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玛雅房屋经纪有限公司、赵士磊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8日实务研究389字数 6952阅读模式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新01民终4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有限公司,住所地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克拉玛依东街****。
法定代表人:黄智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牛卫东,新疆赛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亮,新疆赛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赵士磊,男,1979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无固定职业,住乌鲁木齐市新市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军锋,新疆多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7月28日,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甲方)与被告赵士磊(乙方)签订了三份《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该合同为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该合同正文1.2条约定:甲方被授权享有“玛雅房屋”特许经营资源。甲方依据本合同约定授权乙方使用“玛雅房屋”加盟特许经营资源(包括甲方拥有的商标、企业标志、专利、著作权、商业秘密、经营诀窍等),以房地产信息、房地产租赁、买卖代理为经营范围,发展特许经营事业,合同期为2017年8月1日至2022年7月31日。第2条约定:加盟店核准范围及权利限制。合同约定:甲方授权乙方在新疆省乌鲁木齐市沙区仓房沟路425号设立加盟店。合同第11.2.1条约定:“竞业禁止是指乙方、乙方股东不得以下列任何一种方式参与与甲方特许经营业务相竞争的业务:(1)以投资、参股、合作、承包、租赁、委托经营或其他任何方式参与有关业务;(2)直接或间接受聘于其他公司或组织参与有关业务;(3)直接或间接地参与甲方相竞争的企业获得经济利益。”合同第11.2.2条约定:“乙方、乙方股东在本合同履行期间合同终止后2年内,承担竞业禁止义务。”合同第11.2.3条约定:“乙方、乙方股东及乙方聘用的主管人员应当按照甲方的要求签订《竞业禁止协议》。乙方同意并签署《竞业禁止协议》作为本合同附件,与本合同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第11.2.4条约定:“乙方理解并确认,未经甲方事先同意,乙方以及任何一个乙方关系人或关联企业在本合同有效期内和期满或终止后2年内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以高级主管、董事、股东身份或名义投资、经营或管理任何位于玛雅房屋加盟店周围50公里范围内(如超出玛雅房屋特许区域的地理范围,以玛雅房屋特许区域的范围为准)的其他房地产中介机构或相关企业,或拥有、或持有该中介百分之十以上股权。”第16.1条约定:“本合同履行过程中,如果双方发生争议,应当协议解决,协商不成可向甲方所在地法院起诉,败诉一方应当承担对方因诉讼而产生的诉讼费、律师费、调查费等相关费用。”合同签订后,被告赵士磊于2017年9月18日对加盟店进行了工商登记,注册为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玛雅房屋信息部,经营者为赵士磊,住所地新,住所地新疆乌鲁木齐市沙区仓房沟路**面)。2019年1月25日,被告将该个体工商字号予以注销登记。
合同附件五为《竞业禁止协议》,协议第1.1条约定:“竞业禁止。本协议所称竞业禁止,是指乙方与甲方签订《加盟特许经营合同》后,不得从事与甲方特许经营系统相竞争的业务,包括以下列任何一种方式参与竞争行为;(1)以投资、参股、合作、承包、租赁、委托经营或者其它任何方式参与相关业务;(2)直接或间接受聘于其他公司或组织参与相关业务;(3)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与甲方相竞争的企业获取经济利益。”第2.1条约定:“禁止期限,竞业禁止的期限包括主合同履行期间及主合同终止后2年内。合同终止时间按照以下规定予以确认:(1)双方协商终止合同,以协商确定时间为准;(2)因乙方违约而终止合同的,以法院法律文书确定的时间为准,但同时判令乙方履行债务及其他义务的,从履行完毕之日起计算;(3)因乙方违约终止合同,但未经诉讼的,自乙方按照合同规定向甲方清偿债务并履行其他全部义务之日起计算。”第3.1条约定:“禁止行业,本协议所指与甲方特许经营系统相竞争的业务,应理解为与甲方业务相同或相似的经营领域。”第4.1条约定:“禁止地域,乙方承担竞业禁止义务的地域范围,以甲方授权其开展特许经营活动以及已经签署特许经营合同正在筹备经营的区域为准。”第5.1条约定:“除外情形。乙方从事玛雅房屋中介特许经营业务十年以上的,合同终止后,可以在原合同核定地域范围内继续从事房屋中介业务,但不得开展任何形式的特许经营业务。”第8.1.1条约定,“乙方违反协议规定的竞业禁止义务,其所得收入归甲方所有,并应赔偿损失。赔偿损失的数额,为乙方参与的业务在违约期间所获得的利益,或者甲方及特许经营系统在违约期间所受到的损失,包括为制止、调查违约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8.1.2条规定:“前款所称在违约期间所得利益,或者在违约期间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的,应根据违约行为的情节给予人民币50000元整的赔偿。”
2019年3月6日,被告赵士磊在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了名称为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优居房屋信息部的个体工商户,住所: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
另查,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享有“玛雅房屋”特许经营业务,特许被授权期限截止至2027年6月13日。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因证据保全行为,支付证据保全公证书费15200元。原告委托律师处理诉讼事宜,支付律师费8500元。
以上事实有《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营业执照、工商档案、公证书、律师委托代理合同及发票、公证费发票、当事人陈述及庭审笔录在卷为证。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以被告赵士磊违反了《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竞业禁止协议”为由提出诉讼请求,所谓竞业禁止是公司法规定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如董事、经理等不得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与其所任职的公司同类的业务。竞业禁止义务主要是针对在职期间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而言,对商业秘密进行保护。是用人单位对员工采取的以保护其商业秘密为目的的一种法律措施,是根据法律规定或双方合同约定,对特定营业具有特定民事法律关系的特定人员所为的竞争性特定行为的禁止。权利人有权要求于其具有特定民事法律关系的特定人不为针对自己的竞争性行为。竞业禁止义务只有发生在具有特殊的民事法律关系的当事人之间。违反竞业禁止义务,会侵害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独占权利,给权利人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同时会导致商业道德败坏、市场秩序混乱,破坏市场竞争的公平有序,损害社会的公共利益。本案中,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经营模式属于商业特许经营营销方式,双方签订《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约定竞业禁止条款,是特许经营合同中常见的一种制度。特许人作为知识产权、经营技术和管理体系的输出方,其拥有的经营资源一般都经过长期的开发、积累,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因此,为避免损害特许人的利益,特许人有合理的理由对加盟店作出适当的限制,双方合同中约定设立竞业禁止事实上是公平的,符合房地产中介这种特定行业的交易习惯,并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同时合同设定有一定期限,也不必然导致市场垄断,妨碍公平竞争,因此《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中的竞业禁止协议的约定是合法有效的。原、被告之间属于加盟合同关系,而非劳动关系,被告主张双方之间系劳动关系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涉案加盟店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玛雅房屋信息部已于2019年1月25日被注销登记,被告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再履行《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该合同的目的已无法实现。庭审中,被告主张涉案合同已于2019年1月25日解除,但是其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存在其主张的事实,且被告作为违约方不存在单方面的合同解除权。被告的该主张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纳。2019年9月29日本案要求解除合同的起诉书送达于被告,一审法院确认双方之间的合同于被告收到起诉书之时即2019年9月29日解除。因《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为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合同第11.2.4条“乙方理解并确认,未经甲方事先同意,乙方以及任何一个乙方关系人或关联企业在本合同有效期内和期满或终止后2年内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以高级主管、董事、股东身份或名义投资、经营或管理任何位于玛雅房屋加盟店周围50公里范围内(如超出玛雅房屋特许区域的地理范围,以玛雅房屋特许区域的范围为准)的其他房地产中介机构或相关企业,或拥有、或持有该中介百分之十以上股权。”与《竞业禁止协议》第4.1条:“禁止地域,乙方承担竞业禁止义务的地域范围,以甲方授权其开展特许经营活动以及已经签署特许经营合同正在筹备经营的区域为准。”约定承担竞业禁止义务的地域范围不一致,一审法院以有利于非格式方被告赵士磊的解释,即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公司授权被告赵士磊开展特许经营活动的区域仅限于《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约定的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玛雅房屋信息部所覆盖范围,该营业部位于乌鲁木齐市沙区仓房沟路425号(面粉厂对面)。2019年3月6日,被告赵士磊注册成立了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优居房屋信息部,,住所地新疆乌住所地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9)新乌法诺证民字第7174号公证书可以证明仓房沟425号与仓房沟81号在同一地理区域内,属于双方合同约定竞业禁止协议第4.1条约定的地域覆盖范围内,但也仅限于该地域覆盖范围,原告主张被告的竞业禁止区域为乌鲁木齐市无事实依据,且有失公允。同时,结合双方约定竞业禁止期限为合同终止后2年内的事实。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应立即终止以“优居”品牌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地域范围内开展房屋买卖、租赁等房屋中介业务直至竞业禁止期限届满(自合同解除之日后两年),并拆除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优居房屋信息部所有“优居中国”及类似标识。

上诉人赵士磊上诉请求:请求依法改判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2019)新0103民初962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被上诉人新疆玛雅经纪公司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做判决明显错误,适用法律错误。首先,上诉人没有违反《特许经营加盟合同》内《竞业禁止协议》5.1条约定的行为,没有开展与被上诉人相同的特许加盟合同行为,即上诉人没有任何违约行为;其次,涉案《特许经营加盟合同》是玛雅经纪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对于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条款应属无效;再次,原审法院判决中明确,竞业禁止是公司法规定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董事、经理等不得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竞业禁止义务只有发生在具有特殊民事法律关系的当事人之间,即应当依附在劳动关系这个基础法律关系之上,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是一般的民事合同关系,并不具有隶属管理的劳动关系;第四,玛雅经纪公司在《特许经营合同》中植入竞业禁止条款,却对于竞业禁止补偿金不予约定,且对该条款未进行任何提示及警示,明显有失公正;第五,关于玛雅经纪公司主张的损失,未提交任何证据加以证明,且上诉人已交的履约保证金及1.5万元的费用,足以弥补玛雅经纪公司的所谓损失,但玛雅经纪公司不仅扣除了上述费用,还再次主张损失5万元,明显是双重救济;第六,一审法院判决第一项是确认之诉,其他判项为给付之诉有误;第七,双方的合同已实际解除,一审法院认为我方是违约方无权解除合同于法无据;第八,上诉人并无违约行为,原审法院判令我方承担律师费及公证保全费缺乏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新疆玛雅经纪公司辩称,玛雅房屋的经营模式属于商业特许经营营销方式,双方签订的合同中约定有竞业禁止条款,是特许经营合同中常见的一种制度。特许人作为知识产权、经营技术和管理体系的输出方,其拥有的经营资源一般经过长期的开发、积累,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为避免特许人利益受损,特许人对加盟人作出适当的限制,在合同中约定设立竞业禁止条款是公平的,符合房地产中介这种特定行业的交易习惯。合同中设定竞业期限,不必然导致市场垄断。关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所诉经济损失,我公司与赵士磊签订的合同期限是5年,赵士磊在2018年12月单方违约,停止向新疆玛雅经纪公司支付品牌使用费,至我公司损失预期收益十万余元,赵士磊加盟“优居”品牌,通过不正当手段使新疆玛雅经纪公司的市场份额不断锐减,给新疆玛雅经纪公司造成经济损失,故我公司主张损失并未超出合理的范畴。
原告新疆玛雅房屋经纪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被告于2017年7月28日签订的《特许经营加盟合同》;2、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以优居品牌开展房屋买卖、租赁等中介业务并拆除门店所有“优居中国”及类似标识;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0元;4、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律师代理费8500元;3、本案的诉讼费、邮寄送达费、公证费、调档费、评估鉴定费、交通费、保全费和保险保单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原告作为“玛雅房屋”新疆区域特许人于2017年7月28日与被告签订《特许经营加盟合同》,以非唯一方式授权被告在乌鲁木齐市××区加盟店,对外从事房屋买卖、租赁等房屋中介业务,合同有效期至2022年7月31日止。2018年12月被告所经营的门店标识更换为“优居中国”房屋中介品牌,原告与被告的合同尚在履行期内。被告违约,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提出诉讼,请求贵院依法判决。
本院认为,特许经营合同是特许人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以合同形式许可其他经营者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本案中,兰州玛雅房屋中介有限公司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智樟签订了《玛雅房屋省级区域特许经营合同书》,其后因“玛雅房屋”商标权人的变更,玛雅长略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最终权利的持有人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及甘肃玛雅永超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三方协议,对玛雅长略投资有限公司总特许人身份及新疆玛雅经纪公司在新疆范围内的被特许人身份予以确认。据此,本院认为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与赵士磊签订的《玛雅房屋特许经营加盟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对于上诉人赵士磊所述《玛雅房屋省级区域特许经营合同书》是对黄智樟个人的授权,并非是对新疆玛雅经纪公司授权的答辩理由,本院认为通过新疆玛雅经纪公司所举证据可知,“玛雅房屋”的权利人已通过三方协议对合同内容及主体进行了追认,并延长了合同期限,故对于赵士磊的上述答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与赵士磊所签《特许经营合同》附件中的竞业禁止协议是否因系格式条款而无效,该条款的约定是否显失公平;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与赵士磊所签协议中竞业禁止的地域范围如何确定。
一、关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与赵士磊所签《特许经营合同》附件中的竞业禁止协议是否因系格式条款而无效,该条款的约定是否显失公平的问题。本院认为,合同当事人应对自己做出的意思表示负责,并受该意思表示的约束。本案所涉《特许经营合同》11.2.3及11.2.4条款中明确约定,乙方需按甲方要求签订《竞业禁止协议》,乙方理解并确认接受竞业禁止的约定。据此,双方达成了《竞业禁止协议》作为该合同的附件,对于竞业禁止的内容,本院认为赵士磊是明知的。本案《特许经营合同》涉及房地产中介这一对于信息和资讯极为依赖的行业,在签订特许经营合同后的经营过程中,被特许人即可能获得相关的部分业务秘密,设定竞业禁止条款的目的在于保护加盟企业中特许人的合法权益,同时防止或控制被特许人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另,本案在设立竞业协议时规定了一定的期限,即在合同有效期内和期满或终止后2年内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从事其他房地产中介业务,即并不必然导致市场垄断,妨碍公平竞争。综上,本院认为,本案中竞业禁止的约定,对于双方而言是公平的,符合房地产中介这种特定行业的交易习惯,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该约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遵守。上诉人赵士磊上诉所称,合同中竞业禁止仅应出现在劳动关系中缺乏法律依据,对其所述该约定显失公平的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支持。赵士磊其后经营的沙依巴克区仓房沟北路优居房屋信息部主要从事房地产中介业务,是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同种类的业务,故对于赵士磊上诉所称并未开展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相同业务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与赵士磊所签协议中竞业禁止的地域范围如何确定的问题。对于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与赵士磊所签协议中竞业禁止的地域范围如何确定。因涉案《特许经营合同》及《竞业禁止协议》的约定有所不同,一审法院以有利于赵士磊方适用《特许经营合同》的约定并无不妥,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上诉人新疆玛雅经纪公司,上诉人赵士磊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352.5元(上诉人新疆玛雅经纪公司已预交1282.5元,上诉人赵士磊已预交70元),由上诉人各自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卢敏
审判员陈映红
审判员张文婧
书记员杨阳
 

2020-06-09

继续阅读