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大洋门业有限公司等与蒲嘉敏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8月28日资讯动态378字数 2771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金艳,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吉林省大洋门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
法定代表人:韩余春,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文彬,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敏敏,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蒲嘉敏。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琼琼,北京市晟世青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大洋公司。
2.注册号:729614。
3.申请日期:1993年7月10日。
4.专用期限至:2025年2月13日。
6.核定使用商品(第6类0601;0603-0605;0607-0623群组):金属焊条;金属百叶窗;钢丝;金属轨道;螺栓;钉子;铃锁;弹簧;保险柜;金属箱;路牌;马掌铁;锚;手铐;金属风标;金属植物保护器;捕野兽陷井;矿石;普通金属艺术品。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54117号《关于第729614号“大自然NATURE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3月5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诉争商标在2014年8月3日至2017年8月2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金属百叶窗”商品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决定:诉争商标在“金属百叶窗”商品上予以维持注册。
三、其他事实
在商标评审阶段,大洋公司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商标使用许可合同。
2.2015年至2017年,西安部分彩铝移门、铝合金窗户订货合同。
3.2015年至2017年,南京部分彩铝移门、铝合金窗户订货合同。
4.2015年至2016年,吉林部分彩铝移门、铝合金窗户订货合同。
5.2015年与案外人签订的营销加盟协议书、加盟商商铺房屋租赁合同及店面照片。
6.2016年与案外人签订的经销授权合同书、加盟商商铺房屋租赁合同及店面照片。
7.2014年11月13日,大洋公司与中国对外贸易广州展览总公司签订的参展合同。
8.2015年4月8日,大洋公司在中CIDE-2015第十四届中国国际门业展览会、2015中国国际集成订制家居展览会参展,并于2015年1月12日与广州奇纵展览设计有限公司签订工程设计合同。
9.2015年5月27日至29日,大洋公司在第二届(中国)移门展览会上参展。
10.大洋公司在中华门窗网2017年度网络评选中荣获“中国铝合金门窗十佳品牌”。
11.“大自然”商标进行使用的产品照片。
12.“大自然”商标的媒体宣传资料及宣传广告。
在原审诉讼阶段,大洋公司提交了如下主要证据:
1.大洋公司门窗产品宣传手册。
2.商标使用授权书。
3.大洋公司关联公司登记通知书和法定代表人信息。
4.大洋公司关联公司注册证。
5.商评字[2013]第2171号关于第8354183号“康态大自然Healthstateofnature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
除诉争商标外,大洋公司在第6类商品上还注册有以下三枚商标并许可大自然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使用:
1.注册号:8773034。
核定使用的商品(第6类,类似群0603;0605;0607-0608;0610-0612):金属天花板;金属丝网;金属螺丝;金属家具部件;金属锁(非电);保险柜;弹簧(金属制品);金属窗;金属门。
2.注册号:9529069。
核定使用的商品(第6类,类似群0603;0610-0611):金属窗;金属锁(非电);保险柜;金属门。
3.注册号:8710966。
核定使用的商品(第6类,类似群0603;0605;0607-0608;0610-0612):金属门;金属窗;金属天花板;金属丝网;金属螺丝;金属家具部件;金属锁(非电);保险柜;弹簧(金属制品)。
本院认为:
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商标局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九个月内做出决定。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
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因此,在商业活动中,公开、合法、真实的使用商标标志,表明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使相关公众能够区分提供商品或服务的不同市场主体的方式,均为商标的使用方式。其中,“使用”包括商标权人的自行使用和许可他人使用。
大洋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1为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不能单独作为商标使用的证据。证据2-4门窗定购合同中,仅有第59页标注有“盐城蔡亚忠河畔之星8#1104”的报价单上显示有“百叶”商品。但由于“百叶窗”商品因制作材料不同可分为“金属百叶窗”“非金属固定百叶窗”“非金属、非纺织品制室外百叶窗”等多种商品,而参照《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非金属固定百叶窗”“非金属、非纺织品制室外百叶窗”属于第19类1909群组,与“金属百叶窗”并非同一商品。因此报价单上显示有“百叶”商品,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的“金属百叶窗”商品上的使用。此外,该报价单上显示的商标与诉争商标标志不同,不能证明系针对诉争商标的使用。证据11产品照片未显示制作时间。证据5-10、12均可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金属门”或“金属窗”商品上的使用,参照《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金属门”“金属窗”与“金属百叶窗”同属第0603群组的类似商品,且大洋公司在“金属窗”商品上已有注册商标。大洋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亦不能作为诉争商标在核定使用的“金属百叶窗”商品上的使用证据。大洋公司在二审诉讼阶段提交的截图照片,不能证明形成时间,亦不能证明在“带金属百叶窗口的金属门”上的使用应视为对“金属百叶窗”的使用。因此,大洋公司提交的证据均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在“金属百叶窗”商品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大洋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论应予维持。大洋公司和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吉林省大洋门业有限公司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各负担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杨柏勇
审判员孔庆兵
审判员刘岭
法官助理黄涛
书记员刘妍

2020-08-1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