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家远、肖春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480字数 8040阅读模式

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湘03民终17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文家远,男,汉族,1962年4月3日出生,住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肖春晖,女,汉族,1964年2月5日出生,住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
以上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邹峰、黄淑娟,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齐荣,男,汉族,1988年6月3日出生,住湖南省湘潭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斌华,女,汉族,1964年1月12日出生,住湖南省湘潭县,系上诉人齐荣之母。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力功,湖南力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文家远、肖春晖系夫妻关系,于1988年5月25日生育独生女儿文清。被告齐荣与文清在就读中学时就已相识,大学期间确定恋爱关系,两人经过自由恋爱于2014年8月22日登记结婚,同年9月1日办酒,后又到西藏蜜月旅行二十余天。齐荣与文清办婚礼的酒席费用由双方父母承担,齐荣家另向女方支付了彩礼金15.28万元。婚后,文清与齐荣共同居住在齐荣家位于湘潭县的自建房屋内,后文清于2015年3月被确诊为肺癌,考虑到文清母亲已经退休方便进行照顾,文清与齐荣搬至文清娘家与两原告共同生活。在此期间,两原告与被告一起努力照顾患病的文清。文清两次动手术,被告齐荣都向公司请假在医院进行护理。2017年正月初七,齐荣的母亲与姨妈等人到两原告家中看望文清,两原告告知齐荣,文清因治疗剃掉了头发感到很自卑不愿见人,故拒绝齐荣母亲和姨妈等人进门看望。自此,双方产生嫌隙,齐荣搬回易俗河居住,不再像往常一样陪伴照顾文清。2017年12月,两原告以被告齐荣不来看望患病的文清也不支付其医药费为由,向被告齐荣所在公司递交了《关于齐荣不履行夫妻之间法定扶养义务的控诉》材料,请求被告公司帮助解决,后两原告又向被告齐荣所在公司纪委举报齐荣违反纪律,双方矛盾进一步扩大,齐荣与文清的夫妻关系也进一步恶化,齐荣不再去看望文清,电话与微信也几乎没有。2018年7月底,两原告到湘潭市妇联反映情况并寻求法律帮助。2018年11月21日,文清以扶养费纠纷为由向法院起诉齐荣,要求齐荣一次性支付其医疗费用261077.12元、生活费83000.75元、护理费171587.92元。在该案审理过程中,文清于2019年2月16日因病死亡,湘潭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1日作出(2018)湘0321民初2179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文清诉齐荣扶养费一案终结诉讼。文清患病期间,自2015年3月13日起,先后在湘潭市中心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等处花费住院治疗费用、门诊费用、基因检测费用及自购易瑞沙靶向药物、人血白蛋白等药物费用共计1118993.92元,后医保核报499984.77元,工会核报26738元,工会发放困难职工医疗救助金20000元,人寿保险核报30931.56元,由文清个人实际承担部分为541339.59元。其中,被告齐荣于2016年12月31日为文清支付10000元医药费至湘潭市中心医院,2017年1月11日为文清支付10000元医药费至中南大学湘雅医院,2017年1月17日为文清支付两笔费用合计100000元至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上述由被告齐荣所支付的医药费扣除医保报销部分后实际由个人负担的金额为55591.43元(医保报销部分已返还齐荣)。被告齐荣另于2015年6月29日通过银行卡转账给文清52000元。另经原、被告双方核实,一致认可原告文家远用其银行卡为文清支付医院治疗费用、购药费用等共计574735.75元(已核减掉医保报销部分和2016年12月1日后的医院退款,但文清2015年3月13日至2015年4月2日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治疗期间由文家远预付80000元,后实际产生费用为75728.37元,医保核报44673.77元后退费48945.4元,该退费部分未在文家远提交的银行卡明细上予以体现)。文清研究生毕业后于2013年考取公务员,后被分配至中路铺镇政府工作,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其月工资收入为2000元左右,在文清2015年3月13日第一次入院治疗时其银行账户余额为29994.12元。被告齐荣大学毕业后先是在株洲一企业工作,目前在外地上班,其本人陈述2015年至2019年月平均收入为4000元至5000元的样子。文清与齐荣婚后没有其他共同存款也未添置共同财产。在文清婚前,两原告为文清购置了一台小车,原告在庭审时陈述该车于2018年4月以102000元价格转卖他人,卖车所得由原告文家远收回。两原告还在文清婚前为其购买了位于岳塘区住宅房屋一套,建筑面积为38.49m2,该房产已于2018年12月过户至原告肖春晖名下。文清的抚恤金、丧葬费合计189302元,公积金账户尚有余额51515.91元,上述费用原、被告尚未完全进行领取和分配,庭审过程中,被告齐荣表示愿意以自己可继承的份额来抵扣原告实际垫付的医疗费,但原告方不予同意,并认为上述费用不是文清的个人财产也不是其遗产,是用来抚慰文清生前主要或者部分供养的近亲属即本案原告而不是被告。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因扶养费引发的追偿纠纷。夫妻之间具有互相扶养的义务,这不仅是法律对夫妻义务的规定,也是社会伦理的基本要求之一。被告齐荣与文清从就读中学时相识,到就读大学期间相恋相知,并在参加工作后携手走入婚姻殿堂,应当具有深厚的感情基础。文清患病后,齐荣与文清搬至两原告家中共同生活,与两原告一起努力照顾文清,还为文清支付了部分治疗费用并在文清住院期间向单位请假全力陪护照顾,尽到了一名丈夫的责任和义务,应当予以肯定。但在2017年正月初七后,齐荣因家人及亲戚去看望文清被两原告拒绝进门而产生嫌隙,独自搬离两原告家中,疏于对文清的照顾,之后又因两原告向其所在公司递交控诉材料并举报其违反纪律致使夫妻关系进一步恶化,直至文清病逝期间都未再对其履行照顾和扶养义务,实属不当。原、被告一致认可文清生前月工资收入仅2000元左右,其工资水平显然不足以支付扣除医保报销、工会报销、工会发放困难职工医疗救助金、人寿保险报销后仍然高达541339.59元的住院治疗及购药等费用。根据原、被告双方所提交的银行流水并经双方核对,文清上述治疗除由被告齐荣实际支付给医院55591.43元外,由原告文家远所支付的费用达50余万元。现两原告向被告提出扶养费追偿,应当予以支持。对被告所提出的两原告主体不适格的辩论意见,不予采纳。文清生前虽曾向法院提出过诉讼,但本案与(2018)湘0321民初2179号原告文清诉被告齐荣扶养费纠纷一案的当事人不一样,诉讼标的也不一样,故本案不构成重复诉讼,对被告齐荣辩称的本案系重复诉讼的辩论意见不予采纳。关于两原告所诉请的金额是否应当全部予以支持及文清与齐荣结婚时的彩礼金与文清生前所有存款、房屋、车辆和其去世后的抚恤金、丧葬费、住房公积金等是否应当在本案中抵销被告齐荣应当承担的扶养费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给付扶养费的权利”来看,夫或妻要求夫妻一方履行扶养义务的前提是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而另一方需要扶养。根据该规定,文清首次入院治疗时尚有的银行存款29994.12元及卖车所得102000元应当优先作为其治疗资金。两原告赠予文清的房屋因已重新过户至原告肖春晖名下,不宜再计入文清的财产范围。彩礼系文清与齐荣结婚时男方根据传统习俗支付给女方的,虽然办婚礼时的费用已由双方父母承担,但文清与齐荣蜜月旅行及日常生活支出必然产生了相关费用,被告也未向法庭提交相关证据证实直至文清患病时该款项仍然保留在文清账户上,故该款项不能在本案中抵销齐荣应当承担的部分。文清去世后的抚恤金、丧葬费、住房公积金,两原告不同意在本案中予以抵扣并就被告是否能够享有分配权提出质疑,因上述费用目前未完全领取和分配,且丧葬费是单位支付给职工家属用来办理职工死亡后丧葬事宜的一次性费用,抚恤金和公积金如何分配也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当事人应当另行主张,故上述费用不能在本案中予以抵销。文清实际自付费用541339.59元,扣减其银行存款29994.12元及卖车所得102000元后,尚有409345.47元。虽然文清单位在其患病期间仍为其发放了2000元左右月平均工资,但该费用显然只能维持其正常的日常生活开支,不宜再从中予以核减。对文清个人无力负担的409345.47元,该院认为,夫妻之间具有互相扶养义务,但这种义务也并不是无限的,基于公平原则,我们既要维护扶养义务请求权一方的合法权益,也应平衡保护扶养义务履行一方的合法权益。被告庭审时自认其2015年到2019年月收入为4000元到5000元的样子,原告提出应该是7000元左右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原告也未向法庭提交其他证据证实被告有其他财产或经济收入来源,故文清个人无力负担部分若全部由被告齐荣予以承担显然也不当。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该院曾多次做原、被告双方工作,建议双方协商解决此事,但原、被告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并综合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对文清个人无力支付的409345.47元,由两原告与被告分别承担二分之一为宜,即被告齐荣应当承担204672.74元。齐荣在文清患病期间扣除医保报销后实付的55591.43元可从中予以核减,对齐荣在2015年6月29日通过银行卡转账给文清52000元,原告方虽提出是还给其本人的投资款或给文清还信贷用的,但未得到被告认可也没有证据予以证实,故应从中予以核减。核减已支付部分之后,被告齐荣还应返还两原告垫付的医药费共计97081.31元。判决:一、被告齐荣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文家远、肖春晖垫付的医药费97081.31元;二、驳回原告文家远、肖春晖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对证据一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齐荣主张该35万元投资款中有30万元是文家远所投,有5万元是文清自己的,且文家远在二审中亦陈述35万元中有5万元是文清自己银行卡上的钱,故对该35万元投资款有5万元系文清个人投资的事实予以认可,至于该5万元是否应当抵扣文清的医药费将在本院认为部分予以评述。对证据二中的湖南红海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但根据公示报告记载该公司的营业场所地为湘潭市岳塘区宝塔街道芙蓉路9号1栋怡景财富广场1单元1601148、1601158、1601168、1601178号,与文家远、肖春晖在文清婚前为其购买的岳塘区房屋的地址及房号均不相同,故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租金收取表系单方制作,亦未提交原件核对,其真实性无法核实,且湖南红海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营业场所地与涉案房产地并不相同,故对该份租金收取表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文清生前与其父亲文家远共将35万元放在齐荣母亲马斌华处投资收取利息,双方共同确认该35万元之中有30万元是文家远投资的,另5万元是文清投资的。2016年7月13日,马斌华将35万元全部退还至文清个人账户上,文家远陈述文清是否将30万元退还给自己,因没有查账对此并不清楚。齐荣的母亲马斌华陈述,齐荣在株洲工作期间,单位为其缴存了住房公积金,但对缴存比例及金额并不知情。另文家远、肖春晖与齐荣双方在本案中均未提交证据证明齐荣与文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齐荣所供职的单位为其所缴纳住房公积金的总额。另查明,2015年3月13日至2015年4月2日,文清在湘雅医院治疗期间由文家远预付80000元,经医保核报后退费48945.4元,该退费部分未在银行卡明细上体现,扣除该部分费用后,文家远用银行卡为文清实际支付医药费、购药费等共计525790.35元(574735.75元-48945.4元)。再查明,齐荣在二审中陈述:1、齐荣为文清治病所支出的55591.43元及转账给文清的52000元,分别来源于自己平常的积蓄、单位年终奖及日常工资累计的存款。2、文清所投资的5万元系文清个人工作收入累计存下来的,但其对此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
二审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系文家远、肖春晖追索为女儿文清所垫付的医疗费用引发的民事纠纷,属于合同纠纷。本案中,首先要明确文家远、肖春晖为齐荣之妻文清垫付医疗费用的性质及数额如何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文清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向其父母文家远、肖春晖所负用于自身疾病治疗的债务,应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的应有之义,且夫妻之间亦有互相扶养的义务,故应当认定齐荣之妻文清生前因治病向其父母文家远、肖春晖所负涉案债务属于文清与齐荣的夫妻共同债务。经查,文家远用银行卡为文清实际支付医药费等共计525790.35元,故本案债务的数额应为525790.35元,一审法院将文清实际自付费用541339.59元认定为其向父母的负债数额,存在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结合本案案情及文家远、肖春晖与齐荣双方上诉所涉内容,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可归纳为,案涉债务应如何负担的问题。具体分析如下:
一、应以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偿还。《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二)项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下列财产属于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一)一方以个人财产投资取得的收益;(二)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三)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养老保险金、破产安置补偿费。根据上述规定,齐荣与文清的共同财产包括:文清的银行卡账户余额29994.12元、公积金账户余额51515.91元(文清与齐荣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齐荣就职的单位为其缴纳了住房公积金,但双方在本案中并未举证证明住房公积金的总额,故在本案中对该部分资金数额不予认定)、齐荣所支付的医药费55591.43元及其转账给文清的52000元,以上四项共计189101.46元。《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一)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本案中,文家远、肖春晖在女儿文清结婚前为其购置的车辆、房屋,应当认定为文清一方的婚前财产。婚后,文清将车辆进行变卖及将房屋过户的行为并不能改变该部分财产系婚前财产的性质。事实上车辆转让款102000元已退还其父文家远,房屋也是过户至其母肖春晖名下,文清身患绝症生命垂危之际,将父母在其婚前为其购置的车辆、房屋回赠不离不弃悉心照顾自己的父母,作为对父母双亲养育眷顾之恩的最后回报,于法有据,于情可鉴,故车辆转让款及房屋的价值款不能在本案中予以扣减。一审法院将车辆转让款102000元在总费用中予以扣减存在不当,应予纠正。文家远、肖春晖提出车辆转让款不应抵扣的主张,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此外,齐荣在本案中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文清有房屋租金,故对其提出的应将租金收入56100元抵扣医药费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二、夫妻共同财产偿还后不足部分的数额及该部分债务应如何处理。如前所述,本案债务的性质应为夫妻共同债务,债务的数额应为525790.35元,齐荣与文清的夫妻共同财产数额为189101.46元,用共同财产进行偿还后尚欠债务数额为336688.89元(525790.35元-189101.46元)。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偿还后不足部分336688.89元债务的处理,分析认定如下:1、齐荣家还向文清家支付了彩礼金152800元。关于彩礼金性质的认定,我国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没有明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了应当返还彩礼的三种情形,但本案不属于该条规定的范畴。对该152800元彩礼金能否扣减的问题,应结合结婚给付彩礼的习俗及本案实际情况进行综合考虑。其一、
彩礼金是因结婚男方家长支付给女方家的,该给付行为从法律上讲是一种赠与行为;其二、齐荣自2017年正月起至2019年2月文清因病去世大约两年的时间,既没有陪伴在妻子文清身旁对患病的妻子进行照顾,也没有为文清治病承担相关的费用,没有尽到作为一名丈夫应当尽到的相应法定扶养义务。相反,文家远、肖春晖一直照顾女儿文清左右,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日常开支。在这种情况下,将彩礼金152800元抵扣文清因治病所产生的医疗费用有悖法旨情理。因此,一审法院作出的彩礼金152800元在本案中不予扣减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2、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共同确认:齐荣之母马斌华于2016年7月13日转账退给文清账户上的35万元中有5万元系文清所投资金,该款项系其个人财产还是夫妻共同财产,因文清已去世,齐荣对该款项系文清工作收入的主张并未举证证明,故无法认定。如该5万元能够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理应用于偿还本案债务。退一步分析,即使该5万元系文清个人财产,但在其本人身患癌症时用个人财产治疗自身疾病,亦符合常理,故该笔5万元投资款应当扣减本案所涉债务。因此,齐荣提出的5万元投资款应抵扣文清医药费的上诉主张依法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扣减之后本案债务数额为286688.89元(336688.89元-50000元)。
3、余下部分286688.89元债务,应由齐荣与文清共同偿还。由于文清已于2019年2月16日因病死亡,其作为民事诉讼主体的资格已消灭,故案涉尚未偿还的286688.89元债务,应当由齐荣承担偿还责任。齐荣辩称身为父母的文家远、肖春晖与身为丈夫的自己对文清具有同样的扶养义务,系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曲解,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认定不足部分由齐荣与文清父母文家远、肖春晖分别承担二分之一,没有法律依据,应予纠正。文家远、肖春晖的该项上诉请求,依法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文家远、肖春晖及齐荣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以部分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2019)湘0321民初1721号民事判决;

二、齐荣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文家远、肖春晖286688.89元;
三、驳回文家远、肖春晖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50元,由文家远、肖春晖负担75元,齐荣负担7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00元,由文家远、肖春晖负担200元,齐荣负担4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陈立兵
审判员戴伟
审判员周智湘
法官助理李淇耀
书记员李丹

2020-06-0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