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向军等与贾均甫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454字数 2809阅读模式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02民终409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向军,男,1968年6月21日出生,汉族,北京市水产科学研究所职工,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桂荣,山西泰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贾均甫,男,1958年10月14日出生,汉族,北京市水产科学研究所职工,住北京市丰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博,北京市博融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程涛,女,1985年8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邯郸市涉县。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31日,孙向军(甲方、借款人)、程涛(乙方、出借人)、贾均甫(丙方、连带保证人)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第一条借款金额:各方确认如下法律关系:甲方的债务系个人债务。甲方向乙方借款人民币70万元整(实际出借额以合同签署日起三个月内的银行转账凭证为准)用于资金周转……第二条借款期限:本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为二个月,自二〇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到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止(实际放款日期与约定不一致的,以实际放款日期为起算期限;分笔出借资金的,以每笔出借款的实际放款日期为起算期限。具体放款日以银行转账凭证为准,还款日顺延)。第三条利息及利息的支付:本合同项下的借款月利率为2%,日息为月息除以30,超过15日的按月计息。利息按月支付。月利息于每月10日前支付……借款人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日期偿还借款本金,产生的逾期利息为月利率2%。第四条交付方式:本合同项下债权债务各方通过银行实名账号进行转账往来……第七条担保条款:丙方向乙方提供第三方连带责任保证担保。1、丙方为甲方上述债务向乙方提供第三方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丙方保证提供的材料全部真实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丙方以其全部财产(包括但不限于其动产、不动产、股权、知识产权、资金、产品、对外债权、预期收益、存货、设备等)提供担保,担保范围:本合同项下借款本金、利息、逾期利息。2、在甲方违约时,丙方自愿承担与甲方同等的还款义务,可以采取代偿或先行支付或拍卖自有资产向乙方履行还款义务,偿还全部债务。3、保证期间:自本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2016年11月1日,程涛向孙向军包商银行账号为×××的银行卡中转款600000元。
2017年5月22日,孙向军出具《借条》,载明:“今本人孙向军因临时资金周转需要,从贾均甫处借款人民币贰佰贰拾万元整,借款期限为叁个月(即自2017年5月22日-2017年8月20日止)。本人承诺:以上借款到期日前,一定全额还清,若到期未能全额归还,本人自愿每天按借款总金额1%(百分之一每天)向贾均甫支付违约金”。该借条下附注:“此借款为现金收款”。一审庭审中,孙向军认可《借条》为其本人书写,但称不存在交付2200000元的事实,称其是在没有收到借款的情况下就打了《借条》。

同日,孙向军出具《收条》,内容为:“今孙向军收到贾均甫人民币贰佰贰拾万元整,其中壹拾万元转孙向军转,另收陆拾万元现金,壹佰伍拾万元转程涛账”。一审庭审中,孙向军认可该收条系其本人书写,但认为实际出具《收条》时间为2017年11月,且其未收到600000元,仅收到了100000元,认为《收条》内容是虚假的。
一审庭审中,贾均甫出示其与戴春晓于当日签订的《主债权及不动产抵押合同》,用于证明其抵押自有房屋借款2200000元并根据孙向军《收条》所载内容,为孙向军向程涛还款的事实,对此,孙向军认为与其无关,是贾均甫处分自己房产的行为。当日贾均甫中国工商银行卡号为×××的银行卡收到戴*晓转入2200000元,并向*涛账户转款1500000元,向孙*军账户转款100000元。
2017年10月15日,孙向军出具《承诺书》,载明:“今孙向军承诺付贾均甫贰佰贰拾万元整,月息1.5%×7个月,计贰拾贰万元整,于2018年10月1日前付清”。2018年3月19日,孙向军出具《承诺书》,载明:“今孙向军承诺:2018年3月25日前归还贾均甫人民币壹万伍仟元整,于2018年4月5日前归还贾均甫人民币贰万伍仟元整,于2018年4月22日前归还贾均甫人民币伍万伍仟元整。上述款项合计玖万伍仟元整,用于归还人民币贰佰贰拾万元之利息,并承诺于2018年5月1日前带贾均甫见孙向军父母”。对上述《承诺书》,孙向军认可为其本人出具。
自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4月11日,孙向军陆续向张杨、张岩进行转账,孙向军以此证明其向程涛进行还款,对此贾均甫不予认可,认为孙向军未提交证据证明程涛与张扬、张岩的关系,与本案无关。
一审庭审中,孙向军出示微信聊天记录、照片等证据用于证明贾均甫对其及家人骚扰,但认可该行为均为《借条》签订之后。对此贾均甫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其向孙向军行使催促还款的权利。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孙向军2017年5月22日为贾均甫出具的2200000元《借条》是否无效。二审审理期间,孙向军明确其主张《借条》无效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对于前述第一项规定,孙向军称损害国家利益的事实为扰乱金融,其该项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对于“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规定,本院认为该规定项下的“恶意串通”应为合同当事人之间的“恶意串通”,孙向军主张贾均甫与程涛以及小贷公司恶意串通,从而要求确认孙向军向贾均甫出具的《借条》无效,缺乏法律依据,本院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亦不予采纳。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该条规定系对于合同是否生效的规定,合同未生效与合同无效在现行法律体系下的认定依据不同。因此,孙向军依据该规定主张《借条》无效属于对法律理解有误,本院对其以该条规定所提出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孙向军主张的一审判决所载立案时间错误的问题。经核,一审法院于2018年5月16日收到孙向军起诉状,一审法院于起诉前委托调解,委托调解于2018年6月5日结束,本案一审期间的
审判长于2018年6月19日组织谈话告知当事人审判组织组成人员,其后一审法院于2018年7月10日立案,该案于2019年6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因此,一审法院并不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况。关于追加程涛为第三人所支出的公告费负担问题,一审法院决定由败诉方孙向军负担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孙向军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4400元,由孙向军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张君
审判员胡君
审判员潘伟
书记员洪靓

2020-06-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