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等与章子晗等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9月18日资讯动态5391646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萌,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之权利继受人):朱宸慧,女,1990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之权利继受人):钱昱帆,女,1991年7月23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之权利继受人):章子晗,女,1989年3月17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邢江峰,北京市久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杭州英凡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注销)。
原审第三人:杨家恒,男,1988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杨家恒。
2.申请号:19566126。
3.申请日期:2016年4月8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5月27日。
5.标志:“林珊珊”。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手套(服装)、游泳衣、围巾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英凡思公司和林珊珊在行政程序中作为共同申请人,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申请书》(简称申请书)。英凡思公司和林珊珊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的理由包括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以及“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其主张的在先权利为林珊珊的姓名权,林珊珊与被诉裁定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林珊珊需作为申请人主张上述权利,但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裁定遗漏当事人林珊珊,未将其列为申请人,属于程序违法。本案存在上述程序违法行为,对本案的实体部分,不再予以评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被诉裁定是否遗漏当事人林珊珊,进而是否构成程序违法。
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参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十三条的规定,申请商标评审,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申请人须有合法的主体资格;(二)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三)属于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评审范围;(四)依法提交符合规定的申请书及有关材料;(五)有明确的评审请求、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六)依法缴纳评审费用。第十六条的规定,商标评审申请不符合本规则第十三条第(一)、(二)、(三)、(六)项规定条件之一的,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受理,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
本案中,英凡思公司与林姗姗在申请书中列明系申请人与共同申请人。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林姗姗并未提交主体资格证明,不具备合法的主体资格。参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十六条的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应书面通知林姗姗,并说明理由。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并未书面通知林姗姗,林姗姗无法知晓其主体资格不具备。而且,被诉裁定已对林姗姗所提无效宣告理由予以评述,应视为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林姗姗具备合法的主体资格。被诉裁定未将林姗姗列为申请人,属于程序违法。被诉裁定对林姗姗所提无效宣告理由进行了评述以及将被诉裁定寄送至代表人委托的代理机构并不足以弥补上述程序违法。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结论正确,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法官助理焦光阳
书记员张倪

2020-08-1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