查”等服务、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配电业、空中运输、驳船运输”等服务未在同一类似群组,且以上服务在服务目的、服务内容、服务对象等方面具有较大差异,未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故争议商标核定使用在“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服务上与引证商标一、二未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被诉裁定及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山特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请求驰名商标保护。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主张诉争商标构成对其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或者翻译而不应予以注册或者应予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量如下因素以及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认定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一)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二)商品的类似程度;(三)请求保护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程度;(四)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五)其他相关因素。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意图以及实际混淆的证据可以作为判断混淆可能性的参考因素。”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主张争议商标构成对其已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或者翻译而不应予以注册或者应予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如下因素,以认定争议商标的使用是否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其与驰名商标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从而误导公众,致使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一)引证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程度;(二)商标标志是否足够近似;(三)指定使用的商品情况;(四)相关公众的重合程度及注意程度;(五)与引证商标近似的标志被其他市场主体合法使用的情况或者其他相关因素。”
山特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证据虽可以证明引证商标三、四已经在“不间断电源”商品上具有一定知名度,但综合考虑相关公众对以上商标的知晓程度、该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曾受保护记录等,尚不足以证明山特公司的引证商标三、四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且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服务与以上商标赖以知名的“不间断电源”商品在生产部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服务内容等方面均存在显著区别,未构成类似商品和服务。二者所属行业跨类较大、关联度较弱,相关公众亦鲜有交叉。即使引证商标三、四已达到驰名程度,争议商标使用在“商业企业迁移、寻找赞助、医疗用品零售或批发服务”服务上亦不会使相关公众认为争议商标与以上商标之间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进而减弱引证商标三、四的显著性,贬损或不正当地利用山特公司的市场声誉。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山特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经审理,山特公司的其他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山特公司所提上诉请求及其理由均缺乏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山特电子(深圳)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苏志甫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陈曦
法官助理吕梦林
书记员刘茜

2020-08-1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