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红蜻蜓鞋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曹高丽、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3日实务研究338字数 4036阅读模式

瑞安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浙0381民初1925号

原告:浙江红蜻蜓鞋业股份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000667124503L),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瓯北街道双塔路**。
法定代表人:钱金波,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珺霞,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谷敏敏,该公司员工。
被告:曹高丽,男,1993年9月8日出生汉族,住所,住所地浙江省苍南县d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凤霞,女,1992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苍南县。
被告: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05090037252C),住所,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娄山关路****d
法定代表人:孙沁,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祥,浙江南面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红蜻蜓集团有限公司于2006年6月7日注册取得第3670359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的足球鞋、鞋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06年6月7日经续展至2026年6月6日;于2006年11月28日注册取得第905213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的皮鞋,注册有效期限自2006年11月28日经续展至2026年11月27日;于2008年1月14日注册第4066734号商标,核定使用于足球鞋、鞋等商品;红蜻蜓公司于2013年11月28日注册取得第9677160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的鞋、跑鞋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3年11月28日至2023年11月27日。
2005年5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05)浙民三终字第59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第905213号“”商标为驰名商标。2008年3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关于第1734129号“红蜻蜓及图形”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商评字〔2008〕第00763号)中认定第905213号“”商标为驰名商标。2013年至2018年期间,红蜻蜓牌皮鞋获得“中国真皮领先鞋王”、“浙江省著名商标”、“年轻工品牌竞争优势产品”、“用户满意产品”等多项荣誉。
2019年1月14日,红蜻蜓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洁强向浙江省温州市中信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同日,在公证员和公证人员的监督下,郑洁强操作已安装“拼多多”手机客户端软件的工作手机,进入“拼多多”平台,通过微信进行登陆,在“店铺收藏”项下选择进入名为“豪威鞋业”的店铺,查看店铺内的9款商品详情。其中商品名称“蜻蜓男鞋爸爸鞋秋冬季加绒保暖棉鞋商务休闲真皮鞋中老年老人鞋子”(以下简称商品一),显示已拼3336件,单独购买价98元,发起拼单价66.4元,商品名称上面的商品图片中展示“”图案,宝贝详情显示该商品鞋内垫上印有“”标识,鞋面标有标识;商品名称“蜻蜓男鞋秋冬季加绒保暖棉鞋商务休闲真皮鞋韩版正装内增高皮鞋潮”(以下简称商品四),显示已拼410件,单独购买价188元,发起拼单价105.98元,商品图片中展示“”图案,宝贝详情显示该商品鞋内垫上印有“”标识;其余7款商品的商品名称均使用“蜻蜓男鞋”字样,并在商品名称上方的商品图片中展示“”图案,商品二显示已拼3834件,拼单价108元;商品三显示已拼426件,拼单价126.96元;商品五显示已拼823件,拼单价108元;商品六显示已拼478件,拼单价115.2元;商品七显示已拼295件,拼单价115.2元;商品八显示已拼326件,拼单价103.68元;商品九显示已拼763件,拼单价127.98元。郑洁强选择购买了商品一和商品四,共支付货款286元。2019年2月18日,浙江省温州市中信公证处对上述过程出具了(2019)浙温证内字第329号公证书。
根据寻梦提供的证据显示,在店铺“威豪鞋业”的电子销售数据中,其中一个商品ID,销售了商品名称为“花花公子”的商品为598单,售出名称为红蜻蜓的3298单;在该店铺的另一个商品ID,电子销售数据显示交易成功的名称为“花花公司”的商品为94单,“红蜻蜓”为285单。
2019年1月17日,在公证员和公证人员的监督下,郑洁强来到门口悬挂有“荷花路95”门牌和“荷花公寓店NO.01506”店招的店铺,收取了六件快递包裹,其中一件快递包裹的详情单显示为中通快递,运单编号为75124032264016。后郑洁强与公证员和公证人员一起返回公证处,由郑洁强使用公证处的工作手机对上述快递包裹进行拍照、拆封,对拆封后的包裹内物品进行清点拍照并重新包装、封贴,封条上由公证员和某洁共同签字确认,上述重新包装并经公证处封存的快递包裹交由郑洁强保管。2019年2月19日,浙江省温州市中信公证处对上述过程出具了(2019)浙温证内字第464号公证书。
当庭查看(2019)浙温证内字第464号公证书所附的公证实物,内有快递包裹一个,快递详情单上显示为中通快递,运单编号为75124032264016;包裹内有鞋盒两个、男士皮鞋两双、合格证一张、皮带两条、袜子两双、香袋二袋,标有品牌标识的袋子三只以及鞋垫两双。红蜻蜓公司确认主张其中的皮鞋、合格证侵权。其中一双皮鞋鞋面印有“”标识,鞋内垫上印有“”标识,另一双皮鞋鞋内垫上印有“”标识;合格证上印有“”标识。
另查明,涉案拼多多店铺“豪威鞋业”的经营者为曹高丽。拼多多平台由寻梦公司开办设立,拼多多网站网页上载明了“维权投诉指引”,对涉及知识产权投诉的受理、程序、注意事项、争议解决、处理流程、侵权处理等事项作了指引。
再查明,红蜻蜓公司为维权支出购物费286元、公证费1640元。

本院认为,红蜻蜓公司系第905213号“”、第4066734号商标、第3670359号“”、第967716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上述商标尚属保护期限内,法律状态稳定,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行为,以及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被诉侵权商品(前述商品一至商品九)为皮鞋,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的鞋属于同一种商品。曹高丽销售的商品一至商品九,在商品销售页面展示图片中的“”标识,商品名称中的“红蜻蜓”字样,以及商品一和商品四鞋面上的“”标识,鞋内垫上的“”、合格证上的“”标识,均起到识别商品来源作用,构成商标使用行为。其中商品销售页面展示图片中的“”标识、鞋面上的“”标识,与第905213号“”第4066734号商标中最具有显著识别性的蜻蜓图案形态相似,构成近似商标;商品名称中的“蜻蜓”字样,与第3670359号“”商标近似,也与第905213号“”商标中的文字部分“红蜻蜓”近似,构成近似商标;鞋内垫上的“”标识,其中蜻蜓图案部分与第905213号“”商标中最具有显著识别性的蜻蜓图案形态相似,文字部分“香港红蜻蜓”使用了较大字体,与第905213号“”、第3670359号“”商标中的文字部分“红蜻蜓”近似,构成近似商标;合格证上的“”标识,与第9677160号“”商标相比,除了“香港红蜻蜓”文字外,其余部分完全相同,构成近似。故被诉侵权商品(前述商品一至商品九)属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的商品,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属于侵犯第905213号“”、第4066734号商标、第3670359号“”、第967716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曹高丽销售上述侵权商品,属于侵犯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由于本案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以及商标许可使用费的数额均无法查明,本案应当适用法定赔偿。本院综合考虑以下因素,酌情确定曹高丽赔偿红蜻蜓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20000元:1.涉案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2.曹高丽系销售商;3.涉案店铺显示侵权商品已拼10884件,其销售金额100万余元,但其中两个商品ID项下近两成左右商品标为“花花公子”,不属于侵犯原告上述商标的商品,其他七个商品ID项下的销售数据亦可按此比例推定处理;4.红蜻蜓公司为维权支出购物费316元、公证费1640元。
红蜻蜓公司确认涉案侵权商品链接已删除,并撤回对寻梦公司的诉讼请求,于法不悖,本院予以准许,并不再对寻梦公司的责任进行评述。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一)、(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曹高丽立即停止销售侵犯第905213号“”、第4066734号商标、第3670359号“”、第967716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二、被告曹高丽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浙江红蜻蜓鞋业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共计120000元;
三、驳回原告浙江红蜻蜓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9800元,减半收取4900元,由原告浙江红蜻蜓鞋业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960元,被告曹高丽负担29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林孟
书记员林乐

2020-06-0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