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与银某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341字数 2643阅读模式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宁民终19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邵某、刘某,陕西泽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银某,经营场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金凤区福州北街知春园小区**营业房。
经营者:张利荣。

一审认定事实如下:1997年10月7日,上海家化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取得“六神”文字(纵排)商标,商标注册证号为第1116603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类:……化妆品;护肤品;雪花膏;化妆用护肤剂;花露水;爽身粉;痱子粉;去头皮水;发乳;牙膏。注册有效期自1997年10月7日至2007年10月6日,后经续展至2027年10月6日。2002年2月8日,国家商标局以商标监(2002)17号文通知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六神”(花露水)为驰名商标。2002年3月22日,国家商标局以商标监(2002)131号文认定上海家化公司注册并使用在花露水商品上的“六神”商标为驰名商标并附商标图样。
西安正能量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接受上海家化公司委托向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申请对购买相关“六神”花露水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7年7月9日,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公证人员与上海家化公司委托代理人的工作人员张亚冰来到银川市××区,由张亚冰在门头显示为“鑫东辉商行”的店内购买“六神”花露水一瓶。公证人员对店面外观进行拍照。所购物品及相关票据由公证人员标记并保管。2017年7月15日,上海家化公司指派鉴定人员方利民来到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对张亚冰所购买物品进行鉴别,并出具《产品鉴定书》一份。公证人员对所购物品的外观、购物取得的凭证进行拍照后一并进行封存。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于2017年10月30日出具(2017)陕证民字第015742号公证书。公证书后附“鑫东辉商行”门头照片、张亚冰购买的花露水及封存包装照片。《产品鉴定书》记载:来源于银川市金凤区福州北街鑫东辉商行的“六神花露水”内材及包装不符合上海家化公司标准,属假冒上海家化公司的伪劣产品。
经当庭对比,鑫东辉商行销售的“六神花露水”瓶身醒目位置标有“六神”(纵排)文字标识,与上海家化公司的第1116603号“六神”文字(纵排)商标相同。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以下两点:一、鑫东辉商行是否侵害上海家化公司的商标专用权。上海家化公司享有第1116603号“六神”商标专用权,该商标在注册有效期内,依法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害。上海家化公司在鑫东辉商行处购买被控侵权产品的过程,已由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公证,一审法院对该产品由鑫东辉商行销售的事实予以确认。涉案产品包装瓶正面印有“六神”字样,该字样较为突出和醒目,“六神”字样的排列、书法形态、书写方式与上海家化公司第1116603号“六神”文字商标相同;且涉案产品与“六神”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一类别,足以使相关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一审法院认定鑫东辉商行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构成侵权;二、鑫东辉商行应否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责任。鑫东辉商行侵害上海家化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商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上海家化公司起诉请求鑫东辉商行立即停止侵害“六神”注册商标专用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关于赔偿金额,当事人未提交证据证明上海家化公司因侵权所受损失或鑫东辉商行因侵权所获利润,属于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情形。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产品价格低廉,利润微薄的特点,综合本案中鑫东辉商行经营规模小的实际情况,酌定鑫东辉商行赔偿上海家化公司各项损失1500元。因上海家化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鑫东辉商行的销售行为给其造成影响,故对于上海家化公司要求鑫东辉商行张贴告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主张,本案二审涉及的焦点是:一审判决确定的侵权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一审法院认定鑫东辉商行销售案涉产品的行为构成侵权,并判决支持了上海家化公司关于鑫东辉商行立即停止侵犯案涉商标专用权的诉讼请求。案涉商标知名度并非构成本案被诉侵权行为的事实要件,故上海家化公司关于一审法院未对案涉商标知名度予以认定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明确规定了侵害商标专用权赔偿数额的确定规则。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上海家化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因鑫东辉商行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数额及案涉商标许可使用费的数额,鑫东辉商行因侵权所获利益的数额亦无法查证,鉴于此,一审法院综合考虑鑫东辉商行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经营规模、经营时间及上海家化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其为维权的支出费用方面,一审中仅有1000元的公证费有证据予以证实,再无其他证据可证实其为维权支出费用)等因素,并结合上海家化公司在宁夏多地法院诉讼情况(仅本院办案系统关联的、本案一审判决作出前,2019年度上海家化公司在一审法院立案194件),其支出费用并非仅针对本案,而是涉及包括本案在内的多个案件,进而判令鑫东辉商行赔偿上海家化公司各项损失1500元的认定并无不当。
由于个案涉及的具体侵权行为人的经营规模、经营场、经营场所等情形并不相同家化公司近年来在宁夏地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采取的维权方式、规模等也不尽相同,所支出的费用客观上也不相同,一审法院依据个案查明的事实,酌情判令侵权赔偿数额,符合法律规定。上海家化公司关于本案判决未参考同一地域法院判决,侵权赔偿数额与一审法院已审结相同类型案件的赔偿数额不同系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海家化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凤英
审判员  孙泽诚
审判员  张崇辉
书记员  马爱萍
 

2020-06-0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